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電影節首映後評論訪談

【記者吳心予、王凱弘/報導】關懷的力量,感動的啟發

電影《太陽的孩子》與導演之一的鄭有傑座談會後,採訪到發展地理學與人文領域的專家,同時也是映後贈與師大禮品給導演的地理系主任蘇淑娟,為我們深度討論關於電影帶給社會的教育意義。另外訪談到與鄭有傑同台對談的地理系106級蘇建名,分享他實際服務於原住民居住環境的經驗,以及電影帶來的啟發與反思。

「在我們的社會中有不同的需求,每個導演也有不同的拍攝風格,『耐心』、『溫柔』則能看見感動」

地理系主任蘇淑娟表示電影《太陽的孩子》拍攝以平易近人的手法呈現,用沉穩的力量訴說環境與人群的關係,她說對於鄉土關懷的情感必須要有耐心投入觀察才有機會被感動,相較於議題以震撼性、聚焦性直接凝聚重點使人群容易的關注,平舖直述更能表現一種貼近人們實際生活的觀感這部片子直接鋪陳了「關係」的價值,「人與人的關係、人與土地的關係、物質之間彼此的關係」,她認為最難抹滅的不是用金錢價值去評斷,而是人們與事物的關係及重視程度。

 

「我們必須思考人與環境的關係是什麼?」

她提到地理學研究「環境關係」的最根本的概念是「它可能是一個政治環境,也可能是一個經濟環境、空間、國家、地方甚至文化⋯⋯它們都是有生命的」 ,追求更透明、更公開的過程、以實體行動關心環境是影片帶有教育正向力的重要部分。她舉了阿美族人生活方式為例「如果我們仔細觀察會發現,從古至今逐水而居的阿美族人即使到了都市仍然喜與選擇靠水岸的地方生活,因為這就是他們與環境的關係」

 

「當一個問題有很多人關心的時候決策就會正確」

《太陽的孩子》片段中海岸計畫即將強勢的在地方展開,政府目標性的經濟建設可以因此帶動地方的發展,然而擔憂背後利益導向的反對的聲音卻此起彼落,「我們是有選擇的、我們不能是被迫的」她說,她認為智慧與關懷使人不輕易因大環境隨波逐流,年輕人最大的優勢是更有行動力去觀察、去體會環境的變遷以及事件的脈絡,她說「不能失去自己的判斷力,意識到不同的空間尺度是大學生需必備的能力」。

 

尋找自我認同與關懷土地的價值

擔任這次與鄭有傑導演訪談的是地理106的蘇建名,他因為理想而加入原住民研究社,目前服務於苗栗泰雅族的鹿場部落,他表示看到原住民朋友能夠找回自己的語言、穿自己的衣服過屬於自己模式的生活感到佩服,但心裡卻相對空虛,「我反問自己,我的根在哪?」

受部落文化復興的啟發,他目前經營自己創立的社會企業-農本行,希望推廣傳統農業,「就是把大家帶進這個環境,一起了解另外一種土地的價值,而不單單只在意金錢上的價值」,他也提到希望透過與導演對談的過程將影片中述說的「人心」部分具體呈現以讓更多人理解影片的內涵。

蘇建銘說影片中讓他深刻的一句話是有個老婦人詢問一個警察「孩子妳的部落在哪裡?」,他提到曾經也有不少原住民朋友問他「你是誰?」,他表示很多原住民朋友能明確的告訴其他人我是阿美族、泰雅族...『我是漢人嗎?我不認為自己有大中華主義,我正在尋找的是一種對於「台灣人」的認同」

另外他自爆料自己鬧了一些笑話,他表示對談前已經觀賞電影兩次「第一次看片時他們贈送的禮品袋中附贈兩包衛生紙,一開始我覺得很有趣怎麼禮品是送衛生紙?」他之後才明白受觸動人心的畫面衝擊後發揮了禮品的真正目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