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電影節:《幸福路上》呈現熟悉場景 喚起臺灣人共同歷史記憶

【 記者孫亦凡/報導 】搬家路上,年幼的小琪問起了新家在哪裡,媽媽說道:「來,跟我唸一次,幸福路,很幸福的幸福喔,以後找不到路才知道怎麼回來。」

師大人文電影節於11月22日晚上,播映宋欣穎導演的動畫電影《幸福路上》,邀請臺文系助理教授陳允元、資深影評人陳平浩擔任映後座談講者,剖析在這部「made in Taiwan」的動畫電影中,對臺灣蘊藏的獨一無二情感。

 

從個人到社會 細節處處藏巧思       

在電影中,陳允元從語言學習切入,指出重要的轉折在於主角小琪進入小學後,開始學習說出標準國語:「因為學校既是學習的地方,也是規訓的地方。」他朗讀李敏勇的詩作《暗房》來詮釋片中學校的教育。「只要一點光滲透進來,一切都會破壞。」

除此之外,陳允元也提到,自己特別注意小琪與表哥阿文的書櫃上陳列的書籍。「因為書櫃代表了你這個人的知識、世界觀是如何被養成的。」他留意到,小琪書櫃上擺放著《濁流三部曲》,該作主角在自我認同的追尋過程中,與小琪恰有異曲同工之妙。

臺文系助理教授陳允元(左)與資深影評人陳平浩(右)擔任講者。圖/師大

臺文系助理教授陳允元(左)與資深影評人陳平浩(右)擔任講者。圖/師大電影節提供。

 

虛實交錯呈現真實 動畫成公民教育題材

看似是呈現心靈成長、親情互動等軟性題材的作品,但陳平浩認為《幸福路上》其實是一部「政治片」。「動畫這個形式本身也是具有高度政治性的。」他解釋,許多臺灣人仍將動畫視為專屬孩童的呈現方式,但他舉法國電影《茉莉人生》為例,該動畫片便是在探討伊朗嚴肅的政治議題。在歐陸國家,孩童經常接觸的動畫,正是公民教育的最佳教材。

《幸福路上》片中有許多虛實穿插的場景,為動畫敘事常用的手法。有別於紀錄片,動畫並非翻攝「現實」,任何人與物都是人工製作出來的;然而當使用動畫來呈現真實事件時,更能從紀錄片無法呈現的角度來檢視。

 

虛實穿插 反映台灣人的心境

面對同學提問,為何導演選擇夢境與現實交替,並將時間軸不斷切換的敘事方式。陳平浩認為,這是主角與臺灣人的內心寫照。「如果小琪正代表台灣人的話,這部片裡面許多破碎、跳接的形式,或許正是在講,台灣人確實還不夠了解自己的歷史。」我們可能知道事件本身,但背後的關連與意義,卻仍然像主角一樣一知半解。

同學積極提問。圖/師大電影節提供

同學積極提問。圖/師大電影節提供

 

陳允元揭示,《幸福路上》選材的是臺灣的過去,但面向的是臺灣的未來;而這些選擇更與政治息息相關。片中「敵國」──代表現實世界的中國,在劇情中完全缺席,藉由刻意淡化存在感,能看出導演別有用意。關於「我是誰」、「我從哪裡來」,不只是主角的疑惑,更是全臺灣人共同的課題。

 

 

( 責任編輯:廖郁菁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