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期】同性婚姻有望闖關 尤美女、呂欣潔樂觀看待

【記者余雅琳/報導】揮別威權、父權時代,台灣人民「平等意識」抬頭,從婦女運動爭取兩性平等,到《性別平等教育法》落實至今12年,同志朋友將混淆不清的同志誤解,透過教育教材為自己澄清、去汙名化,而當「同性婚姻法」在2016年排入立法議程、逐條審理,雖最後失敗,但退回過去一、二十年,有誰能想像同志運動進展如此快速?本次《師青》邀請立委尤美女,以及長期投入同志運動,去年一度參選立委的呂欣潔,一同探討立法失敗背後原因跟展望。

 

立委尤美女。圖/余雅琳攝

立委尤美女。圖/余雅琳攝。

 

多元成家,是那樣嗎? 別被混淆

談及「多元成家草案」尤美女說明,多元成家概念很廣,並不僅限於同志群體,它囊括婚姻平權、伴侶法及家屬制度,觸及到異性戀伴侶、獨居或是需要共同生活的社群。呂欣潔認為,多數人不清楚多元成家三大草案的差異,甚至在了解過程中,被護家盟搞得混淆不清,將多元成家視為追求性解放、多P家庭合法化等等,呂欣潔解釋,伴侶法是異性、非異性伴侶皆能享有的權益及平等,而家屬法理念則是朋友聚在一起,互相照顧、生活,法律上他們能夠相互代理或是保障,呂欣潔以尼姑庵為例,她表示尼姑們在某種程度上遠離原生家庭,但在生活中或是老了,必會遇到需要照顧與被照顧需求。

 

除了多元成家草案外,同志運動訴求議題更加多元,若由小至老,小有性別平等教育法,成人時多元成家制度,到老有長照計畫,受益對象更不侷限於同志們。「同志運動沒有單一訴求,是非常多元的」,呂欣潔表示,沒有任何運動,僅尋求一致性、統一訴求,因為大家關注面向不大同,以婚姻平權與伴侶法為例,呂欣潔提到,現今社會有人渴望結婚、有人不結婚無所謂,但在法律保障與平等上,依舊不可忽視。尤美女也呼應:「兩法是並行不悖的。」但尤美女提到,在德國先行推出伴侶法後,同志婚姻相對難成,因為當同志伴侶享有基本權益時,同志婚姻需求便相對減少,因此在目前推動策略上,較會先推行婚姻平權闖關。

 

2015.10.31同志大遊行

婚姻平權,做好做滿。圖/呂晏慈攝。

 

同志訴求法關難過!尤美女:需要由下而上的社會凝聚力

講起同性婚姻推動經驗,尤美女描述,從1986年,祈家威向法院要求同性婚姻,雖是失敗,卻為台灣追求同志婚姻先鋒,再到立委蕭美琴,於第六屆提出同性婚姻法時,卻卡關在程序委員會,根本不排進議程,到近期2016年,同志婚姻法案排進議程,甚至進入逐條審理時,委員幾乎不出席,最終只能流會。

 

「當主法難過時,可以從政府行政措施著手」,尤美女舉例,像是縣市開放伴侶註記,甚至與衛服部合作,透過註記能夠簽手術同意書,或是性別平等工作法推行,過去便是從公務人員慢慢展開,當社會發現這個概念不錯時,社會便會逐漸接受。

 

「一個法案通過,人民不知道,就是空的」,分享過去推行婦女運動,以及性別平等相關法案經歷,尤美女認為,法案通過沒辦法僅憑個人意志,也並非憑著少數人,需要社會力量凝聚、推動,促使社會觀念改變、氛圍漸漸接納,重點是由下而上。尤美女舉例,日本、南韓皆因聯合國推動平權,被要求廢止所有歧視女性律法,雖是上而下順利改法,但文化及觀念仍沒有改變,直到誤觸法時才有感覺。反觀台灣社會,是由底層、草根往上長,尤美女認為,整體推動過程正是社會教育、社會運動。

 

當台灣同志大遊行享譽亞洲盛名,當國際開始預測「台灣將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國家」尤美女與呂欣潔都樂觀看待,尤美女作為現任立委,也是司法委員,她相信在這四年內有可能通過,但目前同性婚姻法,仍要再完整、再細膩。呂欣潔也同意並認為,台灣相對亞洲其他國家友善、政經穩定,有望在明年選舉前通過。

 

呂欣潔。圖/呂欣潔提供

呂欣潔。圖/呂欣潔提供。

 

華人社會氛圍建構以家庭為主,有別於西方國家個人思維,呂欣潔強調,家庭價值是影響台灣同志運動的最大因素,像是父母成就來自孩子成就以及孩子婚姻是否美滿,一種「我們的成就就是父母成就」,呂欣潔指出,這份價值觀及壓力,正是台灣同志運動挑戰,更是同志不出櫃的主要因素。而回溯到家庭本身,呂欣潔認為,台灣家庭較不討論家庭問題,沒有這項習慣、文化,當家裡發生變革時,多數家庭不會坐下來談,而當有「我的孩子是同志」發生,仍不太會坐下來正視孩子、認識同志。

 

呂欣潔不免俗地點出護家盟許多策略能奏效,是因為他們抓住台灣家庭文化特點,即便如此,呂欣潔認為不該把力氣放在阻止護家盟,而是鎖定80%中間人,讓他們了解同志,創造社會討論同志的氛圍。尤美女相信,台灣社會是很包容的,只是大家看不見、不了解,所以才會排拒,尤美女鼓勵同志們多走出櫃子,形成一種安全氛圍或是同志集體出櫃,讓更多非同志朋友了解同志,而不是一直用錯誤想像,想像同志會長角、染愛滋等汙名化誤解,「你/妳需要讓大家看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