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媒體困境 商業利益凌駕新聞專業

【記者謝郁玟、吳亭霓/整理報導】  媒體人管中祥曾表示,台灣的媒體從國家意識型態的工具快速地成為財團獲利的商品,媒體市場從國家壟斷轉為財團壟斷,一個媒體集團可能擁有許多頻道與系統平台,當營收獲利成為媒體公司的主要目標時,觀眾得到的新聞傳播品質就被資本主義理念所犧牲。

 

「聳動標題」、「腥羶色內容」近來大行其道,殘忍的傷害過程、觸目驚心的影像連續播放,各家媒體競逐商業利益,媒體印象在民眾心中逼近不及格水準線。在資訊爆炸當下,重複報導使閱聽人感官疲勞,誇張語氣則使報導立場偏頗,容易煽動閱聽人情緒。隨著傳播科技更新,相較嚴肅議題,娛樂性報導更易獲取商業利益,媒體發展便漸漸轉向。

媒體

是媒體,還是霉體?為了媒體環境的專業與商業性的對峙,未來又該如何?圖余雅琳/製

 

台灣媒體被戲稱「霉體」,除了商業性、專業度,其社會觀感也是討論焦點。利益取向引導媒體要求曝光度,高即時性及高點閱率成為賣點,新聞編採時間降低,密集報導卻容易造成報導不實,凸顯媒體不專業表現。另外,媒體常以影視名人八卦,或網路討論版熱門文章製作報導,不僅消息來源備受爭議,報導內容通俗而可讀性低,讓閱聽人降低媒體信任感。

 

2015年,已故台灣知名畫家陳澄波的畫作遭竊,TVBS的華姓主播竟說出「同時陳澄波本人也相當緊張」,可見主播不認識陳澄波,也將沒有證據的資訊播報出來,雖說主播與記者並非萬事通,但新聞業是傳遞資訊給社會大眾的重要工作,對事件背景應更加謹慎查證,此一明顯錯誤遭社會強烈質疑主流媒體新聞製作過程不嚴謹、缺少專業性。此外,主播明星化、新聞廣告化的現象層出不窮,新聞主播的外貌與Facebook動態成為話題,主播原應具備的口條與應變能力變得不重要;在電視新聞中出現的美食介紹實際上也是置入性行銷的一環,是包裝成新聞的「廣告」,觀眾接受到已非純淨新聞。

 

媒體表現不應該以經濟效益為考量,應符合公共利益,擔負社會責任。新聞總是一波接著一波興起,隨後消失無蹤,但話題消失並不表示事情已落幕,很多事件在台面下不停的發酵、轉變,對社會持續造成潛在影響,在電視機前的你我都是閱聽人,大眾該對媒體抱持懷疑的態度,拒絕媚俗新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