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利與私利碰撞 樂生的人權抗爭之路

【記者蔡耀瀧/報導】樂生療養院,一個曾經令人畏懼,日治時期開始收容漢生(痲瘋)病患的地方。但幾十年後,當初被強制隔離、以院為家的樂生院民卻被政府要求拆遷,為的是興建台北捷運新莊機廠。日後,一場場自發性的抗爭歷程,便就此展開……

 

樂生院緣起 不公平的待遇

應邀前來的青年樂生聯盟(以下簡稱樂青)成員表示,樂生療養院位處三不管地帶,夾於龜山、樹林與新莊之間。不僅地理位置邊緣,連帶日治時期居住在此的病患也受到不人道的對待與歧視。而早年的醫療技術普遍不發達,因此多數人民對於這種罕見疾病心生恐懼。戰後政府雖取消隔離制度,居住於樂生院的病患逐漸被釋出,然而離鄉已久的他們卻面臨無家可歸的窘境。

1

主講人介紹樂生院院址。 圖/蔡耀瀧攝

 

惡夢的開端 公權力壓制弱勢

自1994年起,捷運新莊機廠的籌備便將目標對準樂生院,打算以拆遷院區的方式促成捷運的完整。主講人提到,許多院民在15、16歲時住進這裡,一待就是60、70歲,因此當政府強迫拆除時,早已把樂生當成家的他們實在難以接受搬遷的事實。遺憾的是,政府多次以公權力強制介入,而文建會與台北縣政府互踢皮球互推職責,樂生院這棟被認為極有可能入選世界遺產的古蹟,也因官商利益被阻撓,因此樂青成員認為「這很可能不是一個協商的機制,而是一個妥協的機制。」

 

政府為利益蒙騙 被媒體掩蓋的事實 

或許有人質疑:保留90%院區不是已經很高了嗎?為什麼還要更多?但事實上早在2002年,樂生療養院早已被政府拆掉70%,居民只剩下僅存的30%院區。政府機構、民間企業因各自利益而埋沒了弱勢者的權益,將無法賺錢、無法增值的捷運機廠,蓋在權益相對弱勢且無經濟效益的樂生院。當地地質甚至是滑坡的危險地帶,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親自走訪當地檢驗後更驚訝地表示,很多數據是政府造假,樂生院所處的環境其實是非常危險的地段。

 

多次上路抗爭 自己的家園自己救

「我們沒有武器,只有一群爺爺奶奶跟住了幾十年的床。」樂青成員無奈的說。從2007年415保留樂生大遊行,到院民苦行至台北市政府發聲,以及今年10月1日在行政院前六步一跪,都是為了守護這片生活大半輩子的家園,許多院民的戶籍甚至早被政府遷移於樂生地址。過去由多位大學生自主性發起的樂生青年聯盟,目前也協助民眾於樂生院址園區導覽。

2

2019年青年樂生聯盟的訴求。 圖/蔡耀瀧攝

 

從樂生議題來說,除了社會正義外,環境保護以及人類對疾病的同理心等更是不能忽視。或許對當地居民而言,遠大於經濟建設發展的是他們賴以維生的家園,「我們只喝慶祝的酒,不喝你們送的薑茶」,是居民們面對貪婪世俗眼光所下的最好註解。

 

(責任編輯/吳芝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