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用氣度征服我—給師大師者的公開信

五十餘年來的歷史,十三億人的國情,要讓渡海半載的我們一朝揹負嗎?或許木馬屠城或寬袍懷圖都是對陸生一廂情願的想像,但我們絕非一種標籤化的存在,完全代表不了任何他人,我們只是我們每個人獨立而各異的個體。文中事例或非普遍卻件件真實典型,我只是站在或許處於您盲區中的另一角度奉勸我們的師長,您本可以做得更好。

大學是一個社會的交通與包容首先萌芽的場所,如果相互的理解尊重在這裡都無法實現,那麼何從去苛求販夫走卒引車賣漿者的「客觀認識」,娛樂節目中因兩岸隔閡而產生的笑話[1]也就現實得無甚可笑並且永遠走不出了。

師大之師乃未來師者之師,傳道授業解惑之餘還需奉行「因類施教」嗎?您可以把高中地理常識淹沒于等身著述的深處,可以對地方飲食有所偏好,也可以為我們「一胎化」的一個世代感到不公惋惜同情……那是您的自由意志無可幹涉。但是如果您在一個毫不相關的課堂上瀟灑宕開一筆,衝我們存疑:“你們大陸也有芒果嗎?”,斬釘截鐵地論斷道:“你們的肉夾饃比起割包差遠了”,或是對我們直面而驚呼:“哎喲!你們怎麼也有舅舅?”[2]那麼,二十歲的我們在享受如此特殊關注的禮遇之餘,只能對您的知識儲備與國際視野報之一笑了。

其實,老師在課堂上對陸生的過度關注本身即非健康或正常現象。師大在高舉「邁向國際頂尖計劃 」前進的同時,爲什麽仍會對同屬外籍生的陸生給予特別關注?我暫且不想搬出「國際化程度」及「國際排名」的量化指標兩相比較,只想陳述一個事實:在我的學校各科系的課堂上,通常都有一定比例的韓國,日本,臺灣,新加坡以及歐美的留學生,老師早已習慣這種多元的自然生態而從未對任何外籍學生給予「特殊照顧」。

而根據我和我的同學的經驗,在師大,不少老師在了解到班上有陸生後,就會在一些相關問題上小題大做針鋒相對——私以為此舉為降低臺灣的包容性大有貢獻。筆者在某門專業課開學第一週的課堂上,就遇到了這樣一位高舉「立足臺灣,放眼大陸」的宏大目標,又有對兩岸政府有頻繁的「大哥與小弟」之喻,滿腔「中國威脅論」的醋味火藥味的老師。該師在介紹課程參考資料時因很多資料還需參考大陸學者著作深感痛心與危機,故隨口詢問在場是否有陸生。筆者初來乍到不諳世事地舉了手,因而隨即受到戶口盤查的禮遇:“那個學校的?”“XX大學。”“你們學校到底來了幾個人啊?怎麼我昨天也遇到一個你們學校的。”作為我校唯一一位大學部交換生,我只能沉默著積累臉邊的黑線。

幾分鐘後該師又拋出了與課程無甚聯繫的中國人口佔世界人口比例的問題,並扭頭轉向我進行發問。我起立對答五分之一,隨即被冷笑否認道應該是四分之一。藉此課堂經驗的小小片段,我想說明的是:13比63的算術結果並不重要,我們卻可以以小見大看到這位臺灣師者的氣度——您對迅速發展的中國學界持恐懼和敵意的態度,對中國政府持蔑視與受威脅的雙重情感,同時又對這片「神奇土地」的一切雙眼緊盯,這種自行窄化的視野對臺灣走向世界有什麽幫助?且不說我個人及各界學者對華人區學術合作成果共享的期許,您將中國社會的宏觀議題諸如人口問題,區域發展問題的消極情緒不加修飾地強加於一個年輕的中國籍交換生的頭上,這難道就符合您的身份,就公平嗎?

我們需要是僅是達到國際社會基準的接受與尊重,一個社會的包容開放體現在面對外來者波瀾不驚,等常看待。師大的師長們另有一種明顯傾向,是有意無意在課堂中開展,強化臺陸兩地學生的競爭,且並不一定是良性的。我們常常在課堂上聽到老師這樣的言論,一方面對臺生苦口婆心耳提面命:“要報告了,你們可不能在陸生面前丟臉!”一方面對陸生輕易嘉許:“你們做的這樣好,臺灣學生都要感到慚愧!”我也為這些老師「指著別人家孩子教育自家孩子」的家長式關懷教育大為感動,但其實您這種做法是兩面不討好。臺灣學生認為您一碗水端不平,有意偏袒陸生,看不到本地生的閃光點;大陸學生認為您無原則地誇張讚揚自己的優點,是鑒於陸生這一標籤而採取的雙重標準的體現,同時激化了臺灣學生對陸生的區隔。

或許對於某些成長於上一世代,接受過解嚴前教育的老師來說,要在這幾年內消除這種有色眼鏡頗有困難。但是我希望您從自身做起,對身邊,班上的陸生同學泰然處之。不要將中國社會形形色色的問題與他們做自動聯結,不要將對政府或黨派的態度自然遷移到他們身上,也不要一面誇大他們的「優秀」一面暗笑他們的中文不夠「正統」殊不知這只是兩岸規範的不同而無所謂優劣。[3]

兩岸未來的走向有待時間來評判檢驗,如果我們從未有心「統戰」,那麼你們也沒有權利對我們進行「獨宣」,因為這與我們的課程學習無甚聯繫而並非必要。私以為要處理我們之前的認同問題只需看看鄰國日本,日本從未將三國故事或希臘文化認作外國文化,一併吸收發展為本國特色。那麼兩岸之前何必抱著對立的態度處理學術問題,且不說迥異的翻譯給我們學生帶來了多大困擾和麻煩,如果您沒有將中國學界的成就視作一種華人圈文化的良性發展和一種激勵而是視作威脅心有不安,那麼您沒有當好我們中國的「鄰國」友人,至少與旁邊的日本相比。您在有意無意間將兩岸華人的對立和區隔一代一代地傳承了下去,這難道是作為臺灣長輩責任嗎?

師大人,我們既然選擇了來師大交流,就是希望增進雙方的溝通理解進而尋求未來華人社會更理想的一種模式,這種模式是有利於我們所有人的民主社會,絕非統獨之前的單項選擇那麼狹隘。所以,師大的老師同學,你們的態度在影響中國年青一代對國家與世界的認知,請用你們的包容和氣度展現你們所希望塑造的臺灣形象。

作者/ 伏熱(師大交換陸生)

 


[1] 網路盛行一篇名為《臺灣眼中的大陸人》的文章,敘述一些不合時宜及實情的認知,例如大陸人沒吃過速凍水餃

[2] 我們父輩大都是多子女家庭,那時尚未有計劃生育政策

[3] 諸如在使用引號上不夠「正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