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Nero】黃恭敏《旅記》/琴─ No.5

【文/Nero 黃恭敏】

 

 冬季瀕臨尾聲時她回來了。再見到她,不知為何我們之間彷彿多了一道空氣牆。年輕的我甚至猜想是不是因為我膚色變黑的緣故,然而她什麼也不說,只是溫柔有禮的對待我,使我不知所措。

 學期開始後阿亞和她開始為春季發表會做準備,更加沒有時間陪我了。我們一個禮拜難得見上二三次面,就連我和阿亞每周固定的晚餐約會也延後了。

 當時的我依舊處在完全不在意課業成績的階段,寂寞如同一刻也靜不下來的猴子,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琴房與咖啡廳裡,只因為那樣便有可能和她偶遇,並在再次分別前說上幾句話。

 記得有一天晚上,我不知何故再度來到了音樂學院後頭的小山丘上。應該是剛聽完某場巡演至學校的鋼琴大師演奏會。我抬頭仰望,夜空中星星繁多,位在另一頭的琴房傳來了眾多音樂學生的練習聲,在那其中我清晰的分辨出了她的琴聲──蕭邦的幻想即興曲。覓著這份琴聲,我慢慢移動腳步,橫越山丘,找到了那傳來琴聲的窗口。

 位在三樓的小小窗口上看不見坐在鋼琴前的她,只有一片因為琴房的熾亮燈光而發黃的牆,可是我百分之一百確定那裡頭正在彈琴的人就是她。

 原來她就是在這樣一間房間與這樣一扇窗戶裡渡過童年、少年、青春、以及未來的時光的。我在那站了許久,直到春寒的靜寂將我包圍。

 那時我正為了要不要轉學到位在市中心的學校而苦惱,而她做為研究生也將在幾個月後畢業,焦急的我再也受不了這樣無聲的沉默。暴風雪稍停的那個禮拜,我問她願不願意周末和我去紐約。

 她答應了。

 去紐約的火車上我們之間沒有太多話可說,到了一片銀白的紐約市後我們依舊無語,直到我們碰上了一件宛如命中注定的怪事:

 當時我們並肩走在街上,一名男子從我們身旁經過,然後突然轉頭攔下她,問她是否能給幾塊美元。

 這種事我在旅途中屢見不鮮,只消無視對方的請求便可脫身。然而面對男子的請求她卻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不好意思隨我掉頭就走。

 「不好意思,沒錢。」

 僵持不下時,我對男子說。

 「我在和她說話,不是和你說話!」男子向我大吼。

 「和她說話就是和我說話!」我對男子吼道。

 男子走了,留下我們在雪中。當時白茫茫的天空,直讓我聯想起無限廣闊的一張白紙,在這張白紙上我和她能夠留下什麼樣的痕跡,而她的琴聲又是否能在這無限廣闊中傳達出去。

 如果為了後者而必須放棄前者,那我願意。

 從白色平原回到學校的接駁校車上她看起來很想睡,我傻傻的問她要不要靠在我的肩上睡,她回答不用了,卻接著告訴我,如果我想睡,可以靠在她的肩上。

 

(《旅記,琴》系列將於7月4日星期六完結)

 

 

 

 

 

作者介紹

Nero,黃恭敏。台北出生,住在倫敦,以中文寫作,以英文演電影。首部長篇作品出版,今年冬季預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