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大校方調漲延畢生雜費 未盡公平正義原則

【記者 黃信維特稿】在調漲延畢生雜費這件事上,師大校方究竟有沒有對學生負責,並且遵循公平正義原則,還是只是逕行通過決議,有諸多行政瑕疵及黑箱作業呢?

 

「黑箱作業,還我雜費!」因為不滿學校調漲延畢生雜費,學生認為行政程序黑箱不透明,所以今(9)日學生議會議長陳品瑄、學生會會長林偉強與約30名師大學生到教育部前抗議;抗議學生強調,校方做出決議前,並未徵詢學生意見、召開公聽會,向申評會申訴後,認定校方於程序上有瑕疵撤銷原決議,但是校方卻以「再議」為由拖延,也不核發申訴評議書,企圖以拖待變,自今年9月開始調漲延畢生雜費。

 

師大學生謝易呈表達訴求。 圖/黃信維攝
師大學生謝易澄表達訴求。 圖/黃信維攝

抗議學生也提到,教育部才是始作俑者,因為教育部在2012年11月發文全國各大專院校,說明「研議合理之研修(畢)生收費標準,以避免學生技術性研修(畢)而導致資源配置不公平情形」;教育部方面回應,各大專院校只要符合公開透明程序,可以適當收取雜費,有聽到今天學生訴求,也會盡快與學校做連繫了解。

 

目前在師大網站的財務公開專區上,還是顯示「本校目前未擬調漲學雜費」,但事實上加收延畢生雜費幾乎已成定局。圖/擷取自學校網站
目前在師大網站的財務公開專區上,還是顯示「本校目前未擬調漲學雜費」,但事實上加收延畢生雜費幾乎已成定局。圖/擷取自學校網站

 

 

調漲延畢生雜費決議是師大第110次校務會議投票決議通過,但是校方程序是不是真的符合公開透明?首先,雖然校務會議有學生代表參與其中,但是根據「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各項會議組織章程或設置辦法彙編」,參與學生代表只有13名,雖然可以參與開會和投票,人數卻只有全體會議人員之十分之一,對於事情的決議基本上沒有任何效果:而校方說此次事件不涉及「專科以上學校學雜費收取辦法」第7條學校調整學雜費收費基準,因為延畢生學雜費調漲不屬於全校性事務,但是本條文內容:一、資訊公開程序:學雜費使用情況、調整理由、計算方法、支用計畫( 包括調整後預計增加之學習資源),及研議過程之各項會議紀錄、學生意見與學校回應說明等資訊,應於研議期間公告。 二、研議公開程序:研議調整學雜費收費基準之校內決策方式、組成成員及研議過程均應公開;其成員應包括學生會等具代表性之學生代表, 並應舉辦向學生公開溝通說明會議及設置學生意見陳訴管道。 但是事情攸關學生權益,校方在處理時是不是本來就應該符合資訊公開、延議公開程序,而不是以非關全校學生來推辭。

 

 

「使用者付費」是原則,但是,就如同今天到教育部抗議的師大學生說到,學校情況特殊,很多同學因為要修習教育學程、雙主修,所以不得已才延畢,校方卻奉「技術性延畢」和「使用者付費」為圭臬,並未站在學生立場,在學生提出申訴時,卻又提出再議,甚至是置之不理,而種種行政程序上處理瑕疵,更是讓人看不到有與學生溝通誠意,反而是一意孤行。

 

 

另外,校方說不需要召開公聽會,但是,去年6月期間在校務會議前所舉行的教務座談會卻以傾聽學生聲音,來說明學生相關事務及研議延畢生調漲雜費事宜,卻未在事情做出特別告知,也沒有事先說明會議內容,就在後來的校務會議逕行通過;在學生議會發現學校處理調漲延畢生雜費上,有著各種行政瑕疵向申評會提出申訴後,校方又提出「再議」,要求申訴會重新審理此案,但是卻沒有在7天期限內期出再議,更不核發申訴評定書,讓教務處可以做出合適處分,現在更是已經拖過了要在兩個月內做出評議的期限,校方所做的處理方式,並無法讓人認同有符合行政程序。

 

 

師大校方諸如小禮堂爭議、校內工程多有延誤、宿舍年年整修、迅速清光學生綁在校園的反核黃絲帶,還有這次延畢生調漲雜費爭議,即便校方一再高呼是自由自治、妥善溝通的民主校園,一直以來,在種種行政程序疏失、資訊不公開、不與學生對話情況下,對比校方「誠正勤樸」校訓和立於文薈廳外的自由之鐘,只是顯得格外諷刺。

 

師大學生於教育部前,抗議校方黑箱調漲延畢生雜費。 圖/黃信維攝
師大學生於教育部前,抗議校方黑箱調漲延畢生雜費。 圖/黃信維攝
學生議會議長陳品瑄遞交訴願書。 圖/黃信維攝
學生議會議長陳品瑄遞交訴願書。 圖/黃信維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