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綠皮書》揭美種族對立歷史 許景順:開啟對話,卻仍存刻板印象

【記者廖郁菁/報導】你或許了解美國1960年代種族對立的歷史,但你知道多嚴重嗎?師大人文電影節於4日播出2019年奧斯卡最佳影片獎《幸福綠皮書》,以詼諧手法展現種族對立的殘酷,帶領觀眾一同深思。

 

「成為天才是不夠的,改變人們的想法更需要勇氣。」男主角之一薛利博士是位著名的黑人音樂家,在種族隔離意識盛行的1960年代,他主動要求深入歧視尤其根深蒂固的美國南部展開巡迴演出,為了保障安全,他聘用了另一男主角──「大嘴」東尼為司機。東尼一如其他白人,對有色人種多有偏見,但在這場巡迴之旅中,兩人共同遭遇的困境顛覆他的刻板印象。

 

映後座談邀請到曾發表負評的英語系講師許景順,儘管該片奪得奧斯卡存在諸多爭議,但他相信這仍是一個適合開啟對話的開端,「對話只是開頭,有對話是因為我們希望能有所改變。」許景順期盼觀眾亦能主動踏出改變的步伐,真正開啟對話的歷程。

DSC_6688

許景順相信《幸福綠皮書》是一個適合開啟對話的開端。圖/廖郁菁攝

 

針對該片爭議,許景順表示以喜劇手法拍攝深度議題本就不易,但仍應適當區分嚴謹與詼諧的情節,否則對於角色的安排、白人英雄拯救黑人困境等環節,容易落入刻板印象的窠臼,也缺少對議題的反思。片中亦出現不少種族玩笑,卻未深入探究其脈絡,許景順認為電影過度輕描淡寫,忽略歷史創傷難以解決的事實。他以飾演東尼的維果.莫天森於電影座談中的失言為例,「如果我沒有冒犯你的意思,講『黑鬼』也沒關係。」當時引來臺下觀眾一片噓聲。

 

「我不夠黑、也不夠白、更不夠男人,那你告訴我,我算什麼?」電影中後段迎來高潮,薛利博士與東尼因價值觀差異大吵一架。薛立博士長期生活在孤寂當中,因菁英地位不被黑人接納,又因膚色遭白人排斥,性向更被全世界排擠。許景順指出,電影很明顯存有「標籤化」的分類疑慮,但我們必然屬於某個族群嗎?「如果每個人都顯示自己的文化,反而是框架。」他解釋不少情節都浮現價值觀問題,甚至將黑人貼上「愛吃炸雞」的標籤,過於媚俗,「美國的大眾文化多是反菁英的」,慨歎電影為了票房仍做出不少妥協與迎合。

 

「要保持懷疑。」許景順語重心長地告誡。這部片的編劇由真正「東尼」的兒子擔任,情節也多憑東尼的片面之詞拍攝,所謂「真人真事改編」可能與事實相差甚遠。他提醒我們必須抱持懷疑,也絕不能因電影的圓滿結局,從此相信社會上再無歧視存在,畢竟個人擁有這樣的認知難以轉換為社會上的普遍尊重,仍須持續致力於改善族群間的歧見。

FB_IMG_1575534743059

《幸福綠皮書》以詼諧手法展現種族對立的殘酷。圖/人文電影節提供

 

(核稿編輯/吳芝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