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青專欄/阿草開講】阿草看死刑 Part I—殺一不一定儆百

【文/廖浩翔】現在較為平靜的社會氛圍,是最能理性討論死刑議題的時候了。希望能藉此篇,與未來兩篇論述激起一點點對於死刑的討論。

前言—恐慌的社會

自2009年至今,台灣已發生逾10起隨機殺人事件。儘管民眾的唾罵聲越來越高漲,死刑也仍在那發揮它的嚇阻效力,這類事件的發生週期卻縮短了,越來越頻繁。層出不窮的隨機殺人事件總讓我們備感恐慌,平安的生活似乎成了種奢求,我們感到憤怒,感到不知所措,只能期盼政府對此做出積極的做為。但法院對於少部分殺人案件的「驚人」判決,已讓許多民眾對司法單位的信心日漸淡薄。於是,湯姆熊殺童案兇手曾文欽的一句「殺1、2個人不會被判死刑」,掀起了台灣社會對於死刑存廢的激烈論戰。

反對廢除死刑的民眾,常斥責是因為「恐龍法官」長期對殺人案件的縱容(未判死刑),及政府沒有及時執行死刑執行死刑,讓今日台灣社會不得安寧。民眾的態度是可被理解的,畢竟對於生活已失去了安全感,制伏心中恐慌的唯一可能便是透過死刑,讓犯人直接從社會上消失,並達成殺一儆百的效果,還被害人一個公道。但是否真如民眾所期盼的,死刑可以阻止未來的犯罪?在這篇文章中,將先就此主軸和各位一同討論。
他,就是該死
「在自然狀態中,人人都有自由處死一個殺人犯的權力,以殺一儆百來制止他人犯同樣的無法補償的損害行為,同時也是為了保障人們不受罪犯侵犯,這個罪犯既已滅絕理性 —上帝賜給人類的共同準則— 以他對另一個人所施加的不義暴力和殘殺而向全人類宣戰,因而可以當作獅子或老虎加以毀滅,當作人類不能與之共處和不能有安全保障的一種野獸加以毀滅。」(洛克《政府論次講》)
洛克,歷史上著名的西洋政治哲學家,曾提出劃時代「天賦人權」的概念,但在此段語句中卻主張可以對殺人犯處以死刑,剝奪其生命權。為何洛克會如此論述,這是不是有些矛盾?請待我娓娓道來:洛克認為,在人類組成政府之前,皆生活於所謂的「自然狀態」(Natural State)中。在此狀態下,每個個人都是平等的,沒有一個人能在未經他人的同意之下,支配他人,也沒有人天生就應完全服從於另一人的意志(除非那人是他的父母,但成年後便完全脫離這服從關係了),因此每個人是完全自由的、獨立的生活於世上。不過,自由並不表示放任,每個人的自由都必須約束在「自然法」(Natural Law)的範圍之下。
自然法維繫了人類在「無政府狀態」中的和平,確保了人類不會隨意侵犯他人的生命、自由與財產。其中有部分規定道,人類必須自保(self-preserve),也就是好好保存自己的生命,且在能力範圍內也保護他人。因此,殺人便是完全違反自然法的惡行。不過,法律若沒有執法者便是個虛無的存在。所以,在洛克的論述中,每個人都被賦予了自然法的執法權,也就是,人人都有自由處死殺人犯的權力。或許看起來有點令人不安,但他的理由是,當有人破壞了自然法,除了是對於個人權利的侵害,更是對全人類的侵犯,犯人便已與所有人為敵,成了人們最大的威脅,因此每個人都有權力照「冷靜的良心與理性的指示」,懲罰惡意違反自然法的犯人。
而當然,活在現代的我們並非活在自然狀態中,我們生活有政府、有公權力的社會中。不過,這並未改變洛克對於處置殺人犯的態度,因為我們僅是把執法權讓渡給政府,讓政府代替我們評估並對殺人犯處以死刑。然而,我卻在深思著,若生活於17世紀的洛克來到了今日的台灣,他對「死刑」的態度是否會改觀?
殺一並不一定能儆百
在洛克的思路中,對殺人犯處以死刑的目的,即在於要向人類釋出某種具警告意味的訊息,提醒仍保有理性的人類:「請不要因為失去了理性,而殘害個人的生命權,人的生命應該被保存。」簡單來說,就是殺一儆百,透過死刑來讓個人認為犯罪是不值得的,以維持社會的穩定與安全。
但殺一是否真的儆百了?
若我們詳查各國的謀殺犯罪率,或許會對「死刑具嚇阻效果,得以降低謀殺犯罪率」這樣的假設,感到非常困惑。接續這假設的邏輯,我們可以推論「廢除死刑的國家的謀殺犯罪率,將高於仍維持死刑制度的國家」,但透過已公開的資料,我們卻發現已廢除死刑制度多年的挪威,其謀殺犯罪率始終低於仍維持死刑制度的日本,這現象完全駁斥了這假設。不過,我們又看見已廢除死刑20年餘的南非,其謀殺犯罪率一直都處在高標,遠高於日本,卻似乎支持了這假設。
到底死刑制度的存廢,與謀殺犯罪率的關係是什麼?似乎在以上的舉例與比較中是模糊不清的。有個令人驚異的現象是,大部分已廢除死刑的國家的謀殺犯罪率,都有穩定降低的趨勢,如南非、義大利等國。然而,有些國家的謀殺犯罪率,卻在廢除死刑前後,一直處於穩定上升的趨勢,如委內瑞拉。也有些國家在廢除死刑制度後,其謀殺犯罪率曾短暫上升,如摩爾多瓦、法國,但上升期間與廢除死刑那年已有段距離,實在無法武斷地判斷,是因為廢除死刑制度,謀殺犯罪率才上升的。再次的,我們看見死刑制度與謀殺犯罪率的關係,仍是曖昧不明。
先有個結論,下篇待續
從上幾段文句的討論,我們一定感到非常困惑。我們實在無法依以上討論,而支持或反對「死刑得以嚇阻謀殺犯罪」,這樣的假設。但在下論點以前,我們得先有項認知:以上我們所提及的國家—美國、挪威、南非及法國等國,他們在社會福利制度、社會階層體系、政治穩定度、貧富差距等社會因素,都各自有巨大的差異,而許多廢死支持者認為這與謀殺犯罪率有著深厚的關係,但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不做詳細探討。提出一個引人深思的現象,大部分廢除死刑後仍維持低謀殺犯罪率,或是保持謀殺犯罪率穩定下降的國家,他們有著比其他國家更為健全的社會福利體制,更為穩定的政治體制,貧富差距也較小。
會不會洛克看到此篇論述,就想修改他筆下的文字?相信我,看到之後兩篇的論述後,他真的會很想修改。我們發現,死刑制度的存續,恐無法完全嚇阻謀殺犯罪,甚至大部分已廢除死刑制度的國家的謀殺犯罪率,是有降低的趨勢,但也無法武斷地認為死刑制度無助於犯罪的嚇阻。謀殺犯罪率與死刑制度的關係是曖昧不明的,殺一不一定能儆百,這是我們可以先下筆的結論。
註:第一段所謂「驚人的判決」指的是引起民眾譁然的判決,但不代表阿草認為那些判決是不妥適的。
延伸閱讀:
苗博雅的一篇臉書貼文:https://www.facebook.com/miaopoya/p⋯⋯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