【521頭版】兼任助理未納保遭罰 由教師自擔罰鍰惹議

校方:未逼老師付款 高教工會:責任不該推給個別教師

【記者黃常勛/報導】去年底校內學生向勞動部檢舉師大薪水遲發及未幫其納勞健保,而後勞檢處認定該生「科技部計畫兼任研究助理」身分屬勞工,勞動部因此對師大開罰三萬多元罰鍰。師大收到罰單後,將罰單交給該生的計畫老師,最後由老師繳交罰鍰。高教工會批評,師大轉嫁雇主義務,刻意製造師生矛盾;師大則發聲明稿回應,老師因未納保而遭罰,不應由學校公務預算來支付罰鍰。

自台大工會一案後,國內對兼任助理勞權意識抬頭。去年11月12日師大學生曾提案至校務會議上,要求為校內兼任助理等身分納保,當時校方以「政府還未確認身分與校方之間有僱傭關係」及「經費問題」,表示將等教育部《大專校院強化學生兼任助理學習與勞動權益保障處理原則》定案公布,對相關兼任助理身分是否屬於勞工作出明確規範後,再決定是否納保。

時至今日,師大以處理原則遲未公布為由,尚未對校內兼任助理納保。去年12月便有校內研究生以「助學金兼任助理」身分,向勞動部檢舉師大遲發薪水及未納勞健保,勞工局勞檢處公文送至師大,要求提供該生簽到表、薪資證明等資料,不料師大未檢附該生「助學金兼任助理」相關資料,反而是將該生科技部計畫老師的相關簽領紀錄交付勞保局。而後勞檢處就該生「科技部計畫兼任研究助理」身分,認定其屬勞雇性質,並將勞健保部分移送勞保局及健保署辦理。

今年2月24日,勞動部以《勞工保險條例》第70至72條、《就業保險法》第36至38條,「未為其所屬勞工辦理投保手續」,對師大開罰二張罰單,共罰鍰33762元,師大將罰單交給該生的科技部計畫老師,最後由其出面繳交罰鍰。高教工會師大分部召集人,英語系教授黃涵榆質疑,校方此舉等同變相告訴學生,如果再向勞動部檢舉,罰款就要由老師負責。

事後,師大公共事務中心發聲明稿表示,「本校立場為,若老師認為需要納保,可在計畫中編列相關費用,但若因未納保而遭罰,依行政院主計處之來函,並不宜由學校公務預算來支付罰鍰。」而後高教工會師大分部也發布聲明批評,師大將兼任助理「未納保」一事個案化,將納保責任及裁罰推給個別教師;勞動部勞動關係司專門委員黃琦雅亦表示,老師不是勞動法處分對象,並無繳罰鍰義務,勞動部將會同教育部進行了解。

主秘林安邦:老師先自行處理罰單 校方未逼付款

師大公共事務中心主秘林安邦說明,學校收到罰單後,由於開罰是針對該項計畫,所以由該計畫的老師收文,收文後,「因為罰鍰有期限,老師想自己先處理,便自行把罰鍰繳掉」,再把它簽文出來,走行政流程;並不是被有些同學誤解或扭曲說學校逼老師付、學校離間師生關係。

他也補充,老師在公文簽呈過程中,雖自行繳交罰款,但這不是最後定案,等教育部《處理原則》出來後,若這筆錢可由學校統一支付,就會還他,這就是所謂的代墊;但如果最後認定不可,「就會維持由他繳罰。」

針對高教工會質疑「既然開罰對象是師大,就應由師大負責繳罰鍰」,林安邦表示,機關下面的執行人員出了錯,對外是機關名義上要承擔,但機關內部要誰去承擔,是機關自己的事,但學校沒有「要」老師出錢,這是外界的誤解。

