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學社勞工月講座 國道收費員談勞權悲歌

【記者黃敬雯/報導】昨日(26)人文學社舉辦講座「被BOT的人生」,邀請國道收費員自救會會長孫藝鳳與全國關廠工人連線陳秀蓮,從國道收費員的抗爭談到台灣勞工的悲歌,並探討非典聘雇中被剝奪的勞權。

 

國道收費員自救會會長孫藝鳳談收費員抗爭。圖/黃敬雯攝
國道收費員自救會會長孫藝鳳談收費員抗爭。圖/黃敬雯攝

從紀錄短片〈國道收費員的悲歌〉開場,孫藝鳳談到,民國91年政府推行精簡人事政策,高公局將國道收費員薪資由通行費改為人事費,前者來自過路費費用,後者並未列入國家預算內,此舉使國道收費員成為「不適用勞基法」的約聘僱人員,即為以非典型雇用取代正式雇用。

 

非典約聘僱說明。圖/黃敬雯攝
非典約聘僱說明。圖/黃敬雯攝

 

曾擔任幾十年國道收費員的孫藝鳳表示,最初收費員以臉蛋和身材得到工作機會,且因為是「鐵飯碗」,在當時的社會中是一件令人生羨的工作;然而他們不僅工作時數長、帳目有誤時得自行負擔、封閉的生活圈等都伴隨許多心理壓力,也無暇為自己增加其他職需技能。因此,當102年遠通接收國道收費事業,面臨失業的他們才赫然驚覺,自身勞權已無法受到完善保障,遠通與高公局「全數安置」承諾跳票,譬如高公局只給付七個月補償金,因此才組成國道收費員自救會、走上街頭抗爭,以爭取「勞工年資與工作權」為主要訴求。

 

收費員抗爭訴求。圖/黃敬雯攝
收費員抗爭訴求。圖/黃敬雯攝

 

抗爭過程中歷經總統府組成調解委員會、立委舉辦公聽會、交通部組成學專委員會,卻無一能解決收費員安置問題,甚至遭到抹黑,孫藝鳳說:「臉書上還有人創立〈國道收費員自救協會〉來假扮我們(國道收費員自救會),到處散播惡意批評與不當言論」。當抗爭越演越烈,時值103年九合一選舉,孫藝鳳說,許多人批評此抗爭淪為政黨選舉工具,但她認為收費員「沒有政治色彩,只有訴求」,不論是執政黨或在野黨皆有失諾言,沒有替他們討回勞工權益。

 

協助國道收費員自救會發聲、全國關廠工人連線陳秀蓮談起非典聘雇,她認為政府不斷將營利可觀的事業外包給財團,約聘僱人員便長期被政府高層拿來酬庸,間接剝削了許多勞工的權益。「人可以被BOT嗎?」她以大巨蛋、停管處外包、九合一後竹苗地區大幅裁員約聘僱人員為例,無奈訴說許多心酸勞工的案例,同時表示資本主義講求高效率生產,正把技術從勞工身上剝奪,然而身為社會基層的勞工們卻無法得到應有的權益保障。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陳秀蓮。圖/黃敬雯攝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陳秀蓮。圖/黃敬雯攝
近年台灣勞工處境。圖/黃敬雯攝
近年台灣勞工處境。圖/黃敬雯攝

 

 

紀錄短片〈國道收費員的悲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