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現代舞談台灣表演藝術

王宏豪:表演藝術缺觀眾 教育為根本問題

 

【記者楊宜臻、林蕙心、黃郁詞/報導】德國現代舞蹈家 Marie Wiegmann 曾經說過,「舞蹈語言最初就是表現人們現實與內心情感的語言」,舞蹈是符號、是溝通的元素,舞者用身體說話、用靈魂舞動,此篇專訪邀請到師大體育系王宏豪老師和我們談談現在他眼中的現代舞,以及台灣表演藝術面臨的困境。

 

王宏豪老師眼中的現代舞

別於民族、芭蕾舞蹈著重於技術和戲劇,王宏豪表示,現代舞多了一份人文思考及內心反省。他解釋,現代舞除了抒發情感,也不會侷限於身體表象,而表演背後的美學與哲學隱喻都值得深思。王宏豪笑談,「看現代舞表演就好像是在破解電玩,它不告訴你隱藏的關卡,可是莫名其妙地,觸碰到時你會去追,追到時會很開心,好像又過了一關一樣!」

曾經飾演「在權力、愛情鬥爭中失利的曹植」,王宏豪坦言,長達3個月不能從角色情緒中抽離,甚至曾演到「忘我」,無法走到台前謝幕,但他笑著說,「離開舞台後很懷念那段時光,那是種可遇不可求的狀態,我很享受。」

 

表演藝術缺觀眾  最根本問題是「教育」

談到台灣表演藝術的現況,王宏豪表示,無論在文化面或現實面都面臨不少困難;其中,經費不足是現實中的一大難關,每年政府的補助約略分為三級,最高級補助的申請標準是每年必須表演超過60場,對台灣平均每年兩場的劇團們來說難以負荷。 王宏豪說,台灣有足夠的表演者、表演場地,卻幾乎沒有觀眾,他笑說,「看了幾場舞蹈演出後,常會認識台上、台下的舞者,因為,來看的幾乎都是這些人。」他認為,缺少觀眾最根本的問題是「教育」。

 

不是只教技術 而希望帶學生欣賞「美」

王宏豪進一步解釋,台灣學生從小就有藝術與人文課程,卻沒有舞蹈領域的老師來帶領學生學習,也很少老師教導學生如何去發覺、培養美感,他說「我幹嘛要教你如何吹笛子呢?我要教你的是如何欣賞音樂啊!」

教育導致觀眾不足,許多學生被迫出國發展,在國外,擁有更多舞台和成名機會。王宏豪表示,藝術沒有懂與不懂,而是願不願意真正走入劇場去感受,這同時也是他開藝術鑑賞課程的原因,目的不是讓大家付錢,而是「可以讓更多觀眾為表演藝術感到感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