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青人物

見證民調中心起落 前主任蔡炯青經驗談

在大部分同學對師大民調中心的功能與定位不甚熟悉的年代中,蔡炯青老師毅然決然地擔任師大民調中心主任一職。擔任民調中心主任多年來,他努力多方承接國科會,教育部等政府單位委託的研究案,以維持民調中心順利運作,到帶領著學生們進行開發民調的教學實務領導者,在工作過程中不斷自我突破,不斷重新定義民調中心的功能,並且在任內引領師大民調中心完善地運作。

 

上圖為台師大前民調中心主任-蔡炯青老師 (攝影 by Knight )
上圖為台師大前民調中心主任-蔡炯青老師 (攝影 by Knight )

2013年十二月的午後時光,座落於師大附近的”對面咖啡館”,蔡炯青老師正在咖啡館內接受著一場專訪,突然傳出一陣熱烈討論聲,訪談氣氛輕鬆融洽,並不同於一般訪談的拘謹嚴肅。

 

「師大民調中心其實是個優秀卓越的研究組織!」前師大民調中心蔡炯青老師在咖啡館裡,接著微笑地說「但本人自2013年9月1日起已被校長調至研發處企畫組工作,同時間即已卸下民調中心主任一職。」

 

師大民調中心在2007~2012共執行了20個研究專案,為師大學術研究水準做出實質貢獻,中心主任是民意調查研究中心裡的靈魂人物,對於民調中心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讓魚幫水,也讓水幫魚

 

家中孩子已經十七歲的蔡炯青老師,帶著文青風格的黑色細框眼鏡,外表仍看似年輕有幹勁的博士班學生,說話時洋溢著一種獨特的活力神采。「之前在營運民調中心時,每天的工作與環境都是十分具有挑戰性!」蔡炯青老師淺嚐了一口香氣四溢的蜂蜜檸檬汁,和身邊的咖啡館服務員交代了一些點餐事宜,回過頭來接著說。

「當時成立師大民意調查中心時,校方就表示要我們自負盈虧,校方因師大定位而未重視民調中心,再加上剛成立的民調中心在師大知名度不夠,同時中心也面對人力不足的問題,當時真是困難重重,但我仍是蠟燭多頭燒,透過多方努力,不斷地去承接政府的委託研究案,包括國科會,教育部,不但讓民調中心得以有足夠經費可以順利運轉,也提供師大學生來民調中心打工的機會,不但讓目前無專職工作的學生們,藉此獲得工讀金以應付生活開銷,而且我們給的工讀金費用比業界好,外面把pay壓的很低,更重要的是透過此工作,師大學生們可以有機會學習,如何進行電話調查研究的實務,所以當時就算工作環境是多麼具有挑戰性,我依然相信,只要不斷努力,用愛心與耐心來面對每件事,讓魚幫水,讓水幫魚,總有一天師大校方會正視民調中心的努力成果,進而會願意挹注資源,讓師大民調中心不但可以生存,更可以茁壯。」

 

師大民意調查中心不但支援配合師大大眾傳播研究所的教學需要,也具體協助研究生對於精確新聞報導的訓練,提供師大各教學研究單位與教師從事電話調查研究的協助。

 

「讓魚幫水,讓水幫魚」是蔡炯青老師的常提醒自己的八個字,他便是靠著這樣的包容與互助的信念,多年一路走來。蔡炯青老師散發著過人的開朗與自信說著。

 

蔡炯青老師為世新大學傳播研究所博士畢業,在學術界工作經歷完整,其學術專業為傳播與發展,研究方法,政治傳播,民意研究與新聞實務。也因為這些專業,更讓蔡炯青老師得以勝任當時台師大民調中心主任繁重的工作與挑戰。在過去一次因緣際會的時間點上,他接觸到了台師大民調中心主任的工作。「感謝當時長官的給予機會與厚愛,猶記得常鼓勵我們做每件事情都必須不斷用心及創新,因為當時民調中心的環境充滿挑戰,在這樣的環境中,也讓我真實學習到創新冒險的工作精神,並且勇於嘗試多元的工作內容;同時很幸運的,我也擁有許多志同道合的好同事們!」蔡炯青老師充滿感性地說著。

 

在師大民調中心的定位上,蔡炯青老師一再強調民調中心對於學生在學習上的幫助,例如民調中心所承接到的委託案,其實利潤不高,是屬於非營利的性質,經費最主要都用在提供學生學習的實務機會與照顧學生的工讀金。

 

「雖然中心去年接了七個研究計畫,但其實我也很重視我的家庭,像之前有段時間不想太快拿博士,就是怕給家裡的時間太少。」,除面對民調中心繁重的業務,也必須面對升等,教學,評鑑與研究等工作的蔡炯青老師,在家庭的時間上必然減少,但在蔡老師背後有一個溫暖家庭的雙手支撐著他,「沒辦法,我的小孩都已經十七歲了。」蔡老師暖暖地笑著說

 

他對民調中心工作品質與成員的工作要求,表現在不斷追根究柢的個性與不親言放棄的精神。他不要學生在進行電訪工作時「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因此到他常會問學生在民調中心一些工作上應知的實務問題,「我很重視師大民調中心在教學與研究上的功能。」蔡老師緩緩地說道。

 

學校僵化制度導致自廢武功

 

現今全球經濟不景氣,儘管如此,這都不能夠動搖蔡炯青老師堅持發展師大民調中心的決心。「即使民調中心當時在師大知名度不夠,民調中心面對人力不足等問題。但我仍可以處想辦法,去找人,去找錢處理這些困難。」

 

望著咖啡館窗外,「校方因師大定位而未重視民調中心,再加上學校行政系統,會計系統的僵化問題,帶給民調中心在營運上很大的打擊。校方一開始規定自負盈虧,我單打獨鬥沒關係,但僵化的報帳制度形同限制,讓民調中心不可能有盈餘,例如校內有其他老師想找民調中心協助,但僵化的報帳制度綁手綁腳,光想把事情做好都有困難,何況是盈餘呢?」蔡炯青老師看著在師大正門口的校訓「誠正勤樸」標語若有所思地說。

 

「師大民調中心其實是有機會可以壯大的,師大在教育,運動,華語文教學等研究領域在國內十分傑出,只要校方做出整合的動作,讓民調中心的調查工具在這些大型計劃中發揮加分功能,但校方一直沒有做到整合的動作。這是大制度面的問題,也是學校態度的問題。」

 

最後蔡老師一口氣將蜂蜜檸檬汁一飲而盡,也一口氣說出對師大直白的建言,這位學術立場愛好左派,追求正義,個性勇於批判的前師大民調中心主任,說出這些字句伴隨著聲聲嘆息,也再次點出師大學校行政系統,會計系統的部分僵化已限制師大民調中心發展,及最後被迫退場命運的根本原因。

採訪記者:張天泰/蔡育心/林佳柔

撰稿:張天泰

編輯:黃信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