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驕傲大聯盟》展弱勢結合力量 鄭宇廉深入解析同志史

【記者/廖郁菁報導】同志族群與左派運動看似毫無關聯,在1984年的英國,兩者卻因政府的強硬政策而凝聚。師大人文電影節於13日播放電影《驕傲大聯盟》,講述兩個天壤之別的弱勢族群如何透過聯合抗議,為自身權利挺身而出。

 

「不要只支持同志而忽略其他弱勢團體。」片中的同志族群領導者馬克如此呼籲。在「愛滋病」一詞還未誕生的年代,同性戀者依然被人群排斥、唾棄,然而當政府無預警關閉數座礦坑時,他們毅然決然挺身支持礦工權益。他們組成了「同志支持礦工聯盟」(英文簡稱LGSM),以實際行動幫助南威爾斯的礦工工會。礦工們從起初對同志的不理解與懷疑,最後轉為接納與交好,也反映了馬克在片頭的登高一呼。儘管這場抗爭運動無疾而終,礦工族群與同志族群卻自此結下良緣;在電影之外,英國工黨後來也因為礦工工會,通過全黨支持LGBT權益的決議。

 

電影劇照。圖/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電影劇照。圖/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會後座談由臺大性別工作坊前負責人鄭宇廉擔任與談人,講題聚焦片中關於同志族群的情節。他解釋,中國文化中自古即有描述同性伴侶的詞彙,然而字義多以「不含生殖功能的性」為主,並未涉入任何情感。而同志族群真正被汙名化,是從1985年臺灣愛滋病例的出現開始。「當時政府為了管控方便,產生了非預期的後果。」鄭宇廉認為,1980年代政府錯將「同性戀」納入愛滋病論述中,從而導致影響至今的錯誤連結。

 

鄭宇廉表示,1980年代政府錯將「同性戀」納入愛滋病論述中,導致影響至今的同志汙名化。圖/廖郁菁攝

鄭宇廉表示,1980年代政府錯將「同性戀」納入愛滋病論述中,導致影響至今的同志汙名化。圖/廖郁菁攝

 

「同志」一詞在不同情境下會轉變為多種意義,鄭宇廉也針對語彙使用的主題提出看法。「語言的使用其實是社會結構下的權力關係。」他比較20世紀國共兩黨軍中都互稱「同志」,到今日演變為非主流性向者的代稱,語言的演變正表徵了權力的迭起。除了詞彙外,他也討論近年來同志族群的分化,「區別更多更小的群體會不會導致分裂?」鄭宇廉表示,性向實然是光譜式的,舊有的異同二分法卻在語言上成為對立的兩端。然而更加細分對群體而言也並非全然正面,仍需要更全面溝通方能解決困境。

 

對於片中諸多名詞與情節上的疑問,鄭宇廉亦一一提出自己的看法與觀眾分享。圖/廖郁菁攝

對於片中諸多名詞與情節上的疑問,鄭宇廉亦一一提出自己的看法與觀眾分享。圖/廖郁菁攝

 

儘管電影因技術問題未能播映完畢,透過鄭宇廉的分享,也稍能窺見1980年代弱勢族群結合下令人動容的一面。他也警惕:「可能一個被壓迫者同時也是壓迫別人的人」鄭宇廉期許社會大眾能看見一個人的多重身分與異質性,才能避免落入壓迫弱勢的窠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