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自由環境學習 澳洲大學帶來新視野

文/心輔107  吳旻瑜           交換大學/澳洲國立大學(2017/7-2017/11)


踏出熟悉的土地 圓夢讓自己更勇敢

一直以來我都想踏出台灣,到異國體驗不同的校園生活,直到甄選上了的那一刻還是覺得很不真實,沒想到一眨眼,我已經回到台灣。這半年日子被迫學會很多事情,回想起來都是開心的成長,「變得更勇敢」大概就是這次交換最大意義,在整個學期中逐漸釐清自己對於未來期待的模樣,帶著滿滿收穫回到台灣,繼續朝著前方邁進。

 

很多人問我是為了什麼去交換,老實說我也沒有遠大抱負,純粹抱持著「圓一個夢」的心情準備申請。有些人把交換當作研究所的暖身,也有些人想增廣見聞,不論哪種原因都好,能夠讓這次經驗在自己的生命中留下烙印,進而影響自己、認識自己,都是一次很好的學習。

 

ANU校園一景,澳洲宜人的天氣十分討人喜歡,即使是冬天,有陽光的地方也很溫暖。
ANU校園一景,澳洲宜人的天氣十分討人喜歡,即使是冬天,有陽光的地方也很溫暖。圖/吳旻瑜提供

至於我,交換目標與意義都是在交換途中逐漸探索,當初也沒想過會來到澳洲,更沒有想到會到坎培拉這麼一個偏僻的首都,不過每件事都有它的意義,而有幸在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以下簡稱ANU)交換,帶給我的成長超乎想像。

 

奠基自由學風 衝堂上課是常態 

交換帶給我的第一個衝擊,莫過於校園高自由的環境。舉例來說,台灣多數學校新生訓練都是將新生召集後按表操課,然而ANU新生週活動是完全自由參加,不同學院、單位都會有各自的迎新,讓學生自由選擇參與。由於ANU是一所出名的研究型大學,對於論文格式與引用等十分嚴謹,因此校方在新生週提供論文撰寫技巧、論文格式等工作坊協助新鮮人做好準備。

開學不久就因為施工封起來的Union Court,寬敞的街道不時有學生行走,是通行學校主要大樓的捷徑,封起來時學生哀鴻遍野
開學不久就因為施工封起來的Union Court,寬敞的街道不時有學生行走,是通行學校主要大樓的捷徑,封起來時學生哀鴻遍野。圖/吳旻瑜提供

 

選課方面ANU特別在於允許衝堂課表,一開始聽到時其實有些訝異,衝堂的話該怎麼上課呢?原來,每堂課都會在Wattle(類似Moodle的平台)上傳該堂課的錄音錄影。且比起正課(Lecture),其實更重視出席率的,是以討論為主,將班上分成小組上課的助教課(Tutorial),相比於台灣修課方式,更有彈性也比較不會造成選不到課而延畢。

 

ANU校園氛圍自由,學校提供的硬體設備也十分完善。我很喜歡在課餘時間到圖書館念書,除了豐富館藏外,每層樓都有多台戴爾和蘋果電腦供學生使用,座位也多到不行,非常適合打報告。我也十分欣賞ANU對學生的照顧,像是由學生會管理的Student Space,提供課間休憩空間、免費早餐,夜間也有由ANU Security為晚歸的學生規劃的Night Shuttle,非常貼心。

 

ANU第二大Hancock圖書館內部有可用餐的討論區,還附有微波爐跟販賣機,十分貼心與方便。圖書館內大部分的地方都可以吃輕食,顛覆過往的既定印象。
ANU第二大Hancock圖書館內部有可用餐的討論區,還附有微波爐跟販賣機,十分貼心與方便。圖書館內大部分的地方都可以吃輕食,顛覆過往的既定印象。圖/吳旻瑜提供

澳洲幅員廣闊 坎培拉寧靜宜人 

澳洲生活步調很緩慢,尤其身處人稱「坎村」的坎培拉,平時除了上課、採買日常用品外,幾乎沒有什麼娛樂,坎培拉最厲害的觀光景點大概就是無數博物館與紀念館。整座城市大部分的時間安靜到不行,但生活一段時間之後,也慢慢喜歡上這裡恬靜的生活。旅遊一段時間再回到坎培拉,會發現坎培拉人相比澳洲其他都市友善許多。雖沒有雪梨繁華或是墨爾本藝文氣息濃厚,坎培拉卻是大家一致認同適合長居的地方,尤其是讀書或是養老。

 

利用交換機會到了澳洲各地踏踏,即便都在同一個國家,但因為地幅廣大,每個地區、城市都很有自己的特色。喜歡都市生活的人在澳洲可能會有點失望,但如果熱愛大自然,那澳洲絕對是此生必來。幸運到西澳自駕旅遊十多天,見證好多不可思議的自然美景,有些甚至是此生從沒見過的奇觀,非常值得。

 

西澳有名的Lancelin Sand Dunes,普通小路拐個彎,瞬間進入沙的世界,彷彿平行時空。
西澳有名的Lancelin Sand Dunes,普通小路拐個彎,瞬間進入沙的世界,彷彿平行時空。圖/吳旻瑜提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