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6期】都市叢林獨特風景:黑冠麻鷺的日常與困境 

【記者林一方/報導】在校園中行走的你是否曾留意到草地上「不動如山」的身影?沒錯,牠就是你我既熟悉也陌生的大笨鳥——黑冠麻鷺。近十幾年來,黑冠麻鷺數量在都會區大幅攀升,人們開始關注牠的生活樣態及其對環境的影響。但往往媒體傳播的新聞具誤導民眾的疑慮,現在就讓我們好好認識這個都會區的新移民吧!

 

進食種類多元  「扭動脖子」方便吞食蚯蚓?

黑冠麻鷺目前分布於台灣低海拔闊葉林帶、都市公園及校園綠地。繁殖高峰期為每年3月至9月,一次產卵數大約二到四顆。相較都市鳥類,身形偏大的黑冠麻鷺獵食種類包羅萬象,舉凡常見的蚯蚓、蝸牛、蟾蜍,甚至體積較大的麻雀、蛇類,以及各式鞘翅目昆蟲(例如:甲蟲和天牛)、蟲蛋都是牠的取食範圍。而民眾常見牠在綠地上扭動脖子的趣味畫面是因為方便推進食物嗎?台大森林系野生動物研究室(黑冠麻鷺故事館)助理陳韋廷表示:「黑冠麻鷺扭動脖子和牠進食好像沒什麼關連,不管是進食後或進食前都會扭動脖子。」他也提及其他相關假說「方便吞食蚯蚓」,從解剖觀念來看,黑冠麻鷺的食道為S型會繞到脖子後面,所以藉由扭動的過程或許能讓食物較好往下推進;也有人認為可能是擬態,假裝自己是木頭或樹幹;甚至也有人認為可能只是沒有意義的扭動,如同有些人會有抖腳或翹腳的習慣一樣。但是這些說法目前都還沒有科學證實,故對於扭動脖子一聞,仍容許大家有諸多的想像空間。

 

黑冠麻鷺常被大家稱為「怪鳥」或「大笨鳥」。圖/黃郁晴攝

黑冠麻鷺常被大家稱為「怪鳥」或「大笨鳥」。圖/黃郁晴攝

 

都會區個體數量增加 有心人士妄加揣測

因近年來黑冠麻鷺在都會區的個體數量明顯成長,有心人士注意到此現象便自行觀察、推論甚至散播沒有科學根據的說法,造成某些民眾對黑冠麻鷺有偏頗的認知和印象。對此生態疑慮,陳韋廷表示:「其未有系統性的調查研究,即擅自臆測黑冠麻鷺造成蚯蚓減少,可能缺乏立足點。因為並未先有蚯蚓的數量普查,所以難以知道現在的蚯蚓數量是變多或減少,且黑冠麻鷺食性多元,也未專一捕食蚯蚓。」如上述所說,黑冠麻鷺也會捕食蜥蜴、小型蛇類、蟾蜍等動物,也曾有民眾目擊其捕食麻雀。有心人士若只納入獵捕蚯蚓而妄加推測因果關係,誤導沒有專業知識背景的大眾,是否過於武斷和主觀?相信答案自有分曉。

 

黑冠麻鷺成長示意圖。圖/台大森林系野生動物研究室提供

黑冠麻鷺成長示意圖。圖/台大森林系野生動物研究室提供

 

都會生活不易 常遭人為惡意攻擊

黑冠麻鷺的都會生活並不如人類一樣繁華多彩,牠們時常面臨生存的危機和各式各樣自然與人為的叨擾,像是颱風天修剪樹木導致築巢地點減少,或者都市樹木強度較弱,風災期間容易使鳥巢掉落;人為攻擊的案例也不在少數,例如民眾自製火藥吹箭射殺黑冠麻鷺使其當場死亡;貓狗攻擊案件數也頗為可觀,常常發生黑冠麻鷺被咬到跛腳或翅膀斷裂、骨折。受傷的黑冠麻鷺則會依嚴重程度進行急救,若即時發現仍有很高的機率能被醫治;反之,如粉碎性骨折或腳整體翻轉扭傷等嚴重情形,加上無人醫治,慢慢變形致使無法走路的案例也十分常見。因此宣導相關保育知識和即時處理鳥類救傷等任務顯得愈發重要且急迫。

 

難以突破的同溫層 盼仰賴基礎教育的建立

對於黑冠麻鷺及其他鳥類的保育,陳韋廷語重心長說道:「很大的問題是,就算辦相關活動推廣,會來參加的民眾永遠是那些人。」難以跨出同溫層的困境,讓他認為最重要的仍是「教育」,若能完善實施學習階段的生命教育,讓民眾培養良好的環境素養,後續的人為問題將大大減少。因此研究室常與諸多組織合作,舉辦鳥類相關講座與活動,如10月19、20號關渡「國際賞鳥博覽會」,黑冠麻鷺故事館便會到場擺攤。藉由一系列的活動舉辦,期望能吸引更多民眾關注,間接使人為傷害降到最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