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期】消失的夏夜蛙鳴:台灣青蛙生態環境的重生之路

【記者李睿雅、林一方/報導】初夏已然到來,這個季節正是兩棲類活躍的時刻。台灣地處亞熱帶,氣候潮濕多雨,非常適合青蛙生存。但近十幾年來,因工業化及都市發展的影響,青蛙的棲息地受到大量破壞。這次師青專訪台灣兩棲類動物保育協會創會理事長楊懿如,一探青蛙環境保育在台灣的推廣歷程。

 

「青蛙也會痛!」 開啟保育之路

素有「青蛙皇后」美譽的楊懿如,在台灣青蛙生態保育扮演極重要的角色,投入青蛙學術研究已數十年的她,留下許多台灣青蛙研究的寶貴紀錄。在一次生態導覽活動中,楊懿如展示著手上抓到的青蛙,忽然有一位小朋友詢問她:「青蛙會不會很痛啊?」孩子真切的話語,提醒了她青蛙不只是一個研究個體,更是與我們共存在同一個環境中,有血有肉的生命,於後她開始致力推動青蛙保育,迄今已三十五年。而目前台灣現存共有三十六種青蛙,潮濕多雨的氣候有利於靠皮膚呼吸的青蛙生存,且台灣多樣的棲地環境,也造就各地多樣態的青蛙種類。不過,近年來因工業化、路面水泥化的現象,導致許多潮濕棲地消失影響青蛙生存,因此數量銳減。長輩童年記憶中雨天過後,滿地是青蛙的景象已不復見。

 

台北樹蛙。圖/楊懿如提供

台北樹蛙。圖/楊懿如提供

 

盼民眾提升環境知能 給青蛙一個舒服的家

「棲地保護好了,青蛙就會回來!」楊懿如語帶期盼地說道,她提出保育青蛙最好的方法,即是將棲地恢復為青蛙適合生存的環境,只要有水和植物的遮蔽,青蛙自然就會回歸。近年來社會上大量提倡保育、護生觀念,使人人心中多少具環境保育意識。但有些民眾沒有顧及生態系統而大量野放,像是購買市面販售的美洲牛蛙再野放;台南市議會議長於五月中旬將200隻虎皮蛙放在議院前的荷花池,希望能重現童年景況,卻沒有考慮虎皮蛙是否適應荷花池狹小生活環境,及放養可能造成的基因汙染問題。而前述提到的美洲牛蛙是溫帶生物,與台灣環境不符,隨意放生只是造成另類的生態破壞。大家都希望自己的作為能夠幫助動物,但錯誤的觀念不僅無法助益,還可能促成另一種傷害。因此楊懿如一再呼籲,影響青蛙最大的生存條件是棲地,盼大家能具備正確的環境先備知識,將棲地保育做好,青蛙復育的成功之路便指日可待。

 

澤蛙。圖/楊懿如提供

澤蛙。圖/楊懿如提供

 

強大外來種「斑腿樹蛙」入侵

 自2006年隨著園藝產業進入台灣的斑腿樹蛙,轉眼十幾年已建立龐大族群,強烈威脅台灣本土青蛙。因斑腿樹蛙所需的環境較為單一,故適合生存於現今多為人造的環境,像是公園、園藝場所等。其實民眾在戶外看到的青蛙多是斑腿樹蛙,他們快速建立的族群與台灣原生種相互競爭環境資源,致使台灣原生種青蛙面臨困境。楊懿如表示,近期許多科學家用外力方式去除班腿樹蛙,希望能減少其對台灣生態帶來的強大衝擊,但是斑腿樹蛙繁殖力驚人,可能不是短期內能夠解決的問題。

 

楊懿如進行野外調查。圖/楊懿如提供

楊懿如進行野外調查。圖/楊懿如提供

 

成為公民科學家 攜手保護台灣生態

公民科學家是台灣保育非常重要的助手,由公民擔任,全台灣約有60多個團隊、600位公民科學家於各地支援,長期致力於外地調查工作。目前有線上和實體的培訓課程,民眾可以進入相關環境資訊網站加入培訓,課程結束後便可進入台灣兩棲類保育網站申請加入會員,以及野外調查的行列。實體課程則是和TNRS(台灣兩棲戰鬥偵蒐營)志工團隊合作,在7、8月份舉辦三天兩夜的營隊活動認識台灣蛙類特徵,經過培訓後他們鼓勵志工加入團隊做調查。

 

若蛙類面臨棲地破壞,後續惡化的速度非常快,像是人們欲把私有地內的池塘填滿,這樣對於蛙類的生存是非常不利的,若藉由志工監測的力量,即能及時處理相關問題。楊懿如坦言,蛙類保育大多是預防問題的發生,避免當傷害來臨才來彌補挽救。然而保育並不是一個人就可以完成,需要大家幫忙及長期投入,才能使整個保育更加完善。若您有機會不妨與「青蛙皇后」一起探索青蛙世界,讓環境保育不再是老生常談的口號,而是能夠具體實踐的行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