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6期】變的形式與不變的責任——疫情之下的美術館

【記者林冠宏、林芙戎、許霈玟/報導】師大美術館 2016 年 7 月竣工,並於 2021 年 4 月底舉辦《啟蒙》展覽,回顧師大美術史與臺灣美術軌跡,然而 5 月初美術館受新冠疫情影響休館,轉向辦理線上展覽,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師大美術館籌備處副主任蘇瑤華與師大美術館助理員何沐恬針對疫情下師大美術館的趨向與未來規劃提出說明。

美術館身負教育責任 連結多元科系與環境

蘇瑤華強調不論是公共還是校內的美術館所皆為橋接的平台,她認為公共美術館應是「於當代社會中,針對關心的議題以藝術為媒介進行討論的平台」。至於大學裡建設的藝文館所,她認為其身負教育責任,但必須研發有別於一般教室情境的溝通與詮釋模式,讓每一個人在學習的時候,都有相異於日常取徑的機會,是相當重要的,是以美術館價值的體現並不限縮於本科領域的學生。何沐恬也補充,不同專業的學生之於美術館可有不同維度的研究面向,如科工學院的學生注重於館內氣流、聲響;化學系學生討論文物保存的相關技術;社教系的「代間共學」課程,師生與師大周邊鄰里長輩合作,一同參觀並為師大美術館的《啟蒙》展導覽,可以不同的專業視角剖析、運用美術館。

蘇瑤華提到師大美術館典藏是臺灣美術史非常特別的類項。以《啟蒙》展的理念為例,以往談及臺北高校的歷史多在校史館內,然而該展覽除了歷史文獻外,更回到「人」本身,受當時特殊的歷史背景影響,許多日籍教師在臺度過大半人生,進一步影響臺灣學生對於美術、文化的觀念,也作為臺灣與西方文化連接的橋樑,是推動臺灣美術史的重要因素。

此外,師大美術館也推行在地化的理念,積極與周邊環境連結,展場裝置也轉向親民化。如《啟蒙》展中展場設計放置水果軟雕塑,讓年幼的觀展者也能一同體驗藝術;《以樹為名》一展更是以師大周邊環境連結所發想的展覽,展期間亦廣邀校園周遭鄰里齊聚一堂領略藝術風情。

蘇瑤華積極講解「以樹為名」活動之照片。圖/林凱元攝

線上化促使反思改革 徜徉藝術不受時空限制

爬梳臺灣整體美術展覽發展脈絡,實體展的經驗已有三、四十年的積累,從早期多以文物維護的角度出發,到現今演變成以人為本;從如何與人連結,進而思考展示方向,讓展物與人的相處,從像是站在單向道相觀望,轉為有來往互動的交流道。就現況而言,實體展一大優勢是親臨現場與物共存的震撼感,但缺漏在於有時空之局限性,未必能一一細品展物。相較之下,展覽線上化除了能讓時間難以配合的觀眾有彈性的參觀時間,也能擴展展覽空間。

蘇瑤華和何沐恬皆提及,《啟蒙》展覽期間因有線上導覽說明美術系畢業生的留校作品典藏於館內,便接到美西的參展觀眾來信詢問是否有其父親的作品,並藉此辨認出原本列為「待考證作者」的作品,跨越時間與空間之限制。

受疫情影響,蘇瑤華表示:「今年臺灣線上展較接近於避難的狀態。」多數展覽轉為線上化,她認為並非是經縝密規劃而下的一步棋,而是館方受時勢所趨,在倉皇之下所做出的決定,蘇瑤華進一步說明,線上與實體展示平台具備不同環境條件,因此線上展並非僅是實體展的水平移植,線上化的背後,其實需要館方付諸更多心力規劃。她舉例,除了與藝術家交涉、考量導覽者在解說上的智慧財產權外,如何向觀眾推廣線上觀展以及線上的展示面向等因素,也需謹慎納入規劃,這實為館方慎重考慮後,為回應與藝術家的約定,守護觀眾在疫情期間的文化鑑賞權,而履行的承諾。

此外,蘇瑤華提及疫情也促進館方省思、檢討實體的展示策略。如藝術場館的存在本是借藝術形式喚起大眾對於議題的知覺,但為了完善維護展物,展間必須維持在低溫狀態,長期耗能,成為增加環境負擔的兇手。因此雖然起初線上展的出現,是為了讓民眾在疫情期間能不與藝術隔離,且目前線上的互動模式也還有待探索,綜觀而言,線上展除了可降低因展覽而生的耗能,還能弭除時地的限制,足見展覽線上化並不會隨疫情趨緩而停止發展。

當代美術館觸及的範圍不斷增廣,其所呈現的形式與內容已釀出新詮釋,也因此蘇瑤華提出美術館為一個複合性的存在,所有人都可以為美術館註下自己的定義,並期待透過新形式展覽拉近人們與藝術的距離。

學員專注聆聽蘇瑤華的解說。 圖/美術館籌備處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