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問成績得先說期末評鑑內容?談東亞系教師爭議一事

【文/東亞學系學生 許丞揚】

 

同為對邵老師108-1【中國大陸政經發展】提出申訴的同學之一,雖然我並非那五分之一被當掉的同學,但我對自己獲得的成績也感到怪異,因此在沒能與老師有正常與理性的談話後,和幾位被當掉的同學一同提出申訴。

 

108-2開學初,許多同學都很想與邵老師有公開理性的對談,一些系上教授願意提供協助,努力創造共同談話的機會。然邵老師起初以「期末評鑑受到羞辱」為由,不論是學生私底下請求抑或是其他系上師長欲召開的公正公開協調會議,都不願意說明成績評定相關事宜或修改成績,而後也用諸多理由推託。這樣的情形,是否邵老師有出於情緒的可能?

 

還記得我個人私底下與老師詢問成績事宜時,我竟然先被邵老師詢問:「你期末評鑑寫了什麼?」

 

原來,學生想要知道自己的作業、平時和期末成績,都需先雙手奉上期末評鑑內容,那麼,我們的學生權益到底如何受到保障?

 

又每個人對於成績的在意程度可能不同:有些人求不被當掉即可,也有些人為了獎學金、為了研究所推甄的成績積極努力著。對我而言,基於對自我未來規劃而在意成績,所以會希望知道評分的相關細節。

 

因為第一篇有關於邵老師【中國大陸政經發展】課程的投書,讓我在經過將近一年後,再度向時任申評會委員了解情形。該委員印象中,心得作業佔分30%,整個學期要交三次,交一次算8分(遲交、補交也是),只有少數心得寫特別好才會再加分。

 

至此,我才清楚該課程作業成績評定方式,然而便好奇想問:如此簡單明瞭、看似固定的評分標準,在課堂中、或是課後諸多同學詢問成績時,為何卻都無法直接的告知學生作業的評分標準?」

 

只能說,邵老師108-1【中國大陸政經發展】必修課的評分狀況,對系上許多同學絕對有舉足輕重的影響。這次的事件,相較其他同學而言,對我造成的影響略為輕微。但值得我們去思考的是:為何邵老師要以高傲的態度去面對學生單純想知道成績評定的心情?為何邵老師能要求學生說出匿名期末評鑑寫的內容進而作為交換?

 

同樣的問題,如果之後其他同學再次受到有疑慮的成績評比,進而影響到自身的交換規劃、畢業時程和推甄情形時,身為學生,我們是否真的只能自認倒楣?

 

對於邵老師在評分上出現疑慮,除了【中國大陸政經發展】課程同學們遇到的狀況外,也並非第一次耳聞。作為校園權力不對等的學生方,如果姑息每件事情,那只會讓自己的權益不斷被吞噬,因此,我站出來一同發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