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版新聞] 飢餓大師,機不可失?

【記者張天泰/特稿】近日走在師大校園,舉頭看到塗鴉著小黑人的「飢餓大師,機不可失」的海報,原來此活動是想邀請師大師生,進行12小時的飢餓體驗,同時也呼籲師大師生關心非洲的四大議題。

這可愛的海報讓我想到在台灣常有人會提問「我們有義務幫助飢餓的人嗎?」尤其是離台灣非常遙遠的非洲。我認為是「有的」,為何說有,我的論證理由如下:重視世界人權宣言的「普世性人權」觀念這場討論我想從聯合國大會於1948年所公布的重視的「普世性人權」觀念切入,「幫助飢餓的人」的議題是有受到普世性「世界人權宣言」與「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公約」和「經濟社會與與文化權利公約」的中實質的人權清單所明文保障,世界人權宣言每一項被宣示的權利,同時也涵蓋著每個人都有遵行及維護的責任。

換句話說,任何人都有保障人權不受侵害的責任.在人類歷史中真實發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在這令人感到深沉遺憾的歷史教訓.其實就是「個人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自私心態。

世界人權宣言,其實詳述了一種有尊嚴生活的最低限度狀態,一種適合人類的生活。擁有普世性人權觀念是重要的,普世性人權也同時必須實踐於人類天性之下的道德觀,因為普世性人權同時是烏托邦理想,以及完成這樣道德理想的現實操作。

從「我們有義務幫助飢餓的人嗎」到「我們有義務幫助社會/學校的弱勢者嗎」問題背後所潛藏的「公平與正義」觀   除此之外,我想把與我們有義務幫助飢餓的人的問題連結到「我們有義務幫助社會/學校的弱勢者嗎」的議題討論;因為這裡個議題背後中都包含著人類如何實踐「公平與正義」的基礎概念。

而在這裡我所表示的社會/學校的弱勢者涵義這層面極廣包括族群弱勢(原住民族/新移民v.s.優勢族群) 階級弱勢(資產階級、中產階級、勞工階級)性別弱勢(男女氣質、性傾向、跨性別)身心弱勢(身心障礙、肥胖、污名者、跨族婚姻) 文化地理弱勢(偏遠地區、城鄉差異、都市邊緣)再做一更深入的討論,因在這討論議題背後的「教育信念」對於支持一個教師教學的教育哲學觀有著關鍵性影響。

不論在微觀學校與巨觀社會場域,教師義務去幫助社會/學校的弱勢者行動,是確實促進了教育公平與正義。

(特稿全文,請見師青網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