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家到實踐者 林哲安的田董保育路

雪山隧道通車後,宜蘭農舍大量增加,除造成環境汙染,更使水鳥棲地破碎。走在壯圍鄉新南社區,綿延的廣大水田已是難得的景觀,林哲安偶然間發現罕見鳥類「董雞」,董雞是秧雞科的鳥類,因棲於田周圍,繁殖期公鳥發出連續的「董董董」鳴叫,而被農民稱為「田董」,近年因稻田農藥的施用不當與棲地減少,在田邊遇見牠的機會已非常少。

過去數量豐富,現已罕見的秧雞科鳥類「董雞」(公鳥)圖/林哲安提供
過去數量豐富,現已罕見的秧雞科鳥類「董雞」(公鳥)圖/林哲安提供

多年的自然觀察經驗,喚起林哲安從小在宜蘭的生長歷程,決定投入環境友善稻田工作,與當地農民合作,採用減農藥及無農藥的耕作,不透過傳統的糧商收購,而是利用網路、人際,銷售無毒栽培的「新南田董米」,希望能逐步保留大面積的棲地,讓冬季的休耕水田,成為適合水鳥棲息的環境。

林哲安自台大森林系畢業,接著進入師大環境教育研究所就讀。 從喜愛賞鳥生態咖,變成付諸行動,從事水鳥棲地保育的實踐者,成為新南田董米的負責人後,從頭學習農業知識,參與收割、碾米工作,也計畫結合原有的生態經驗以及環教所學到的理論,在夏季舉辦割稻、碾米,冬季則有賞鳥活動,藉由環境解說與親自體驗,讓更多人接觸農地與稻米,也瞭解水鳥的棲息生態。

從生態觀察到生態農業一切由機緣牽起

談起田董米的開端,林哲安笑說是機緣,他觀察到董雞的田地,地主正好就是人稱的官老爺,也是新南休閒農業區的主委,官老爺的觀念開放且樂於接受挑戰,見年輕人滿腔熱血,便把地借給林哲安,做不同的嘗試。

開始了初步的棲地營造後,林哲安又因官老爺的推薦,結識了當地農民阿農伯,初談起田董米的構想,只是想要試試水溫,沒想到阿農伯爽快地答應了,林哲安就這樣一頭栽進田董米的企劃中,從辦預購、行銷宣傳,到稻米收成、碾米及包裝,一路邊學邊做。

田董米開始預購後,進度緊湊,雖然與阿農伯的洽談十分順利,林哲安卻直覺事情不會那麼容易。果然在插秧之後,天氣因素使稻子長得不好,阿農伯堅持仍需灑藥、施化肥,這跟一開始約定的條件可不相同,也違背了田董米主打的無毒特色,只好不斷向阿農伯保證,不施用農藥的米一定賣得出去,也請各式各樣的人來新南訪問,強化阿農伯對田董米的信心。

林哲安坦言,第一年實行的壓力很大,還好終究熬過來,撐過第一年,自己和阿農伯確定田董米可行,便能永續經營。

農忙時載運白米的林哲安圖/林哲安提供
農忙時載運白米的林哲安圖/林哲安提供

自保社、解說員經驗為實踐保育工作鋪路

「在成為解說員,或是做田董米負責人之前,我跟其他跑生態的人沒有不一樣。」林哲安說明,很多人以為他想回鄉務農,其實根本搞錯了,自己完全是個愛跑生態的人。因為發現宜蘭的生態、照顧他長大的環境漸漸消失,才動念找尋保護環境的方法,也意識到想在私有土地上做保育,生態與農業結合是唯一可能的選項,所以從一個單純跑野外、喜愛自然觀察的學生,轉而埋首研究農業,促成新南田董米的誕生。

雖然並非早就立志參與農業工作,但回想起來,大學以前的歷程也奇妙地與現所致力的環境工作接軌,林哲安細數自己與生態環境的結緣,大一以前,只是一個野外觀察者,熱愛賞鳥、自然觀察與攝影,雖然清楚環境問題嚴重,但沒有實際行動;大二之後認識許多學長姐,加上台大自然保育社的經歷,擴展所認識的動植物種類,不只看鳥或兩棲爬蟲類,也開始看昆蟲、觀察植物,甚至與人一起訪問社區。

大三時,抱持著「為了保護環境,須讓更多人認識環境」的想法,林哲安至生態農場擔任生態解說員,剛開始跟著前輩帶的團,喜歡講話的個性,以及好學直問的態度,讓他很快取得更多的講解時間,也密集地帶各式各樣的活動。而後,林哲安也試著將話語轉為文字,同時研讀資料,讓文章有深度,去傳達所想傳遞的資訊。

「在做自然觀察的時候有沒有注意到旁邊的人是誰,是很重要的。跟地主、在地居民講幾句話,你會很有收穫,即使那個人無法幫你完成你的環保目標,但至少能讓你吸收到不一樣的想法。」養成樂於與人接觸的習慣,是林哲安給想為環境或社會做點什麼事的年輕人,一個簡單的建議。

稻米收成後營造出水鳥的棲息環境        圖/林哲安提供
稻米收成後營造出水鳥的棲息環境 圖/林哲安提供

確認自己想做的事 期望實務與理論結合

目標讓更多人瞭解生態、愛護生態,因而進入師大環教所,除了讓行動得到理論基礎,林哲安補充,還能學習教育領域的術語、實例方案等,這些多方的接觸,能讓自己日後和不同領域的人溝通時,能理解他人想法,同時增加自己觀點的說服力。

問及以學生身分從事實務工作是否感到吃力,林哲安表示,學生的確會比較辛苦,可能掌握資源不多、社會歷練也不足,但好處是學生身分很「好用」,因為社會上的人相信學生是天真無邪、滿腔熱血,參與環境保育不是為了私利,所以對推廣工作反而有利,同時認為學生有行動爆發力強、想法來得快的優點。

林哲安希望透過自身學生的案例,讓更多學生從紙上談兵變成實際行動,也很喜歡現在的感覺,雖然很多事物還沒學會,但大家都採取信任,看見了田董米對其他同學的正向刺激,讓他很高興。

 起初沒有回鄉務農的念頭,深入了解農業之後,林哲安卻覺得,回鄉務農、推廣,以及和社區做連結是很不錯且很重要的事,實際開始行動,就會對人生做不同的規劃,「或許以後我就回去了說不定,或許我就在那租一塊地來種也有可能,我覺得這都是隨著自己的經歷在改變。」

新南田董米    圖/林哲安提供
新南田董米 圖/林哲安提供

採訪撰稿/蔡士豪

編輯/林敬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