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8期】從雙語政策白皮書到教學現場——EMI的前瞻與挑戰

【記者楊紫葳/報導】你知道什麼是 EMI 計畫嗎?是否會影響學分?雙語政策其實隱含價值取向?臺師大於 110-2 學期開始實施全英語授課(English-Medium-Instruction Courses , EMI),意在提供學生更完善的全英文學習環境,藉由課外的支持系統,希望提升學生的英語能力,並擁有與世界接軌的國際競爭力。《師青》整理以往報導,將帶領讀者掀開 EMI 計畫 的神秘面紗。

臺師大 EMI 的前瞻與挑戰。圖/取自三立新聞網
臺師大 EMI 的前瞻與挑戰。圖/取自三立新聞網

EMI計畫起源:《2030雙語政策》

行政院於 2018 年正式提出《2030雙語政策整體推動方案》,內容指出,為使臺灣在全球供應鏈上占有關鍵地位,應積極培育雙語人才,全面提升年輕世代英語能力。對象包含高等教育機構與公務人員,強調「全英語教學」是達成大學生能夠在未來全球就業市場中,「具備足夠競爭力」、「理解國際上不同文化」、「有能力與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溝通互動」這三大要素的有效工具。

〈雙語國家政策〉內文部分文字。圖/取自Instagram帳號「靠北EMI」
〈雙語國家政策〉一文。圖/取自Instagram帳號「靠北EMI」

2021 年 9 月師大成為教育部大學生雙語化學習計畫的「重點培育學校」之一,並於下學期正式推行全英語授課(EMI)。為此,教務處成立「雙語教育辦公室」,與校內系所進行多方的溝通協調。除了部分系所的自身規劃而不參與,其餘皆開出基本 18 學分的全英語課架,讓學生能有更多機會修習全英語課程。

全校動員的 EMI 計畫須注意什麼?

當學生修習 EMI 課程時,最容易遇到銜接程度落差、教師口音、課程忽略專業等問題,教育系教授兼副教務長林子斌認為,EMI 只是改變教學的語言媒介,教學內容不會改變,至於口音問題,他強調:「教師普遍口音較重是正常的現象。」學生未來其實也會遇到不同口音的人,都需要時間去適應,畢竟口音不同本就是社會常態。

林子斌說,針對程度落差的問題,經過校內 EMI 團隊調查,師大學生的英文整體程度在全國名列前茅,他相信學生有能力適應全英語教學課程,且 EMI 課程並非強制,就算學生四年內皆不修習全英語課程,一樣能順利畢業。
EMI 計畫的另一個特點是「擁有豐富的學習支持系統」,包含校方會提供學生考取英語檢定的獎勵,以及修習相關英文課程的補助。教務長劉美慧補充,每個學院皆有專屬的 EMI 雙語專員,透過搭配專員擅長的領域,在相關資源上提供引導,讓學生學習的需求能被滿足。另外,學校也設立「英語學術素養中心(CAL)」,提供學生英文報告或作業的免費諮詢輔導,使學生能獲得更好的學習成效。中心也鼓勵學生多參與不定時舉辦的工作坊及研習課程。

文學院開設之EMI相關課程實況。圖/取自臺師大文學院網站
文學院開設之EMI相關課程實況。圖/取自臺師大文學院網站

至於教師端的雙語培力計畫,林子斌解釋,雙語教師培訓課程中將加入教學法,以逐步提升大學教授的雙語教學能力。他相信一旦有良好的教學品質,學生的語言銜接也會更加順利。他也提及,校內共有800多位教授,目前已有 100 位以上參與雙語教師培訓,顯示校內教師踴躍程度高。林子斌期望,隨著師資和政策發展日益健全,以不強制、無壓力的方式,給學生一個精進英語的環境,並逐漸與國際接軌,讓校方和學生能達成雙贏局面。

然而,EMI 計畫真的如同校方講得如此美好嗎?雙語政策為什麼是以全英語教學作為發展目標?背後隱藏什麼祕密?

