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組織自治了嗎? 《師青》推學生自治專題

自上學期末以來,學生會風波不斷,議會彈劾副會長、工作會集體請辭,造成學生會行政部門數月空窗。雖然月初會長補選落幕,東亞系105楊有騰當選繼任會長,滿城風雨稍稍平息,但仍暴露學生自治組織疲弊:究竟是分權體制惹的禍?亦或動盪是從體制外走向體制內之必然,自治圈終究難以團結、伸張學權?本期《師青》特別訪問數位投身經營學生自治的人物,望能深入淺出剖析學生自治體制的利弊得失。

(圖為去年六月前議長陳倢伃當選時所攝,但今已主動請辭。圖/呂晏慈攝)

學生自治難推動 前議長王昱法:須靠學生覺醒、系學會溝通

 

學生自治難推動 前議長王昱法:須靠學生覺醒、系學會溝通

“回憶先前與學生會合作的經驗,王昱法坦言,兩會的合作空間模糊,常有第三團體參與協助。觀察到學生自治推動的困難,他提出兩個想法,其一是學生必須重視自己的權利,檢視校園環境中的受壓迫現象,意識到自己是校園一角的政治主體,有義務及權力參與學生自治事務;另外,他提到,系學會與學生較親近,也較清楚系上事務,如果系學會願意調查學生所遇到的問題,並主動發起改革與溝通,便能產生較大的影響力。”

監督或內耗? 學生會動盪曝分權弊病

“1990年代學生運動蓬勃發展,在這波校園民主化浪潮中,1988年臺灣大學首先成立學生會,採用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架構,而後全臺多數學生會均仿效本制,師大學生會自然也不例外。過去運動中直選學生代表、分權制衡等倡議,今日幾乎都已完成,而《大學法》第33條亦明文規定:「大學應輔導學生成立由全校學生選舉產生之學生會及其他相關自治組織,以增進學生在校學習效果及自治能力。」不過,這些組織內的機制與制度,真的提升了學生參與公共事務的實質權力嗎?”

落實自治 學生會去社團化? 校方:再研議

“楊旻恩說,既然學生會是為學生而存在,負責結合學生的力量、爭取學生的權利,那就應該有自治的能力,但目前體制造成學生是學校的一份子,卻不被納入學校體制中,導致學生會只能透過課活組發表意見,且無法向課活組爭取學生權益。他期待透過校務會議或修改學校法規,讓學生會能實質獨立於課活組之外,而不是附屬於學校的「社團」。”

一窺他校學生會 臺科、東吳會長怎麼看?

“鄭橙蔚提到,當前學生會「越做越小」,是因為校方和學生皆把學生會定義在社團的層次,無意之間將學生會該有的型態和權力都自動降低;而同學們對公眾事務上的漠不關心,亦造成學生會運作上的困難,尤其台科大屬於理工科學校,缺乏人文社會學院,使得同學相對不了解自身的權益,「理工人通常注重的是結果,但學生自治並不是0或1,而是需要許多溝通和協商,彼此互相妥協以取得平衡點」。”

 

527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