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古蹟結合文學 紀州庵文化中的文學想像

【記者蔡士豪、蘇楠/報導】幽靜的同安街底,隔著河堤與水岸相望,坐落了日治時期,平松家族所經營的料理屋──紀州庵。國民政府來台後的歷史遷移,使原為料亭的木造日式老房轉為公家宿舍,後因都市樣貌的改變,木構屋陷於廢棄命運,終至祝融。只有欲墜的「離館」留為歷史拼圖,於今年五月整修完成,開放參觀。

今日的紀州庵文學森林,便是一場文化資產保存運動的結晶。與文學的連結,又讓他呈現什麼樣的新面貌呢?

紀州庵新館建築,戶外正舉辦文學小農市集活動(圖/蔡士豪攝)
紀州庵新館建築,戶外正舉辦文學小農市集活動(圖/蔡士豪攝)

紀州庵新館 以社區與文學為脈絡的新藝文館舍

從七八零年代的高峰期走來,文學相對式微。台灣文學發展基金會接下紀州庵的經營重任,以文學概念為目標,與其他藝文場館區隔,期望成為台北市的文學地標。

「文學的推廣,並非將之封在高閣上受人膜拜。」行政企劃經理邱怡瑄為紀州庵正努力的工作,下定明確註解,希望文學更貼近一般人,以民眾易接受的故事、生活面向與文學活動為主軸,尋找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和出版單位,甚至與網路書店合作,一齊舉辦講座、展覽等活動。

如近期舉辦的《創世紀》詩歌朗讀活動,就是具特色的演出,台下是前輩詩人,台上則由年輕高中生朗讀表演,「文學是持續不斷的,把信念放在裏頭,崇敬對台灣有貢獻的文學前輩,也不斷鼓勵年輕人在文學上有創新想法,表現出來。」邱怡瑄這樣解釋他們對文學展演的核心想法。

問及希望紀州庵成為什麼樣的地方?邱怡瑄回答,希望這裡是創作者的聚集地,更是愛好者的聚集地,創作者與讀者都習慣來此互動。紀州庵舉辦多元活動,讓相同的主題,也擁有新的說法、新的表達或角度,人們可從曾閱讀過的作品,再次找到新的刺激、不同的想像。

比起特定對象的文學紀念館,這裡更多元,題材也更豐富,邱怡瑄認為,文學是一切表演藝術的基底,擁有故事的人們,也都含納在文學範疇當中,因此我們以多樣化的形式呈現。

紀州庵離館,為市定古蹟(圖/蔡士豪攝)
紀州庵離館,為市定古蹟(圖/蔡士豪攝)

文學講座、展覽 連結城南多面向活動

紀州庵每年以當地特色設計主題,今年主題為「水岸」,配合文學寫生活動,從水岸角度出發,從創作者文本當中,尋找水岸相關書寫,帶讀者走過文學地點,並藉由自身文學創作找到新的體會。

重溫幾十年前,在地的文學家如何書寫在地,如王文興老師、余光中老師寫同安街、廈門街,讀者熟悉的已是現在樣子,從老師筆下亦可見到,這些街道似乎沒有太大改變,但從巷弄之間總是可以挖掘出故事。

透過紀州庵把文學與社區相連結,可發現城南文學歷史相當豐厚。附近的爾雅出版社、洪範書店,汀洲路有遠流出版社,因而可藉著訪談紀錄,透過出版人去談文學輝煌的年代。

邱怡瑄說明,這是一個廣義的城南概念,由過去出發,也找到住在附近的年輕一輩創作者,如作家房慧真在散文集《單向街》中,不斷提及晉江街、同安街、廈門街,描繪她所看到的街坊,這一帶不同於台北大都市的小城風光。

從歷史找故事,對於現況亦不偏廢,讓時間感在我們所做的事情中有所連結,讓讀者看到過去也可以思考現在,思考現在之餘,開始發想,它的未來有怎樣的變化,這是紀州庵一直努力傳達的想法。

紀州庵離館內的展覽區(圖/蔡士豪攝)
紀州庵離館內的展覽區(圖/蔡士豪攝)

師大學生來到紀州庵文學森林

除了追蹤講座消息、參加活動,紀州庵也提供大學生實習機會,幫忙日常宣傳與活動辦理,包含邀請講師、開放報名與聯絡等,其中最特別的工作是「找尋自己喜歡、讀者也喜歡的題材」。九月舉辦的音樂講座,就因實習生加入了新想法,邀請樂評家馬世芳、陳德政,以及獨立樂團演唱會的幕後工作者,邱怡瑄認為,新議題跟古蹟不會搭不上,而是開放出多元的可能性。

另外,擔任志工也是個好方向。紀州庵每兩到三個月招募一梯次志工,不定期提供培訓課程,除加強在地文史知識,也做手工藝、認識自然環境,志工將紀州庵故事分享給讀者、觀眾,從每次活動中獲得不同想法。邱怡瑄曾在志工分享會收到回饋,許多人覺得這裡像一個大家庭,有長輩志工,也有年輕人,彼此可分享生活的智慧,或接觸不同的藝文場所和演出,給學生志工更多交流。

從河堤望向紀州庵離館(圖/蔡士豪攝)
從河堤望向紀州庵離館(圖/蔡士豪攝)
5
假日在離館古蹟中休憩的民眾(圖/蔡士豪攝)

相關連結:

紀州庵文學森林,臺北市同安街107號
http://www.kishuan.org.tw/hom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