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期】連結新生與未來的橋樑 輔導員談伯樂大學堂

【記者周景怡、廖婉婷/報導】伯樂大學堂籌辦團隊中,與新生距離最近的便是輔導員。擔任過108 級輔導員的人發107 蘇奕翔表示,以新生與輔導員兩種身分參與伯樂大學堂,差別在於從接收者變成給予者。角色的不同,伯樂大學堂對自己的意義即不同。

化學107級蔣沛廷。圖/蔣沛廷提供

109級輔導員蔣沛廷。圖/蔣沛廷提供。

 

化學107 蔣沛廷說, 伯樂大學堂將師大的資源交給新生,而輔導員從旁協助,在新生有疑問時做補充。他也提及經由輔導員培訓,培養溝通技巧以及師大與附近區域的歷史知識,以便幫助新生更認識校園。蘇奕翔則提到,各系輔導
員之間要協調並遵從細節使流程順暢;同班輔導員也要良好溝通、彼此信任,例如和輔導員一起準備、討論能在休息時間給新生玩的串場遊戲,希望藉此促進新生之間情感交流。

 

談及當輔導員的收穫,蔣沛廷分享,他在此找回進入大學時的理想。由於輔導員被要求做榜樣、聽演講時比新生更認真。再次認真聆聽「預見未來之夜」演講後,他找回曾經遺失的目標。蘇奕翔則透露,當初擔任輔導員是為了挑戰不一樣的事情,了解行政細節與增進自己的辦事能力,也增進他與不熟的人交談的能力。

 

 

108級輔導員蘇奕翔。圖/廖婉婷攝

108級輔導員蘇奕翔。圖/廖婉婷攝

 

蘇奕翔認為,伯樂大學堂讓新生提早了解未來所處的學校氛圍、與科系氣氛是否符合期待,其中學系之夜最有幫助,因為新生可以從系上老師與學長姐得知更多系上課程資訊,幫助他們規劃未來四年。蔣沛廷則認為伯樂大學堂的所有課程都對新生有幫助,尤其是演講者分享的人生經歷都能成為參考,並建立新生信心。

 

蘇奕翔以輔導員身份提醒新生,大學玩四年的前提是有自主控制和時間管理的能力,而打工則可以看到不同世界。蔣沛廷也分享,大學四年必須把握當下。過去發生過的已無法改變,所以把握現在,別留下遺憾。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