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8期】文資「天堂路」:從臺靜農故居看台灣文資保存

【記者陳楚臻、李睿雅、林一方/報導】坐落在溫州街的臺靜農故居,有別於其他台大宿舍群,屋瓦種類及建築風格獨樹一幟,但卻於今年一月傳出拆遷的噩耗。如何在官方已決議拆除的情勢下挽回歷史老屋?成為目前文資人士們努力的目標。

 

臺靜農故居屋體。圖/蕭文杰提供

臺靜農故居屋體。圖/蕭文杰提供

 

延續椰風計畫精神 力保古蹟文化氛圍

台大於今年1月釋出臺靜農故居的招標公告,許多在地的文史研究者十分清楚其富含的歷史文化,但此建築卻在50年公有建築評估中,被判定沒有文化資產價值,搶救計畫也因而展開。受訪者蕭文杰先生表示,有關台大的文史搶救計畫早在2002年「椰風計畫」便已開始, 當時台大把校園附近很多日式老建築改建成大樓,草率的處理過程加上對歷史背景不了解的情況下,文資人士來不及也無法判定它們的文化價值。此外,蕭文杰嚴肅說道:「文化資產不會只是一個老房子的保存,它也是一個空間氛圍的保存。」一棟建築或景觀會隨著時代演變而產生不同的價值和論述,保留便是後代為先人留下的文化精神和風貌。其中,不論是古蹟建築群或其包含的綠地,氛圍感都是非常重要的元素,這也是各項文資運動發起的原因。

 

保留巴瓦裝飾 展現歷史風貌

臺靜農故居及其他日式宿舍群,是日治時期台北帝大的教授集資買地,使用都市計畫手法,規劃街道及興建單棟日式建築造就的群落。因其屋體是教師自行籌錢買地、聘請建築師設計,因此從建築樣式看來不同於一般日式宿舍群,呈現出和洋折衷的形式。而宿舍群中,臺靜農故居的特色在於屋瓦,其鬼瓦(日本傳統建築屋頂的裝飾瓦片,位於屋脊尾端)類似巴瓦(日本瓦的樣式)的建構,在溫州街宿舍群落中較少見,而建築用的黑瓦(日本傳統建築屋頂用瓦)也只在早期大量保留,台灣現今並無留存相關技術,也沒有相對應的窯製作,因此臺靜農故居的保存便更加可貴。

 

文資大會草率決斷 故居應回歸學術使用

蕭文杰表示,台大「椰風計畫」被社會大眾要求提出檢討。當時台大城鄉所老師夏鑄九提出相關報告,呈現臺靜農故居的高度文資價值,建議予以保留。但是二十多年後的文資會議中,其卻因結構不完整、老舊而必須拆除。蕭文杰嚴肅地反問:「這在專業論述上出現了矛盾,為什麼過去有價值而現今沒有價值 ?」他補充道,台北市文資委員不熟悉建築物本身的歷史脈絡,直接根據五十年公有建築評估判定故居零價值,如此草率的行動不只發生在這次事件,先前殷海光及俞大維故居也發生類似情形,可見台灣文資保存的高度困難。

 

抗議現場文資人士反對故居拆遷。圖/蕭文杰提供

抗議現場文資人士反對故居拆遷。圖/蕭文杰提供

 

關於此案的處理情形,蕭文杰表示目前仍處在列冊階段,半年內必須要辦理審議。因資料龐大,台北市文化局必須依照文化部規定,選擇再持續列冊或是進入大會,但因資料豐富明確,沒有持續列冊的理由,半年不到便可以進入大會審議。而關於臺靜農故居修繕完後的可能用途,蕭文杰認為回歸台大使用較佳,變成開放或講座空間提供演講、導覽等服務。另外,也可提供客座教授或學者暫住,較不理想狀況為變成營利用途的餐廳,這會使文化資產的保存中心偏移。

 

大會黑箱作業 審議問題嚴峻

蕭文杰語重心長地說:「台灣每一個文資保存都是血淚史。」國內普遍的文化資產審議過程不夠公開透明,黑箱作業十分容易。此外,民間人士與公部門取得檔案並不對等,有心人想要守護時無法獲得相關資料參考。文化資產看似是將過去具代表性事物保存及再現的工程,但其實更關注的是未來,過去人們對文化資產保留較沒有認知,多將眼光放在拆遷後所得的利益,流於官府的操弄,許多有價值的文化資產便毀於一旦。

 

對於文化資產的保存,蕭文傑對此提出建議,首先需明確了解切入角度(文化資產重現方向),應以公共利益為考量而非個人,角度不同後續發展也會不一樣,而這些論述必須被在地或公民團體所呈現。而文資審議的透明化也至關重要,如何促使地方政府更加重視文資保存的正當性,而不是聘用配合縣市首長施政的文資委員,在大會上提出個人或情緒化言詞影響文化資產的去留。以上皆是當今台灣需要正視並解決的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