隱憂一:政策定義不明,彰顯特定價值觀迷思

學界對於雙語政策多持質疑與批評聲浪。政大語言所教授何萬順 2020 年接受《師青》專訪直言,他反對雙語國家政策,批判台灣人對於英語教育的迷思。他認為,台灣多語國家的地位是依據《國家語言發展法》而定,若政策只限定「雙語」,其他語言該何去何從?「雙語」除官方認定的英語外,另一個語言是華語、台語或客語?眾人也無從判斷。他擔憂,雙語政策可能培養英語地位高於其他語言的錯誤價值觀,也反應台灣人對本土文化和本土語言的自卑。

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強調,提升國家競爭力應優先考量外資、稅率、投資環境及政府廉潔度等指標,而非將希望全寄託於雙語教育上。「學習一種語言,卻讓它承擔如此重大的目標,那這個政策一定是失敗的。」政府沒有深思推廣英語教學的目的,賦予過多的期待與想像,更顯政策弔詭之處。此外,雙語政策可能違背新南向政策。來台的東南亞籍移工逐年增加,台灣卻缺少擅長東南亞語言的相關人才,無法對移工提供服務,似乎不符市場取向。

隱憂二:缺乏檢討與考核機制,恐影響學生學習成效

「台灣社會得了一種病,一種以為EMI可以治百病的病。」由一群社教系(註)學生組成,專門研究 EMI 課程的社群帳號「靠北EMI」指出,EMI 課程在教學現場是否落實全英語授課,似乎難以驗證;也沒有相關機制協助教學上遇到困難的教授進行修正。許多 EMI 課程大致上沿用原有的課程設計,而非重新設計課程內容,這樣的做法忽略學生英語程度與原有習慣,導致課程深度與進程常不如預期。

關於 EMI 課程推行的實際情況,前學生會學權部部長林于玄說:「教學現場常能看到老師先以英文授課,之後再用華語復述內容,導致學生需花費雙倍時間吸收知識,造成學習成效不佳。」此外,當用華語講述都難以理解的課程變成全英語授課,學生就必須具備學術英文或先備知識背景才能順利學習,恐犧牲專業知識傳遞的品質,尤其是法律、政治等社會人文學科,效果可能大打折扣。

在選課自由方面,校方雖承諾會給予學生選擇權,但實際上因為系選修課程開設數量不足,或原有課程教學品質不夠良好等因素,使得學生半被迫選擇修習全英語課程,最後淪為形式上的自由選課。

「靠北EMI」團隊向校方提出建議,「完善配套措施」與「決策過程納入一定比例學生代表」是現行政策下須改善的部分。前者包含為不同系所開設 ESAP 銜接課程(English for Specific Academic Purposes), ESAP 是指大學開始修習全英語課程之前,應當先接受專為不同學術領域設計的英語課程訓練。一來能解決各系所專業落差,二能協助學生在上 EMI 課程前培養系所專業領域的英語能力;後者認為學校應主動於修正過程中,邀請學生代表參與,廣納學生意見,以免造成政策設計與學生實際需求不符之情形重演。

隱憂三:走進教育現場,城鄉差距與雙語教甄成未來挑戰

政府推動雙語政策之際,各縣市也逐步增設雙語師資的教甄名額,卻引發外界質疑,缺額嚴重的學校或偏鄉一般師資都招不滿,雙語政策讓找尋適合教師的門檻越發困難。台東縣教育處課發科科長周盈璋認為,雙語教育的配套措施不足且定義模糊,在師資流動率高的情況下,偏鄉的教育模式更無所適從。另外,許多學校為了配合政策,強行將英語老師兼任專業領域,不僅壓縮到一般教師的名額,更容易影響教學品質。

註:

過往報導:

2030雙語國家

參考資料:

國家發展委員會-雙語政策

「2030雙語國家」,是哪雙語?誰的國家? | 何萬順 / 金玉其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