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真題字被噴「黨國走狗」 校方選擇冷處理

【記者呂晏慈/報導】四六剛過,今(8)早師大文學院大樓石碑驚傳遭人噴漆,校方發現後立刻清除,被質疑「冷處理」,匿名噴漆者聯絡〈師青〉表示,「大學的基本精神就是保障言論,一個壓制學術自由的人,憑什麼把他的名字留在校園內?」

 

「黨國走狗」四字被噴在石碑上。圖/呂晏慈攝
「黨國走狗」四字被噴在石碑上。圖/呂晏慈攝

 

噴漆者說,有人對噴漆行為感到憤怒,卻從不對校園裏存在思想箝制者的題字生氣,題字存在幾十年,卻未受眾人公評,他提到,反抗體制的過程勢必伴隨犧牲,如果被查出身分也會坦然接受。

噴漆是馬丁路德‧金恩非暴力抗爭方式之一,噴漆者談及,政府教育民眾服從,但當人民收起爪子和利牙,就失去了反抗權威的力量,也檢討行動對學校的衝擊還是太小。

 

早上八點多已被工友清除。圖/蔡甯伊攝
早上八點多已被工友清除。圖/蔡甯伊攝

 

總務處事務組張德財組長聲明,噴漆是表達言論的管道之一,但不是可取的方法,希望和學生溝通,勸導同學將歷史作為借鏡,不要用仇恨面對過去,他補充,石碑位置並未設監視器,校方也不會再追究責任。

吳姓駐警隊隊員表示,理解同學噴漆的原因,但他用錯方法,應該有更適合的抗爭手段。

 

噴漆事件在〈靠北‧師大〉引起討論。圖/呂晏慈攝
噴漆事件在〈靠北‧師大〉引起討論。圖/截自臉書

 

「我偷偷高興,師大的學生終於有點跟的上來了」,歷史系退休教授施志汶談到,師大家父長觀念太重,行政單位冷處理是傳統,不願正面面對事情,幾年前為四六事件受難者平反後,就沒有進一步補償,也未將四六列入校史中。

施志汶分析,劉真確實是黨國體制底下的代表,更何況文學大樓建成時,他根本不是校長,面對威權符號仍存在校園,今年冷處理,明年就得派駐衛警天天守著(銅像),事情還是沒解決。

師大號稱頂尖大學,卻如此粗糙地面對過去,施志汶批評,很難想像這個大學的未來,只要不正視問題、討論解決之道,每一年同樣的事都會再次發生。

 

小禮堂旁仍矗立著劉真雕像。圖/蔡甯伊攝
小禮堂旁仍矗立著劉真雕像。圖/蔡甯伊攝

 

英語系教授黃涵榆強調,牌匾、銅像有符號意義,不可與公物一概而論,必須接受不同意見的挑戰,「學校沒有百分之百的話語權去界定他是破壞公物」,他也說,整潔、禮貌等道德標準有被過度使用之虞,變成權力工具,它們不是理所當然,應該受到質疑。

黃涵榆提及,校方選擇冷處理,錯失了改變的機會,應該要有勇氣坦然面對歷史,公開討論,那些指責噴漆者匿名行為的人,反而模糊焦點。

 

圖書館校區劉真題字,並未受波及。圖/蔡甯伊攝
圖書館校區劉真題字,並未受波及。圖/蔡甯伊攝

 

「真正要挑戰的是每個人心裡對於威權的想像」,學生會副會長陳倢伃提到,可接受以噴漆來反抗,同時強調,應檢討國家暴力戕害人民,而非一昧批評噴漆事件。

地理104 陳湘縈留言回應:「為什麼要這樣?破壞了就贏了嗎?」她說,追求自由也應該尊重他人,質疑噴漆是為了宣洩個人情緒,自己關心社會議題,但對某些吵鬧的社運感到厭煩,希望大家跳脫對社運的認知框架。

台史所黃品儒坦言,溫良恭儉讓的隱形暴力並沒有比較高尚,有限度的自由就是威權遺毒,守舊派無法接受秩序被破壞,而了解歷史的人不會希望石碑存在。

 

噴漆者回應網友反映「字體不美」,表示本人美工不佳,時間有限所以字體歪斜。圖/呂晏慈攝
噴漆者回應網友反映「字體不美」,表示本人美工不佳,時間有限所以字體歪斜。圖/呂晏慈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