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大學校園自主」自助餐? 挺管同時,師大校園內的進行式

(文/師大學生議會學生議員 黃茂善、師大學生會權益部部長 高翔煜)

 

教育部不聘任管中閔臺灣大學校長一事,多所學校教師或以個人、系所乃至學校發出聲明,表達維護「大學自治」、「校園民主」的精神,拒絕政治力介入校園。校內也有部分教師發表「臺師大師生力挺台大,反對教育部違法干涉大學校園自主」連署。但從活動通知至宣言,皆有許多令人疑惑之處,在此我們想討論所謂「大學校園自主」究竟為何?

31901798_1662346237154440_3097777048077205504_n
但對於這個行動我們的一貫質疑有兩大點 1.你們的代表性在哪裡? 2.你們作為師大教授,有看到師大校內假大學自治之名行侵害學生權利之實的慘況嗎?圖/吳芝頤攝

 

「大學校園自主」在此視為與「大學自治」同義,凡是牽涉到校園公共事務皆有關大學自治。但近幾年來師大校內發生諸多公共事務上的爭議,讓人不禁懷疑「大學校園自主」在師大真的存在與否?

 
多項校級會議除了大學法明文保障的校務會議外,許多會議僅有一二名學生代表,淪為背書的橡皮圖章,甚至在去年校務會議上由時任校長與各院院長連署提案改變學生代表的選出辦法,大幅縮減學生會推派席次。這整個過程,學生會「沒有任何代表參與討論,完全是被告知的一方」,無視組織章程的規定;近年來校園空間規劃,卻從未在有學生代表的校級會議進行討論,而是以行政學術主管的一己之私進行空間的分贓。國際會議廳完全以租用盈利為使用原則。當初落成時承諾的一樓學生休憩、閱讀空間,也在落成後默默地成為外包廠商「怡客咖啡」的客席區與「Gogoro」的停車庫;於去年學習型助理新的規定上路後,修習所謂「實習」相關課程的學生暴增至一堂300多人,我們可以質疑,究竟是真的一次對300位學生進行教學實習的方法講述,還是為了規避校方作為雇主的責任,再次地拿學習當作勞健保支出的擋箭牌?

高教
2015年高教工會師大分部抗議校方罔顧學生勞動權益,呼籲校方正視兼任助教與助理,還與學生勞動保障。圖/呂晏慈攝

 

在談論大學校園自主,聲援旁邊的友校前,想請教這些連署發起人是否關心過自家校園內正在發生的事件?
 

連署宣言中,以「大學校園不容政治黑手污染」為由,提出三點主張,並希望全台民眾發起「黃絲帶運動」,但不見其論述,只一昧認為政治不應介入校園,應聘管中閔上任,通篇流於抒情筆法,完全迴避了管中閔兼職、抄襲、獨董等爭議,難以說服他人。再者,縱然內文說明「我們雖僅一介教師,不能代表臺師大發言」,但標題以「臺師大師生力挺台大」等概括性的語句,雖說不代表,卻又代表了臺師大師生,與清華大學前幾日校內的文宣有異曲同工之妙。同樣的問題我們也要問吳正己校長:在國立臺灣大學系統發出的聲明中,你是以什麼身份表達你的意見?
 

當「大學校園自主」成為自助餐,淪落至抒情文章下,用來支持學閥間相互包庇的修辭,無視高等教育與企業利益輸送的違法事蹟;彼時遇到學生權益相關議題是卻視如敝屣。作為長期參與校園公共議題的學生,無法接受「大學校園自主」讓人如此糟蹋。

 

我們期待的校園、大學自治精神所應然建構的自主校園,必須秉持校園民主及校務透明開放的價值精神。大學自治必須建立於一個涵蓋學生、職員、教授的校園共治民主制度之下,才有校園自主的可能性,才得以離開當前這般黑箱封閉的大學自治之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