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的無罪之路《徐自強的練習題》談臺灣司法改革

【記者陳思羽/報導】師大人文電影節於28日晚間迎來六周放映期的尾聲,播映閉幕片《徐自強的練習題》,吸引大批校內外觀眾排隊入場,盛況空前。該片劇情講述1995年徐自強先生被指控涉嫌一起擄人勒贖案,在證據不全情形下被判處死刑,經由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以下簡稱司改會)長達數年的救援,才讓徐自強先生最終於2016年盼得無罪定讞。映後座談也邀請到當事人徐自強、導演紀岳君、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陳宗元、新北地檢署檢察官吳忻穎,與觀眾對談徐自強這20年的心路歷程以及臺灣司法改革之路。

《徐自強的練習題》從導演旁白2012年開拍本片的起源開始,紀岳君以旁觀者角度紀錄徐自強從更七審死刑直到更九審的無罪判決,除了動畫重現法庭審理徐自強一案時的重重疑點,也捕捉徐自強從對人失去信任到前往司改會幫忙的轉變,讓觀眾重新認識徐自強之外,也從徐自強的經驗中關注司法與媒體口中的有罪是否永遠真確。

IMG_8974

(紀岳君導演(最右)、徐自強先生(右二)、吳忻穎檢察官(左二)、陳宗元檢察官(最左)於映後座談分享。圖/人文電影節提供)

「翻開卷宗,十幾年前的殺人案可能比現在的竊盜案還要薄。」片中僅仰賴共同被告自白即下判決的司法環境,是台灣司法演進的歷史過程。然而吳忻穎談到檢察官一職在現今其實仍有諸多改進空間,尤其面臨一線警察相關刑法知識不足,往往加重後端檢察官的偵查工作量,又面臨內部催促結案的制度壓力,對檢察官這樣一個「從一個案件開始、公訴、執行都存在的角色」無疑是磨損熱情的環境。

陳宗元被導演問及為何要來重新再看本片時笑回:「我看的目的就是要讓自己害怕。」他表示自己當初剛分發至台北地檢署,深感到長才終於能發揮的抱負,實際接觸被告、犯罪案件後,才發現自己「像個孩子拿著關刀在那裏亂耍」,他點出檢察官內部制度容易使得檢察官逐漸麻木,「你眼中看見的是一個案件,而不是一個人、一個故事。」,成為一臺結案機器。

IMG_8991

(陳宗元檢察官分享檢察官的工作內容以及推動改革的困難點。圖/人文電影節)

談及是否對台灣司法失望,「我今天能坐在這裡,就代表司法有在進步」徐自強說自己出面分享並非要控訴司法已無藥可救,而是希望透過經驗分享,喚起更多人關注司法改革,避免類似事情再度發生。陳宗源與吳忻穎作為檢察官內部改革的一員,也說到自己在推動改變路上遇到的反對聲浪,「內部人來做改革會更適切,但(結果)就更慘」,就因如此也才需要社會給予更多注意,支持各方將台灣司法推向更好的境地。

IMG_8989

(徐自強分享對電影的想法以及心路歷程。圖/人文電影節。)

臺下觀眾對此提問外界關注是否會讓司法審判承受壓力,進而影響司法獨立性?徐自強回應道關注公開審判其實並不影響,「你要改變它,你去坐在(法庭)後面就好了。」表示正因他受到媒體關注,才有機會讓法院認真檢視自己的案件,「我今天能坐在這裡,不是因為司法已經走到這一步,而是我受到了足夠的關注。」吳忻穎則提醒偵查過程才是應不受打擾的階段,認為媒體的過度刺探案情的確容易影響調查進行,呼籲媒體自律、避免誤用法律名詞及妄加揣測,才能防止被告未判卻先被輿論定罪。

IMG_9002

(台下觀眾提問媒體與外界關注是否會影響司法獨立。圖/人文電影節提供)

「今天最重要的是你們大家,是大家的關注」紀岳君導演在座談尾聲感謝臺下觀眾的參與,說明拍攝目的希望更多人關注司法改革,也透過全民的監督使改革更加適切,就如同紀錄片最後導演說出「這道練習題,其實也是徐自強給我的練習題。」觀賞完電影後,對議題的持續關注才能推動可見的改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