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7期】尊重生命及生育自主權 現行「二十四週」已達平衡

【記者陳冠恩、廖郁菁/報導】《心跳法案》論戰中,除了討論人權以及法律問題,醫療就診也事關重大,此文將透過婦產科醫師潘恒新的解說,帶領讀者了解此二者於醫學上的差異與比較。

 

醫療現場具不確定性 法律不該只為多數服務

潘恒新表示提案人應是立意良善,但畢竟非醫療人員出身不清楚孕婦相關疾病,以及篩檢需花費較長時間追蹤,例如「肺動脈高血壓」可能造成孕婦全身缺氧,危及胎兒,「可是肺動脈高血壓要在二十幾週才能知道。」潘恒新直言,如若遇到上述情況卻礙於「妊娠八週」限制不能引產,不只孕婦的生命受到威脅,肺部還未成熟,無法脫離母體存活的胎兒也將性命不保。同時,他也強調醫療並非只有「Yes or No」,還需考慮其「不確定性」,縱使特殊情況的孕婦為少數,法律也不該忽略她們的權利,否則《優生保健法》將形同虛設。

 

母體應有兩項「自主權」 具心跳與呼吸始稱「人」

「我們考量的其實是媽媽的生命危險。」除了孕婦的「生存權」,潘恒新亦認為須尊重孕婦之「生育自主權」,一般孕婦大約於第五週確認懷孕,若迫使其必須在未來三週內決定胎兒的去留恐造成壓力。況且「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若未來超過期限便不能於正規醫療機構實施人流,勢必會使有需求的孕婦改尋求「密醫」協助,反而增加風險。「其實二十四週是醫學上的考量。」潘恒新指出,「二十四週」為大數據統計的結果,成長超過此期限的胎兒始可獨立呼吸,甚至得離開母體,存活率較高,故以醫學角度確實可視其為「人」;二十四週以下僅有心跳博動卻無法獨立呼吸,還需仰賴母體存活的「胎兒」,母體應當有掌控是否生育的「自主權」。

 

新光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潘恆新。圖/廖郁菁攝

新光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潘恆新。圖/廖郁菁攝

 

施政方項決定生育率 社福及出養體系待完善

提及公投提案方宣稱「墮胎造成生育率下降」、「以收出養系統取代墮胎」並援引外國經驗的論點。潘恒新反駁前者應該非「不想生」而是「養不起」;後者則應區分清楚「出養」的類型,父母無經濟能力、胎兒有缺陷、父母無意願扶養等多種情形應有不同的處理方式。然而,臺灣未成熟之收出養體系無法負荷上述複雜的運作。「國家的政策很重要!」潘恒新重申,若國家政策足夠完備,父母無需顧慮扶養花費及胎兒健康,樂意多生養子女自然樂見其成,但事實是臺灣當前的基礎社會福利建設還未完善,不論是急著「越級」引進他國的作法,或想藉宗教之名「冠冕堂皇」的侵害孕婦的自主權,潘恒新認為都是不可取的行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