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情慾自主 台大BDSM社:破除刻板

【記者蘇品瑄、吳玟萱/報導】2015年台大學生在受到校方幾次駁回,最終成立「BDSM皮繩愉虐社」,致力探討性虐待傾向且支持情慾自主。

BDSM用來描述一些與「虐戀」相關的人類性行為模式,台大BDSM社長周允梵解釋:「BDSM像一種生活方式、或是喜好,甚至和性不那麼直接關聯。也有人認為它是一種生命實踐,能在其中找到自我認同。」

一般傳統認知上,BDSM常被解讀為:人體被施加痛覺及限制正常活動。因此社會上有不少人質疑其安全性。面對這些懷疑的聲音,周允梵說明,BDSM在事前、中、後的實踐上雙方會先做好溝通,同時也有一些原則像是RACK、SSC,皆強調知情同意的重要性。

社團文書傑尼則補充,在實踐繩縛時,會特別注意不能壓迫神經和血管比較密集的地方;打屁股的時候,亦會留意所有工具的特性及各個部位的承受力,另外還有一種常見的策略:雙方設立安全詞,提到安全詞時,行為就必須全部終止。周允梵也提到:「目前大多數人在性行為時沒有做類似的溝通,所以BDSM的實踐上反而顯得更加嚴謹。」

社會常認為BDSM的實踐者,大都曾有心靈創傷或是受到某些刺激。面對這些誤解及標籤,周允梵表示:「對BDSM的喜好是否為天生仍待討論,但不能完全以童年陰影或相關經驗來歸咎實踐者。這樣的喜好,可能僅是單純愛好。」傑尼也強調,當事者在實踐的過程中,獲得愉悅。與性虐待不同,性虐待是純粹的暴力行為及違反被虐方的意願,BDSM應翻作「性愉虐」。

此外,周允梵亦提到,以現況來說,主動方為男性、被動方為女性的比例確實比較高,因此有些反對BDSM行為的人或團體,會以這點去攻擊BDSM是在複製父權壓迫,但她認為,許多批評者忽略了實踐的個體在這個過程中的主動性及獲得的歡愉,這是一種喜好,身為一個實踐者是擁有主動性及能動性,並不是只是單純在這個結構下被改變。

以學生身份參與BDSM,周允梵坦言,在社團剛成立時就受到許多質疑,校方及社會大眾多數都認為學生應該去性化,不認為學生應該嶄露、討論及推廣情慾。周允梵希望,藉由社團,在校園內建立一種社群以推廣BDSM文化,經由文化講座、教學、讀書會等社課,讓對此議題有興趣,或本來就在接觸的人,都可以在校園接觸這個文化,並積極和其他社團合作、聲援其他性別議題。周允梵最後強調,不一定要喜歡或認同這個文化,但至少要認識它的樣貌,再做評論以及決定要不要接收或參與,「而不是用刻板印象,來評斷這整個文化。」

台大BDSM社於校內擺攤。圖/周允梵提供
台大BDSM社於校內擺攤。圖/周允梵提供
BDSM小檔案
BDSM小檔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