林安邦說,都是老師向科技部提計畫及預算,科技部再撥經費給學校,由於老師在學校名義下才能申請計畫,因此助理任聘的聘約自是學校跟科技部簽,所以表面上是學校在撥錢及聘助理,罰款對象才會是「師大」、「師大校長」;但錢的來源,全是老師編進計畫裡,科技部給老師而放在學校,「因此助理實質上是老師聘的。」

他說,學校也向校內老師宣導過,若認為自己計畫的研究助理屬勞雇性質,可自行用計畫的業務費為其納保,學校從來沒有阻止;學校也不應該主動幫老師雇的助理納保,畢竟這是老師自己編的計畫及預算,夠或不夠是老師要承擔,不能讓學校買單。至於被檢舉後,學校是否會統一為校內的計畫型研究助理或者教學助理辦理投保,他回應,相關勞工身分的認定仍有爭議,仍須等《處理原則》公布再談。

 

勞動部就台師大未投保一案公文說明。圖/勞動部勞保局函
勞動部就台師大未投保一案公文說明。圖/勞動部勞保局函

高教工會回應:學校法律上仍是雇主 應負主要責任

高教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表示,學校是計畫助理法律上的雇主,此點已有行政法院的判決確定,因此學校有替員工投勞保的責任,實際上,納保業務也是學校辦理,所以助理沒有納保,學校有主要責任。老師的工作是把自己聘用哪位助理,提報給校方,交由校方投保與給薪。這責任分配歸屬,和老師有無編列預算無關,更何況學校也有從計畫中取得管理費。

他說,學校僅作宣導,沒有善盡監督與執行責任,依法替助理納保,就是失責,所以工會方面主張,這個情況原則上無涉老師的過失,而是校方過失。而校方若要主張老師也有業務過失或責任,也得要透過訴訟由法院來確定。直接要求老師代繳罰單,已構成侵害老師的工作權益,不能說「機關內部要誰去承擔,是機關自己的事」。

林柏儀也說,校方在納保一事上用「等教育部處理原則」當拖延藉口相當荒謬,違背依法行政義務(依目前的勞動法),畢竟這「處理原則」只是個說明法律的行政指導,並沒有另立法律。他強調,就算處理原則是法律,「在還沒有訂定或修正法律前,難道就可以不執法嗎?可以免去不依法行政的責任嗎?這都是說不通的。」

黃涵榆認為,雇主就是有納保義務,經費來源和程序都是其次,「須由老師主動提出納保」的說法,是推託之辭。至於協助系所的助理或學校的教學、研究助理,在法律上的雇主也是學校,完全沒有爭議,學校遲發薪水和未納勞健保,就是違法。

罰鍰由教師負責?恐違反處罰法定原則

律師郭德田表示,師大既是裁罰對象,毫無疑慮就是由師大來繳罰鍰,豈可不作任何監管措施,出了事,卻要教師負責。他也提到,校方聲明稿中認為老師有過失因此需由老師繳罰,但行政責任的追究不可能是行政法罰鍰的轉嫁,師大說法違反處罰法定原則,縱使老師「自願」繳交,學校亦有公法上不當得利問題,對老師有返還金額的義務。除非校方與老師間有明確契約約定教師有納保義務,否則學校沒有任何法令依據跟教師追討罰鍰的金額。

律師劉繼蔚表示,根據「科技部補助專題研究計畫助理人員約用注意事項」,執行機構也就是學校應負責為相關人員申辦勞健保,學校作為行為義務人,未予加保而受裁罰並無不當。但執行上學校要自己繳,或是本於內部關係要老師繳,或是先代繳再本於內部關係求償,都是學校執行面的可能處理選項。問題在,學校是否有投保處理的相關規定使老師產生賠償或承擔繳納罰鍰的義務,這要在具體個案依照學校相關章則判斷。

勞動部勞動關係司專門委員黃琦雅說明,勞工行政主管機關認定計畫研究助理的雇主為「學校」,勞動檢查時也認定受處分義務人為「學校」,而非「代理人(如教授)」,故師大應依法繳交罰鍰,不得要求老師支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