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拆除、座位銳減 師大公園全面翻新

新公園遭質疑「抹滅公共性」里長:先前逗留者使居民困擾

【記者呂晏慈、黃敬雯、漳玨賢、黃佳鳳/報導】師大公園8月24日圍起藩籬,進行兩階段的整建工程,內容包括「整體大幅綠化」、「座椅減少重劃」、「遊樂設備翻新」、「去除展演空間」等,前工程負責人陳重佑表示,由於原先空間過於陰暗髒亂、蚊蟲滋生,甚至為治安死角,大安區公所與古莊里共同提出整建需求,總預算為546萬,預計12月完工;而即將完工的新公園將減少座位,同時限縮民眾聚集的空間,這樣的改變也掀起對於「公園公共性」的討論。

 

目前完工區域。圖黃敬雯攝
目前完工區域。圖黃敬雯攝

 

部分居民對原公園抱怨 區公所主導整建

古莊里里長劉泓麟表示,前任里長在位時,附近居民即連連抱怨遊客、遊民與外籍學生在公園製造混亂,因此大安區公所與古莊里共同提出整建需求。公園整修工程由大安區公所主導規劃,也辦理說明會,邀請附近居民與商家給予建議,評估各方意見後再與設計公司一同規劃,里長提到,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也在公聽會時提議減少座椅、拆除涼亭。

 

大幅綠化。圖/黃敬雯攝
大幅綠化。圖/黃敬雯攝

 

陳重佑提及,本次公園重建最大特點為「六區(師大側門旁至漢堡王區域)步道連通,使整座公園互通」,及移除低矮灌木,使公園變明亮寬敞;拆除涼亭,避免有人深夜逗留、過夜。而公園旁停車格將保留,但公園內部地坪將升高,防止機車停進公園內。劉泓麟則提到,新公園增設植栽體驗區,以後「第三區可以讓民眾來種菜」,不過對於是否會引起偷菜等疑慮仍未有對應措施。

 

師大三里社區發展協會成員受訪表示,以前深夜會有不明人士在公園涼亭逗留,居民長期飽受干擾,她提及,一位住在火鍋店樓上的邱先生因住家鄰近公園涼亭,深感困擾,導致精神狀態不佳,她說,雖然公園的規劃與設計需顧及學生與遊客,但仍應優先考量周邊住戶的權益,「居民是最直接的受害者。」

 

整建規劃圖解。圖/黃敬雯攝
整建規劃圖解。圖/黃敬雯攝

 

師大公園整修換新學生、居民怎麼看?

在師大公園整建以前,靠近師大側門區塊設有小舞台,夢想之牆「Before I die I want to …」的巨型黑板就曾設於此,讓人們用粉筆寫上夢想宣言;師大吉他社、道整熱音社也經常於該地表演。然而,陳重佑提到,整修後的公園盼以提供居民休憩為主,因此將不再設有舞台等表演空間。

 

夢想之牆活動照。圖/資料照片
夢想之牆活動照。圖/資料照片

 

提到露天表演空間對社團的重要性,師大道整熱音社社長盧奕雯說,露天的表演和室內是完全不同的,在室內表演沒有臨場感,她談起去年12月的期末表演,他們曾在雨天的師大公園唱歌,那次的經驗讓每位參與表演的社員都印象深刻。

 

吉他社於整建前的小公園表演照片。圖/劉子語提供
吉他社於整建前的小公園表演照片。圖/劉子語提供

 

師大吉他社社長劉子語也說,以前公園人潮多,路人經過就會停下腳步,這裡曾給許多社團一個表演的機會。「其實對這裡是有感情的。」她說,社員們不只是在公園表演,也常來聊天、吃東西、彈彈吉他;她質疑,為驅趕遊民和減少遊客而拆除涼亭、減少座椅,「趕走的不會只有遊民。」劉子語認為,應該好好思考公園的功用,「難道我們要的只是一座可以路過的公園嗎?」政府應該思考如何減少遊民人數,而不是如何驅趕他們。

 

已經在師大待了兩年,國文107張涵鈞以學生的角度說道,雖然很希望可留下舞台,但以前因有許多座位及涼亭,民眾也隨之聚集,間接造成治安死角,也的確叨擾了社區安寧,「想必這也是考量後的決定吧!」

 

師大公園整建工程。圖/黃敬雯攝
師大公園整建工程。圖/黃敬雯攝

 

「現在弄成這個樣子,真的很不方便!」一位黃姓居民表示,自己從教職退休後,常在晚上到公園喝酒、與鄰居閒聊,他認為師大公園是里民生活範圍,整修後座位減少,勢必造成不便;另一位從民國54年便居住在小公園旁的馬姓居民則說,公園緊鄰師大夜市,但因垃圾桶太少,有髒亂的問題,將來可檢討垃圾桶設置的位置及數量。

 

減少聚集者後?談公園空間公共性

就讀台大城鄉所的蔡博藝指出師大公園的發展歷程,師大公園最早在1970年代興建,由於建築基地面積狹小、地界曲折,因此將此「畸零地」規劃成公共空間,1995年左右二度改建,而這次的整建除去原本展演場地,增加行人道鋪設,她直言,本次整修使公園公共性下降,能使用的地方越來越少。

 

大幅綠化。圖/黃敬雯攝
大幅綠化。圖/黃敬雯攝

 

曾經辦過社區報,參選過古莊里里長的簡銘宏提出,師大公園的整建「抹滅了公園的公共性,更忽略了城市的時代印記。」從小生活在師大附近的他認為,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一直以來的觀點就是「有舞台、有表演、有人聚集」就會製造城市髒亂,就如同自救會以前看待師大路上的老店「地下社會」(為歷史悠久的Live house之一)一樣,視其為社會亂源;他說,自救會的邏輯就是,「把這些地方弄掉,問題就解決了。」

 

簡銘宏強調,以前的師大公園設有舞台,學生、經過的人都可以聚集於此表演或聊天,而現在整建後的公園「剩一堆步道」,這樣的設計就像是「不希望有人待在那」一般,排除了學生以及常於此地聚集者的使用性。他說,自救會把中產階級的想法套用在公園上,「他們腦海中的城市只有一種樣子,就是高級住宅,有氣派大樓、警衛、漂亮公園的模樣。」

 

簡銘宏也援引其他國家對公園空間的使用方式,如常會在公園辦日光浴、野餐等活動,此外公園也是他們表演、「hang out」的重要場所,他認為,如果對於都市只存有「建設、大樓、先進」等想像,將公園視作自家後花園,這樣的新自由主義式想法是很恐怖的,他強調,「對都市是可以有不同想像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