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師大校方的顢頇是國家的不幸

文/師大學生議會議員  張宗坤

 

台師大,這所歷史悠久、培育眾多優秀教育人才,獨霸台灣島內教育界龍頭的頂尖大學,在週三的校務會議上卻發生了自大學法修法保障學生自治以來,最深刻、最惡質的反挫。來自校長與主任秘書的人馬,在校務會議的前哨站-常設會、法規會,將來自數十位學生代表經過多次會議精心研擬的提案以惡意、傲慢的態度撤回,在會議其間說出「不然你(學生代表)找立委、選校長」甚至打斷發言、要求散會;稍後,在校務會議上全力摸頭、安撫、裝傻,將自願前來關心公共事務的數位旁聽同學粗暴趕出會議廳。由學生所提的這三項提案[1]不但有充分的提案理由、完整的提案說明與參考資料、經過長時間的耐心討論與細心修正,更重要的是,學生代表們跨越了橫亙在師生、校務參與、學習或勞雇關係三項不同領域的鴻溝,從「為了學生好」到「為了老師好」,再到「為了學校好」,充分表現出如何擔任稱職的學生代表、超越「學生」位置的恢弘視域與氣度,以「代表」的身分將學生的聲音納入校務運作中,充分展現為了學生以外群體發聲的公共參與能力。而這些行動背後最真誠的目的,無非就是打造一個能讓教師、學生與校方和睦共處,共同創造似錦前程的師大高教願景。

 

但今天,這所號稱是教育界龍頭、師資培育執牛耳、杏壇祭酒的臺灣師範大學,卻以藐視法治、差別待遇的方式,踐踏學生代表們的認真態度與努力,而這恰好是對師大自身最大的諷刺:靠著與保守校方捍衛既有的權利、爭取應有的權利,學生們開始能夠對公共議題與社會進行分析與批判,有這樣的批判性認識與思考,應該是教學中最重要的一環;而應該達到這樣目的的教育學程卻沒辦法讓學生們養成關注社會、關注公共議題的習慣,更何況參與行動、向外發聲表達的能力。校方的保守表現在師資教育的保守,師資教育的保守又透過培育出來的老師們繼續傳承複製給中小學的學生,一個生生不息、從上到下的保守意識形態生產線就這樣誕生了。試問,這樣保守顢頇的風氣代代相傳,甚至如幽靈般現形在國家未來主人翁的學生身上,這個島嶼還有任何前景可言嗎?教育作為國家的基礎,倘若現在我們不從學生的位置積極反抗、不願為了所有學生、所有在校園內受壓迫的人們站出來,師大未來的命運、教育未來的命運,甚至島嶼未來的命運,好像也沒什麼值得樂觀之處。

 

[1]分別是:學生勞動者納保案、教師限期升等案、校務基金管理委員會學生代表案。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圖/資料畫面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圖/資料畫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