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1期】音樂伴隨治療 譜出心的樂章

【記者/許霈玟報導】近年以藝術媒材做為身心治療的方法越來越盛行,情緒無法訴諸文字的困境透過藝術表達而打破,造福許多有需求的人們。「表達性藝術治療」屬新興療法,大眾仍相當陌生,音樂治療師邱雯琪憑藉多年經驗,分享音樂治療的實行現況。

 

淺談音樂治療 以「人」為本

治療方式百百種,邱雯琪認為每個治療方式最不同的是切入角度,因此更能全面地進行治療。以心理層面為例,音樂治療以音樂語言互動,將無法訴諸文字的情感或跳脫我們認知的語言投射音樂當中。她解釋,當人在情緒混亂時,有時不知道如何去結構化與表達,因此音樂就成了很重要的媒介。藉由音樂建構情緒中的語言,或者利用音樂與情感共存,治療師以此協助並且陪伴個案探索自己的情緒與釐清事件的樣貌,邱雯琪形容此為「死角」是需要音樂去引導而出的。

 

多樣化的樂器隨個案需求選擇。圖/許霈玟攝

多樣化的樂器隨個案需求選擇。圖/許霈玟攝

 

談到音樂治療,人們可能認為有樂器或樂曲便能治療,邱雯琪坦言「不是特定工具就能產生特定效果」。音樂治療的基礎在於引導與互動,以及針對個案狀況改變治療方針,對於樂器及樂曲的選擇亦然。她舉例,如果個案皆須訓練上臂,若其中一個抓握能力不佳,此時可能先不會以鼓棒作為訓練樂器,改用樂曲引導肢體運動。

 

治療個案數量與花費時間也與個體需求息息相關,邱雯琪強調,治療有個人與團體的形式,即使有社交需求,團體中的衝突、挫折都可能是另一種傷害,必須先個別確認狀態、性格是否合適。治療時長也需要於前期了解個案狀況後才能確認,時長大多落在八週,過程中也有可能會發現需額外治療的部分。

 

音樂治療路上石子不斷 自我修復成關鍵

科班出生的邱雯琪,早早便決定成為音樂治療師,除了家人生病的緣故外,她也希望能善用喜愛的音樂有所貢獻。不過她補充,台灣目前雖無音樂治療師證照,但國外證照也並非只有音樂本科系學生才能申請,心理、特教及社工領域出身者都很常見,最重要的其實是對個案的敏感度。在學習音樂治療的途中難免有許多困難,例如求學時要面臨未曾接觸過的臨床心理學等知識,但最大的難處還是在治療中如何應對個案的瓶頸。邱雯琪坦承自己很幸運,每當她在一個個案中遇到挫折時,總會在其他個案看見曙光,或收到來自周遭人們的鼓勵及支持,讓她順利度過難關。

 

從個案情緒中脫身,邱雯琪承認還是需要自我修復,但因為工作的性質不會先選擇音樂治療,而是轉為其他藝術媒材。不過音樂治療師也必須學會在過程中整理自己的情緒,她鼓勵大眾自我修復時也能依照自己的狀態找到適合的方式。

 

音樂治療師邱雯琪與樂器教材。圖/許霈玟攝

 

音樂治療師邱雯琪與樂器教材。圖/許霈玟攝

 

不只有科學量化 演奏心裡的樂曲

值得關注的是,音樂治療的文獻中有許多質化的研究,有時科學無法詳細告知如痛覺等主觀的感受,即使數據顯示無礙,心理上有痛感時,就必須以經驗取向的治療方式彌補。若想多了解音樂治療,現今除了官方的「中華民國音樂應用推廣協會」外,也有許多治療師開設個人頁面,提供更多元的服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