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暝中期待天光 師大南榕日週四登場

 

「你說的話,和阮永遠作伙;深深的愛,繼續打拚到底。」春節假期即將進入尾聲,後天4月7日適逢鄭南榕逝世27週年,也是他策劃「519綠色行動」30週年。為了紀念這位自焚殉道的先驅,兩位師大歷史系學生王順仁、王學儒,發起「師大南榕日—咱ê代誌」活動,並將在當晚於水平方廣場舉辦紀念晚會,而「農村武裝青年」成員阿達、《自由時代》雜誌採訪編輯江蓋世也會親自出席。


【記者周景怡/報導】繼鄭南榕之後,以自焚履行自己「台灣獨立」政治理念的詹益樺曾說:「鄭南榕是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我希望自己也成為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在尚未天明的這座島嶼上,我們希望可以繼成鄭南榕的理想和信念,成為讓台灣更好的那顆種子,讓未來的有一天,我們可以一起看見真正的島嶼天光。」

鄭南榕出生於1947年,身為外省第二代,長年關注臺灣民主改革,他創辦《自由時代周刊》,積極爭取言論自由,並多次公開支持臺獨運動,因在雜誌上刊登《臺灣新憲法草案》,被控以涉嫌叛亂罪名。1989年4月7日,警方向雜誌社發動攻堅行動,拒捕的鄭南誓言「國民黨只能捉到我的屍體,不能捉到我的人」,最終自焚身亡。

其實這並不是第一次由師大學生自主發起的紀念活動,去年王順仁也曾在4月7日發放文宣,宣傳鄭南榕「自由」的精神;而今年除了擴大舉辦,也與師大學生會、台灣教授協會、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等單位合作。

活動當天上午8點到下午6點間,日光大道文學院匾額前將佈置特別展覽,希望傳布「鄭南榕的精神」,並讓同學反思他對後世的影響。而重頭戲紀念晚會將在6點50於水平方廣場登場,播放露天紀錄片〈自由時代〉,並邀請「農村武裝青年」樂團成員阿達自彈自唱,也邀請到鄭南榕重要的運動夥伴江蓋世演講。

王順仁表示,舉辦鄭南榕的紀念活動,並不是要將他「神格化」,而是紀念這個面對國家祭器無所畏懼、勇敢權威的人物;「像是最基本的人權言論自由,是當時的時代我們被限制不能使用的事,經過他與威權的抗爭,讓我們有現在自由的時代,但我們去揮霍著用它」。


鄭南榕愛的不是一個家庭、一個妻子、一個女兒,他愛的是台灣這塊土地的每一個人。任何呼喊台灣獨立精神的人、繼承他抵抗威權精神的人,一直到現在,仍然持續奔走在台灣街頭,因為他「不只燃燒自己,也成為點亮我的一盞光」。


王順仁提到:「我們常常在講轉型正義,但台灣的轉型正義其實還沒開始,除非我們開始清算中國國民黨的黨產,尤其是中華民國這個霸權的組織、政府我們不會有島嶼上就永遠會有趕不走的烏雲。」他強調,台灣的校園與社會仍然充斥著威權的遺痕;另一方面,也談及台灣獨立這個目標。坦言台獨雖然感覺很困難,因為一個人的力量有線又渺小,但只要集眾人之力、持續去做這件事情,就有機會凝聚出更大的共識、發出更大的聲音,就有可能走到(台獨)那樣一步。

採訪最末,王順仁提到鄭南榕最喜歡唱的一首歌〈舞女〉,情不自禁地輕輕哼唱:「打扮著妖嬌模樣 陪人客搖來搖去 紅紅的霓虹燈 閃閃熾熾 引我心傷悲」。他說,〈舞女〉反映了台灣過去與歷史,在歷史的洪流中,先後被不同政權佔領,但對他來說。台灣應該是台灣人自己的台灣,也許就像鄭南榕生前一次又一次,在每個公開演講的場合,站在萬千群眾面前所講的話:「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王順仁也說,不管這件事情多難,都要勇敢克服害怕去完成,畢竟在暗暝之時、等待破曉前,人們總是一再呼喊:「接下來,就是我們的事了」。

 

活動專頁:2016師大南榕日—咱ê代誌

粉絲專頁:暗暝合作社 Nylon’s Cantee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