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2期】雙語政策彰顯價值觀 語言所教授批定義不明

【記者楊紫葳、孫亦凡/報導】「我認為這是一個錯誤的政策。」政治大學語言學研究所教授何萬順直言,他反對行政院頒布的「2030雙語國家政策」白皮書,批判雙語政策和台灣人對於英語教育的迷思。

 

雙語定義含糊 尊英語輕本土語示迷思

提及「2030雙語國家」政策,何萬順反問:「雙語國家的地位是什麼?定義根本就不清楚。」他認為台灣目前是多語國家,若政策只限定「雙語」,其他語言該何去何從?此外,台灣多語國家的地位是依據《國家語言發展法》決定,故「雙語」除官方認定的英語外,另一個語言是華語、台語或客語,眾人無從判斷。

 

「在粗略的評估下,最錯誤的是價值觀。」何萬順擔憂,雙語政策可能培養雙語地位高於其他語言的錯誤價值觀。「我不告訴你,但是每個人都知道,這就是一種偏見。」他表示,沒有人出聲質疑雙語的定義,代表大眾早已將華語和英語放在首要位置,此種偏見也反應台灣人對本土文化和語言的自卑。

 

何萬順教授評論「2030雙語國家」政策。圖/楊紫葳攝

何萬順教授評論「2030雙語國家」政策。圖/楊紫葳攝

 

雙語教育無根據 校園缺乏考核體制

針對教育部預計選出四所大學試辦雙語教育,何萬順質疑,假設九成的博班課程要以全英語授課,那剩下一成是什麼語言?政府是要推雙語教育還是全英語教育?他指出,此政策並無衡量利與弊的機制,於學術理論和實務上也無相關研究輔證;同時,大學端也缺乏審查教師是否有資格以英語授課、學生是否有能力修習全英語課程的制度。何萬順認為,若學生在雙語政策下只有英語能力提升,但專業科目的吸收品質卻受影響,可能與教育初衷背道而馳。

 

借鑒須考量差異 雙語政策應務實

何萬順以為,部分人用香港和新加坡作為台灣雙語政策的範本是不妥的,此種對比是忽略兩地過去都曾是英國的殖民地,與台灣的歷史背景並不相同,如今的政策無疑是自我殖民的表現。「雙語政策不是一種崇洋媚外的表現,而是一種病徵。」何萬順強調,政府力推雙語政策,正反映出台灣人潛在的價值觀。

對此,他建議「2030雙語國家」應修正為「2030提升台灣競爭力政策」或「2030台灣英語友善環境」,以實事求是的態度將計畫內容明確化,而非用含混不清的說法無線上綱,方能使政策較符合台灣現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