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7期】「錯置」個人主權與公權力 憂「人權」公投徒勞無功

【記者杞欣庭/報導】「人權是否可以公投?」自去年同婚公投引起熱議,近日宗教團體提出《心跳法案》的公投提案,更使各界再度針對「公投標準」進行討論。胎兒是否應該擁有「人權」?女性的身體自主權又如何與其平衡呢?

 

生育權應為個人隱私 權力區分需待釋憲

「生育的權利該由誰來做決定」是《心跳法案》爭議的核心。此次《心跳法案》的公投提案全名為「限縮人工流產必須在懷孕八週內施行」,意在將當前《優生保健法》規定合法實施人工流產的24週期限縮短至8週。目前台灣在「墮胎」議題尚未有相關的「釋憲案」,因此面對各界質疑的聲浪,公領系教授林佳範引用美國的法理回應:美國將墮胎的問題歸在隱私權(right to privacy) 之下,認為女性要終止妊娠與否,係屬於個人隱私的範疇,胎兒尚未出生即不涉及「人權」,在法律上還未擁有「人」的地位,因此國家公權力不應予以介入。而針對提案方舉出美國四州通過限縮人工流產週次的相關州法,林佳範表示未來勢必有人會挑戰州法訂定的界線,故最終仍得交付聯邦法院「釋憲」,進行最終的裁定。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副教授林佳範。圖取自紅樓之聲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副教授林佳範。圖取自紅樓之聲

 

信仰並非理由 國家介入更加美好?

「支持出養,反對墮胎。」《心跳法案》提案人彭迦智在聽證會上高喊口號,主張即使女性是在非自願的情況下受孕,仍應該將孩子生下,若真有扶養困難,未來可尋求國家的收出養體系協助,而非選擇墮胎這樣的殺嬰行為。

 

對此,林佳範指出,從法律觀點來看,這是「個人決定權」與「國家公權力介入」的一種錯置。首先,在嬰兒離開母體之前都只是「胎」,以「殺嬰」一詞來替代「終止妊娠」恐會引起民眾誤解,同時也會侷限議題討論;再者,無論台灣現行的收出養體制是否完善,決定生育與否本是個人的責任,提案方卻將之轉換由國家系統承擔,不僅造成權力錯置,更重要的是可能會對孩子的成長產生影響。

 

「為什麼我們要允許只是有些人信仰的理由,讓社會製造這麼多不幸呢?」林佳範直言,每個人都希望能獲得健全幸福的家庭,孩子在不幸的狀況下誕生,其實很容易受到傷害,這是國家收出養機制再健全也無法彌補的情感。

 

公投提案「形式審」 違背人權結果恐耗資源

自從修正公投法後,目前台灣的法律針對所有的公投提案僅止於「形式審」,因此按現況而言,《心跳法案》的公投提案只要符合形式審查條件即可成立。換句話說,中央選舉委員會(簡稱中選會)執行時存有疑慮,可提出大法官釋憲,但具爭議的是,中選會能審查公投內容嗎?台灣社會尚有不同的聲音。然而若中選會無事先針對人權提案採取行動,等到公投結果有違人權,相關單位執法時仍會提出釋憲,甚至回到原點,過程中龐大的人事支出及消耗難以估算,林佳範憂心將致使社會資源的浪費。

 

「其實照現行的法令啊,我覺得就已經有達到那個平衡。」林佳範認為台灣現行的法律制度已經在「母體」與「胎兒」的權利之間取得良好平衡,同時公投議題的討論本應經由全民參與和長期辯證,非僅聽取片面之詞,否則有違民主國家的價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