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自治 學生會去社團化? 校方:再研議

【記者黃耀暉、周景怡/報導】學生自治會成立的目的為,結合學生的力量、為學生爭取權利、監督學校、探討學校政策,並以簡單的方式告知學生。而現今台灣大學的學生會,大多隸屬校方社團管理的行政單位──課外活動指導組。前學生會長楊旻恩對此表示,目前體制造成學生不被納入學校體制中,學生會受限於課活組、無法直接爭取學生權益;公領系系主任林佳範也主張將學生會改為學校機關,以改善目前權責不清的問題。

「學生會去社團化?」學務長:是一體兩面的問題

楊旻恩說,既然學生會是為學生而存在,負責結合學生的力量、爭取學生的權利,那就應該有自治的能力,但目前體制造成學生是學校的一份子,卻不被納入學校體制中,導致學生會只能透過課活組發表意見,且無法向課活組爭取學生權益。他期待透過校務會議或修改學校法規,讓學生會能實質獨立於課活組之外,而不是附屬於學校的「社團」。

林佳範也主張,將學生會由社團改成學校機關,如此一來,學生會就會有法律基礎,並有明確的權責關係,不會有目前權責不清的問題。

而在學務長張少熙在3月14日「師青週─記者體驗活動」時,對此議題回應,學生會去社團化是一體兩面的問題,他說,學生會被視為學生自治的組織,他可以理解學生希望學生會自主;但如果學生會不屬於課活組或社團,學生會就會失去社團的權利,不能申請社團空間,也無法以社團的名義借用教室。張少熙表示,將找學生討論,慢慢將這個問題修改成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方向。

校務會議學生有多少權利?

除了期待學生會可以有獨立的空間,楊旻恩也希望,行政單位在制定攸關學生政策時能更透明,並讓學生有影響校方決策的權力。師大校方依據《大學法》第三十三條,目前開放校務會議人數的十分之一由學生代表參與。但楊旻恩提到,十分之一的學生代表在會議中難以撼動校方決策,也無法影響表決結果,學生只能以發表意見的方式表達立場。楊旻恩提出,如果教學、學生、行政要互相制衡,學生代表在會議上應有更多席次。林佳範則認為,學生和公民擁有的權利並不相同,學生的權利應以教育意義出發,在與自身相關的議題上參與。

鼓勵學生參與公共事務 林佳範:否則只能承受

另外,林佳範站在教育的立場,鼓勵學生參與公共事務,像學生會長選舉即是學生參與民主政治的方式,他說,「不參與、不投票,就要承受別人決定的結果」。但他也認為,學生不參與公共事務、不參與學生會長投票,是因為台灣的公民教育只會考試,而不是培養學生擁有「為不公義之事挺身而出」這樣的公民意識。

 

527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