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兒子是死刑犯》點出台灣死刑存廢難題

【記者林太龍/報導】上星期五(18)師大人文電影節放映電影《我的兒子是殺人犯》,影片內容介紹陳昱安,鄭捷等死刑犯,詮釋這些犯人的心境與成長背景,也呈現死刑犯的人權現況、社會大眾對死刑犯的態度等多項議題。會後討論片中所點出的死刑存廢議題,主辦單位邀請到台北市議員苗博雅,由其它案例進一步分析判決死刑的必要,也點出我國司法的問題。

 

 

死刑流程步驟繁瑣 定讞執行並不相同

主持人馮輝倫調查現場觀眾對死刑的看法,其中多數觀眾支持廢死,亦有反對者認為「一命賠一命」,也有人期盼死刑犯能夠捐贈器官,可對社會作出貢獻。

 

馮輝倫強調,死刑定讞與執行有差別,中間仍須進行相當程序。以徐自強為例,雖曾數次死刑定讞,經過長達21年的鍥而不捨,最後獲得無罪釋放,更顯現台灣現今死刑定讞至執行的調查需更為謹慎。然而,這些死刑犯也因此必須「遙遙無期」待在監獄內,也不像輕罪犯者仍能進工廠勞動,這些犯人甚至與家人也難以長期的聯繫。至於湯姆熊案的曾文欽,馮輝倫認為與其討論殺人犯性格兇惡,社會上的資源與態度更為關鍵,可避免後續悲劇的發生。

 

判死個案難被忽略 台灣司法仍待加強

苗博雅表示,本片呈現的難題,支持死刑者尤其更需關注,如國民法官之公正性,並舉出一些案例與判死標準,促進觀眾反思。

 

苗博雅說,並非每件殺人案件,其背後模式都如民眾想像單純。且死刑判定在我國法制中相當空泛,導致判決上常有誤差。她呼籲,台灣處理案件尚非足夠嚴謹,甚至部分死刑案還有不少癥結,甚至用不同話語詮釋同一案件便有不同結果。

 

最後苗博雅也強調,死刑議題難以在一個小時的演講中一語道盡,但仍呼籲大眾思考判決背後的意涵,審慎思考其合理性。

 

台北市議員苗博雅,與觀眾分析我國死刑的爭議點。圖/林太龍攝

北市議員苗博雅,與觀眾分析我國死刑的爭議點。圖/林太龍拍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