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期】「包裝」日常引導思考 不失浪漫的法普之路

【記者孫亦凡、董昱妤/報導】你覺得法律艱澀難懂嗎?法條術語好像外星文?看到不合理的判決滿肚子怨氣卻說不清楚嗎?現在台灣社會正有一群人,想把法律用「白話文」說給你聽!

 

法律白話文運動(以下簡稱「法白」)起源於當年為服貿議題製作懶人包的一群法律人。在太陽花學運落幕後,決定持續科普法律,用淺白的語言解釋令人費解的法律。六年多過去了,從最初的「共筆部落格」平台,至今擴展到以商業公司模式經營。

 

學術思考須轉彎 結合時事法律更親民

「最大的困難是,身為一個法律人,既有的溝通模式必須改變。」談起將法律用白話解說的難處,社群總編劉珞亦認為,得先突破固有學術訓練的思維。法律人習慣完整闡述法律背後的概念和爭議,但一般民眾不想、也沒辦法知道那麼多,若要讓大眾接受,就必須試著萃取出最精煉的內容。

 

「我們做的比較多是『包裝』這件事。」劉珞亦分享,法白會以故事、歷史事件、甚至時事包裝法律,秉持著「嚴肅的事情簡單說,簡單的事情嚴肅說」原則,勾起大眾深入探討的興趣。例如脫口秀演員博恩模仿親中藝人劉樂妍MV,以及近期因Youtuber爆紅的「羅馬競技生死鬥」,就可連結到著作權法以及運動場上的「自甘風險」理論。這些複雜的概念其實也能很親民。

社群總編劉珞亦(右)和業務經理徐書磊(左)。圖/董昱妤攝

社群總編劉珞亦(右)和業務經理徐書磊(左)。圖/董昱妤攝

 

業界學界質疑不斷 累積能量實力應戰

寫「法普文章」會不會招來學界或法界專業度的質疑呢?業務經理徐書磊和劉珞亦毫不猶豫的回答:「非常多!」。在專業法律人眼中,這群人中最資深的不過是執業三年的法界「菜雞」們,「憑什麼」成為全台最大的法律媒體?因此糾錯或筆戰的情況不在少數。徐書磊無奈地說:「最常批評我們的就是學法律的。」回憶起法白首次出書,還是研究生的他興高采烈地與指導教授分享,教授卻不以為意,直到該書九刷時,教授表示希望他能跟學弟妹分享經驗,可說是獲得肯定。另外,徐書磊見證法白臉書專頁的粉絲數從剛加入時的五萬,成長到十二萬,他欣慰地說:「我們有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情。」

法白臉書累積至十二萬粉絲,受眾以年輕讀者居多。圖/截取自網路

法白臉書累積至十二萬粉絲,受眾以年輕讀者居多。圖/截取自網路

 

正義的想像因人而異

對於動輒喊出「亂世用重典」、「唯一死刑」的「法盲」現象,法白認為,因為人民對法律有所期待。劉珞亦指出:「他們只是對法律不懂,但是他內心對法律有正義的渴望,當法律的建構不符合他的渴望時,他提出來的批評就會被認為是法盲。」每個人對正義的想像、法律知識都不一樣,「這不就是法律白話文存在的意義嗎?」

 

法盲暴露出的訊息是:他不夠尊重專業。但其實在每個工作領域皆存在,只是法律包含人民對正義的渴望,導致眾人較容易草率發言,法白認為在所難免。而改變可能正在發生,只是不易觀察。「如果他(民眾)看了法白的文章,而轉為不批評了,我們看不到,因為他就不會留言了。」劉珞亦相信,法白的努力是有成效的。他以曾嫉惡如仇的母親為例,母親看了法白的文章和書籍後,如今對凶殺案不敢斷言,「死刑好複雜,我不要輕易下判斷」。他認為這就是思想的進步:「她了解到這件事情很複雜,她拒絕這樣做(不了解就輕易批評)。」

 

人民法律相輔相成 現在進行式的社會教育 

「法律是保護懂法律的人。」然而徐書磊認為,這句話沒說完的是:「每個人都應該要成為懂法律的人。」從學生轉為社會人,為了建立品牌形象,法白團隊從行銷、設計、網站架設、社群經營皆是自學,近期他們開啟了49元小額贊助制,希望能為公司吃緊的財務稍稍解渴。新書《臺灣法曆──法律歷史上的今天》也已出版,靠著內心的熱情產出一篇篇好文章,期待有朝一日台灣人民能真正了解法律,也被法律照顧,這便是法白在法普路上最浪漫的堅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