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專題回顧 師大民主轉型何去何從?

【師青整理報導】民國38年四六事件被視為白色恐怖濫觴,國民黨首度系統化清掃臺灣左傾學生,四六學潮後,師大開始軍事化管理,其「保守」似乎也影響至今。〈師青〉520期刊登「師大校史轉折點,再述四六事件」專題,邀請臺史所陳佳宏教授現身說法,比較台灣大學民主化經驗,並回顧師大學生爭取權益之路。

 

1949年3月20日,兩名台大與師院學生因腳踏車雙載,被員警取締毆打,引發二校學生不滿,十日後臺大慶祝青年節營火晚會上,宣布成立「台北市學生聯合會」,以「爭取生存權利」、「反對飢餓和迫害」、「要求民主自由」等口號,召集全省學生團結。
4月6日清晨,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遣軍警進入師院,逮捕「張貼標語、散發傳單、煽惑人心、妨礙秩序、妨礙治安、搗毀公署、私擅拘禁執行公務」的學生,又電令師院,要求「暫行停課,聽候整頓」,29日復課後, 36名學生被除名,此即「四六事件」。經整頓的師院,從此被情治機構監視,警備總部可直接行文要求懲處「不法學生」,令學校成為警總的下屬機關。
四六事件被視為白色恐怖的發端,當時國民政府欲剷除共產勢力,力圖政治穩定,賦予特務人員極大的權力。解除戒嚴令後,情治單位對學術迫害重新引發關注,1996年成立「四六事件研究小組」,為被無辜波及的學生平反,還原真相。
歷史所徐聖凱表示,比照台大將設立陳文成紀念廣場,師大也應設「四六事件紀念碑」,並把四六事件記載在校史裡,勇敢面對歷史傷痕,才能邁向進步的未來。

 

四六當時的報導中載明學生名單。(圖/翻拍自《臺灣省立師範學院「四六事件」》)
四六當時的報導中載明學生名單。(圖/翻拍自《臺灣省立師範學院「四六事件」》)

 

四六之後? 專訪臺史所陳佳宏教授
「國家暴力是無所不在的」,陳佳宏坦言,1949年臺灣因國共鬥爭被牽連,國家暴力更可肆無忌憚,而2000年後政府以專責基金會補償,達成補償正義,兩校提出相關研究報告,顯現四六的歷史意義。
由於學制影響,過去師大負責培養中學師資,陳佳宏說,「所以當然是最保守、最維護黨國體制的集團」,如今不然,師大性質與一般大學無異,加上資訊發達,同學並不比其他學校守舊。
校門口蔣公銅像被移除,顯示威權漸趨淡薄,徒留歷史殘跡,「慢慢地做,終點還是一樣,問題解決了,而且犧牲比較小」,陳佳宏提及,不一定每個人都能接受激烈的抗爭方式,改變需要時間,追求民主得更尊重多元。
對照現今學運發展,他笑談,以前小看同學,但太陽花運動讓自己完全改觀,學生串聯、組織能力令人刮目相看,不僅撼動體制,影響國家政策,更改變大眾的政治思維,上至政黨結構,下至整個社會對公平正義的追求,「這是歷史的轉折點」,年輕人進步思維早已將老朽、白色恐怖世代的政治陰霾一掃而盡了。

 
校園轉型正義 困難仍必要的實踐課題
經歷一波三折,師大正門才有現在的樣貌,1977年原噴泉造景被改為蔣公銅像,解嚴後才將威權象徵改建成現在的水池,隨著時代推移,威權涵義濃厚的蔣公銅像被撤除,隱含師大威權色彩減弱。但「四六事件」應有的正義還未落實,歷史不該被輕易遺忘。

 

遲來的正義 看台大反思師大

大至國家,小至校園,轉型正義刻不容緩,台大數學系校友陳文成,1981年返台探親時受警備總部約談,隔天被發現陳屍在今天的圖資館旁,史稱「陳文成事件」,近日台大學生發起聯署,希望將當時發現陳的地方命名為「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讓師生有機會理解台大歷史,台大學生會會長王日暄認為,用很基本且扎實的態度去面對歷史,是轉型正義的基礎,也是學生會持續推動「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的原因,除了表面的紀念性質,更是校園轉型正義實踐重要的一環。
至於師大的四六事件,至今在校史中被草草帶過,多數師大學生更是根本沒聽過,當我們逐漸認識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的歷史時,四六事件作為那段時期的開端,應該獲得更多的紀念與討論,並確保不會再發生類似的情況。

 

設紀念空間 與歷史重新對話
歷史系104林清修說明,轉型正義並不是一味地批判,而是「用對話式的歷史關懷,開放地讓大家重新認清過去的事實,不強迫大家怎麼想。」台史碩徐紹綱和歷史系104李承諺都建議可以設立一個空間,比如紀念牆、紀念碑,徐紹綱更提及可以在黃金雨季等公開活動裡舉辦追思活動,甚至公開道歉並反省。
徐紹綱認為校園的轉型正義非常重要,讓當代的學生與過去的歷史共舞、與過去避談的議題共存,不再受到「人人心中有小警總」折磨,進而能分辨過去不義的事實。對此,李承諺說:「大家不敢,也很難,但還是要去做!」

 

 

校園民主養成不易 學生權益自己爭
學生評議會主席張媛婷心目中的民主校園,為公共事務資訊公開透明,校內成員有權參與決策。英語系教授黃涵榆則認為,參與決策也不一定到達理想,有可能各方代表性不等,決策過程是否符合程序正義,以及眾人是否能正確對待與尊重彼此的價值觀,是我們可以進一步思索與追求的。

 

學生會舉辦有關校園事務的權益「靠北牆」活動。(圖/學生自治會提供)
學生會舉辦有關校園事務的權益「靠北牆」活動。(圖/學生自治會提供)

 

以現階段師大的狀況來說,學生在校園民主推動參與度並不高,學生會會長楊旻恩認為,一是因為從小教育價值觀影響思考意識形態,導致許多學生對政治疏離,多數流於空泛的抱怨而沒有後續進展;其二是校方不夠重視學生權利,會議之學生席次分配不足,無實際影響力。再者,召開相關校務會議前,校方宣傳不力,且常有預設立場,例如認為學生相關專業不足、校務決策不需經過學生同意等,造成學生往往對此塊領域一知半解。
對於以上問題的解決嘗試,楊旻恩表示,目前仍會繼續加強宣傳相關會議及活動,也會積極爭取會議學生席次的增加,以及校務基金管理委員會增設學生代表,讓學術、行政、學生權力對等。張媛婷也提及,學生有知的權利,會議應該公開受監督檢視,應多參與旁聽。
師大這幾年來於民主進程上是否真有進步呢?黃涵榆認為行政可能還有機會改善,但人的內心價值觀的確是更難去轉換,呼籲同學對於關乎自身利益的事,仍需主動關心及實踐,自己的權利自己爭取。

 

採訪報導:譚英瑛、陳宏杰、呂晏慈、游涵茹、蕭子喬、楊宜臻、黃云柔、曹希文
編輯:呂晏慈、蔡士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