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自治打高空? 「工作會、評議會和議會都難辭其咎」

文/三流學生(現就讀師大)

我們是另一群關心師大學生自治的學生,對於現在學生會的運作狀況,感到非常不同意。最近,學校裡關於學生會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最開始是議會彈劾了副會長、會長又主動請辭;一下子是副會長到處亂搞,學生議會的議員在師青辦的座談會上大鬧,直接指控他、逼問他;還有就是在選完新的繼任會長之後,議會的議長就這麼辭職了。

在此,我們想借用師青這個公眾討論的平台,而非匿名謾罵且無助於公共討論的師大靠北版,來向著全師大人、全部參與師大學生自治的學生:請問這第二十屆到底怎麼搞的?從工作會、評議會和議會都難辭其咎。

首先是上學期召開的議會臨時會,會上通過了彈劾羅副會長與凍結財產的重大案件,其次則是賀會長主動請辭,據聞還是盜用公款。事實上,這整件事情會發生,都得從第二十屆的會長選舉開始講起:師大的學生會長選罷法裡,為了要避免補選時還是沒辦法產生新的會長的窘境,居然設計了補選時沒有任何門檻的選舉制度。換言之,只要能夠說動一個人去投贊成票,又高過所有其他候選人,這個人基本上就穩當勝選了。

羅副會長也曾參加過本屆的第一次選舉和第一次補選,當時,他只是拿了學生會的選舉委員會補貼的經費,卻不做任何宣傳,看來濫用公帑是羅副會長的舊習。賀會長雖然看似好一點,但也沒有積極宣傳選舉,兩位候選人不約而同地把責任交給選委會。試問,有哪個號稱民主自治的公開選舉,候選人自己不幫自己拉票的?還是其實兩位從一開始就根本無心於選舉、無心於參與學生自治,甚至如羅副會長,恐怕就只是想要趁機撈學生會,撈全體師大學生的錢?

其次是議會。看到陳議長在剛剛選完的此刻,發了一篇感性的文字,呼喚大家持續關心我們也會持續參與等的說法。不得不說,這讓我們十分痛心。一方面是,參與學生自治,竟然讓人的心靈受壓迫受打擊至此,我們痛心於體制;另一方面則是覺得在真正的工作正要開展之前,這樣旋然辭職,並不是負起擔當的舉動。

陳議長的確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情,這兩三屆的議會的確也做了不少事情。但我們必須相當沈痛的指出:這都將只是泡影,如果沒有最關鍵的改變,光只有一群學生悶起頭來搞,不會有什麼意義。我們認為的「關鍵改變」,也就是法規面、制度面的改變。學生議會長期以來都有修改各部門組織法、預決算法等法規的呼聲,如今最瞭解情況的人一一選擇退出,這些法規的改正工作又要如何開展?待到這些人都離開學校了,請問未來的學生自治會能夠仰賴的是什麼?別無他法,只有法規。

另外就是,學生自治會內部的三個部門,工作會、議會與評議會,顯然缺乏溝通交流,彼此不清楚彼此的狀況。至少工作會會長、議會議長與評議會主委得要有這種整體的視野吧?如今卻宥限在自身的問題,持續內耗下去,連日常庶務都處理不好,怎麼樣去對抗學校?

學生遲早會離開校園,現在這一批被前評議會主委帶出來的學生自治參與者也是,遲早都得走。但可惜的是,這一代多半還是沒有意識到,怎麼樣去挖掘出更多新人的方式,絕對不是站在自居「少數邊緣人參與」、「社會運動者的道德高位」的觀點,不斷用打高空的方式跟學生們喊話。毋寧是,具體看到學生們的生活狀況,與他們生活、溝通、交流、交往、相處。如果多了那麼一點參與意識、公平正義的意識,那應該要不辭辛勞,出面起主導作用;而不是繼續打高空,繼續讓這個小圈圈變得更加程序正義、變得更加與學校能平起平坐而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