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的孩子》用生活訴說土地之情

【記者吳心予、王凱弘/報導】「我們不會很窮,只是會沒有錢。」《太陽的孩子》敘述港口部落原住民對土地的情感,也透過劇情鋪陳,呈現土地開發、水田復育等等生活事件。「師大人文電影節」於11月22日開幕,播放《太陽的孩子》,並在映後進行電影導演之一的鄭有傑座談會。鄭有傑受紀錄片《海稻米的願望》感動而決定開拍,隨後劇組走入港口部落,花費漫長時間認識當地、與居民溝通。鄭有傑不只紀錄原住民故事,也呈現他們對待自然生命的智慧。

 

訴說生活的電影

2013年春季,鄭有傑前往花東田野調查,因此認識嘎勒・舒米,《太陽的孩子》另一位導演。當時嘎勒・舒米用紀錄片《海稻米的願望》拍下母親,舒米・如妮在部落進行水稻復育的故事,看完之後鄭有傑深受感動,因為舒米・如妮即使不知道結果如何,仍按照自己的信念堅持至今,她也成為《太陽的孩子》女主角巴奈的原型。「他們要保護的是他們的家、他們的生活方式。」鄭有傑希望呈現的是稻田復育背後,港口部落居民的生活方式、看待祖先土地的尊重。

 

20161122太陽的孩子_(By_Vic)

「師大人文電影節」播放《太陽的孩子》,並在映後進行鄭有傑座談會。圖/Victor攝。

 

20161122太陽的孩子_(By_Vic)

鄭有傑希望電影呈現的是稻田復育背後,港口部落居民的生活方式。圖/Victor攝。

 

「花時間、慢慢來、尊重」

「花時間、慢慢來、尊重」是鄭有傑拍攝《太陽的孩子》時的原則。有別於一般商業電影講求效率,從2013年確定要拍、2014年實際開始,中間的時間工作人員在港口部落與原住民共同生活。鄭有傑體悟,「待越久越發現自己是無知的。」經濟系出身的他,原先常以價格衡量土地,然而原住民的生活方式促使他重新看待人與自然的關係、土地的價值。「本來人就不應該擁有土地」,鄭有傑說,人類屬於土地、仰賴土地生存。並不是完全反經濟,而是如果將價格擺在一邊,能從事物的本質看見它的價值。

 

「我們還是天真的相信事在人為」

鄭有傑嘎勒・舒米的拍攝過程、電影在部落首映,他們都無法預期電影播出後的成效。「我們還是天真的相信事在人為」鄭有傑認為,只要有人存在,就可能有貪念,即使是法律也存在漏洞,因此他跟嘎勒・舒米的目標是改變「人心」,這就是文化、教育工作最重要的目的。「謀取利益時人們不分彼此,那麼我們也能不分族群的去保護土地」,是他們簡單而真實的信念。

 

20161122太陽的孩子_(By_Vic)

演講後鄭有傑與觀眾合照。圖/Victor攝。

 

人文電影節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3141274060684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