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ro專欄】Nero 黃恭敏:多情之人

【文/Nero 黃恭敏】

 

傳說在世界北邊的盡頭處,居住著一群以雪為食的民族。雪並不能供給人類活下去的養份,因此也有人說他們是吃雪中的蟲子活下來的。

這民族有個習俗,那就是必須在成年以前生下小孩。生下的小孩會被送到山裡一座小村落裡,在那裡他們可以自行學會與人相處。

而就是在這樣一個村落裡,一個名叫阿隆的孩子誕生了。

阿隆八歲的時候才從小孩村落裡出來,這時她已經知道了自己是個怎樣的人,但是她並不知曉在這世上生存所需要知道的大部份的道理。

然而,在北邊的盡頭知道自己是誰就已經足夠活下去了,要不是因為她聽到的那個故事,她本來會在世界的盡頭渡過一生。

在她聽到的那則故事裡,富有同情心的公主只要幫助王子脫離詛咒,就能找到真愛。

於是阿隆離開北之盡頭,來到了東方一處名為夏之谷的地方。據說,夏之谷是座充滿名為「誠實」的詛咒的山谷。

故事就從阿隆踏上夏之谷的那天開始:

夏之谷裡恆綠如常,陽光灑滿了落下的綠葉。

踏入谷中的阿隆很快就被抓住,因為她沒有走進入夏之谷應該走的道路,而是自己亂走。

她被眾人送到了夏之谷監獄裡。在那裡,她遇見了她的王子。

王子是看守阿隆的人的兒子,名叫河托里。托里嚮往夏之谷外的世界,因此天天和阿隆聊天。

沒多久,阿隆從家鄉帶來的雪都吃完了。起先她只喝水,但隨著阿隆越來越虛弱,便也只能聽托里的吃起了夏之谷的食物。

托里的母親常常打他,因為他和夏之谷裡的其它人都不一樣。夏之谷裡的人嘴巴上最常掛著的一句話便是「我說話比較直接」,彷彿只要說出口的,便是真話。然而他們說出口的往往不是自己的話,而是大家都認為對的話。

夏之谷的詛咒也是這樣來的。在夏之谷裡父母打小孩天經地義,因為夏之谷的人認為現實就是這樣充滿詛咒,只有誠實的打小孩才能使他們認清現實。

沒有父母的阿隆為了拯救托里,於是把托里的母親殺害了。

「你不是人!」

托里嚇的一劍斬下了阿隆的右手臂。

 

斷了右手的阿隆逃離了夏之谷,但,正如同許多故事裡的主角,她並不願意放棄找尋那一生中的摯愛。於是她又輾轉來到了一座名叫秋的城市。

秋之城是座大城市,詛咒很多,王子也很多。阿隆一共遇到了三名王子,第一名王子名叫孤。

孤為了解除一種名叫「達成夢想」的詛咒,請阿隆把身上雪織成的衣服脫下,以高價在城裡的股市賣出。又請阿隆穿著女僕裝在城中心歌唱異國的曲調,直到大家都愛上了阿隆的身體,再把阿隆賣給第二名王子。

阿隆遇到的第二名王子名叫獨,獨身上中了一種名叫「嚮往自由」的詛咒,為了解除這種詛咒,獨必須娶一名不是本國的女子,然後隨著女子取得逃離秋之城的護照,搬到自由國度開始新生活。

獨一開始對阿隆很好,即使他根本不會說阿隆家鄉的語言,卻也總像是看著貓狗那樣溫柔的看著阿隆。然而獨很快的就從阿隆的口中得知她的家鄉除了雪之外什麼也沒有,既不像夢想中的國度也不自由,於是阿隆再一次的流落街頭。

第三名王子名叫人,中了一種叫作「正常」的詛咒。這種詛咒很奇特,在秋之城裡是被允許的,因為城裡幾乎所有人都中了這種詛咒,所以有時候「正常」也不被視為一種詛咒。

大家都宣稱自己是不得以才中這種詛咒的。許多人常說:「雖然中了這種詛咒,但大家都是這樣,這何嘗不也是一種簡簡單單的幸福呢?」

人,和城裡大多數的年輕人一樣,覺得這種詛咒好像不對,但也沒有必要去解開詛咒。會把街上流浪的阿隆撿回家,是因為他在阿隆身上感覺到了一點點「不正常」,因此覺得很新鮮。

人和阿隆快快樂樂的渡過了一段短短的日子,阿隆教會了人說家鄉的語言,並約定有一天會一起旅行到世界的盡頭。

直到有一天,人告訴阿隆自己要念書,以後要工作,所以不能陪阿隆去世界的盡頭了。

「為什麼要念書?」

「因為正常人都要念書…雖然這是一種詛咒。」

「不念書不能活下去嗎?」

「可以…但是大家都念書啊。」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阿隆因為先前遇見的王子們而被秋之城裡的人稱作浪婦,聽到傳聞的人因此害怕阿隆對自己的愛並不是誠實的愛。

「我只是想要一個正常、簡簡單單的人生!」

人對阿隆說,然後拿刀把阿隆的左手臂也砍斷了。

 

兩隻手都斷掉的阿隆跌進雪裡,舔舐著熟悉的雪,她才發現原來世上根本不存在著沒有蟲的雪。

春來時,阿隆笑出聲來。失去了雙手,她不再渴望去付出同情,或著得到他人的同情。她總算第一次回想起了近似「愛」的情感。

 

專欄作家介紹

 

 

 

 

 

Nero 黃恭敏,旅英作家。台北出生,住在倫敦,以中文寫作,以英文演電影

第一本長篇創作〈旅記〉,今年冬季預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