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民進入法庭《失控的陪審團》談美國陪審制度與槍枝管制

【記者楊羿柔/報導】師大人文電影節26日晚間於誠101播映《失控的陪審團Runaway Jury》,該片劇情翻拍自約翰‧葛里遜 (John Grisham)原著小說《The Runaway Jury》,描述美國新奧爾良州一起民事案件的陪審團遭到操弄,同時反映美國槍枝製造工業產生的爭議性問題。映後座談則邀請到曾擔任北捷案件兇手鄭捷辯護律師的黃致豪,除了對劇情中法律相關的觀念予以剖析外,同時也分享了對於台灣是否適合實施陪審團制度之看法。

陪審制度創造民主? 司法應為人民之聲

近幾年臺灣司法院主導推動觀審制,鼓勵人民參與司法,然而仍是以法官的判決為主,人民的意見為輔,究竟臺灣是否適合直接引進英美國家長久以來實施的陪審團制度?「很多國家認為這可能是最佳型態的一種民主法治教育。」黃致豪表示,當人民進入法庭,在認定一件事的過程中必須面對法律條文的限制,有可能過去對於司法的誤解就會獲得澄清,「因為資訊的不對稱,長期會累積出非常多認知偏誤跟誤解。」黃致豪強調,司法不應是專門靠著菁英官僚運作,因此當人民的聲音與力量引入法庭,就有機會創造司法上的民主。

「美國的陪審團制度是寫在憲法裡的。」黃致豪說明,最早的陪審制來自英國早期貴族為保障自身權利,避免國王審判貴族而衍生出的法律制度,爾後美國繼承其權力制衡的想法,透過陪審團的設計將法院的權力二分化,使法官保持中立,並將事實認定(Fate Finding)權力交由一般人,「因為絕大多數的一般人,跟你我有著類似的生活背景,相同的情緒體驗。」黃致豪解釋,陪審團制度即是透過一般人的社會觀念,來協助認定某行為有沒有構成違法,也較容易反應法律設計上的僵化與不足。

黃致豪映後座談分享法律觀念與電影細節。圖/楊羿柔攝

(黃致豪映後座談分享法律觀念與電影細節。圖/楊羿柔攝)

釐清陪審制度缺點 電影與現實的比較

「陪審團並不是一個完美無缺的制度。」黃致豪指出,每個制度都有其缺點,而陪審團的勞師動眾是顯著的問題,其中篩選陪審員的流程更需強大的後勤支援。對於電影中出現陪審團個資與人身安全遭到操弄的情況,黃致豪則表示,在美國陪審員受到嚴密的保護,任何傷害陪審員的行為皆是妨害司法的重罪,因此要見到劇情相關的情節幾乎是前所未見,「當他(法官)發現陪審團被滋擾,很有可能就會下審判無效的裁定。」他補充道。

除了陪審團的失控,黃致豪說明電影中強調的事實上是槍枝管制的問題,「這(電影)裡面其實在隱射NRA(全美來福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他說明到,美國槍枝販售的獲利龐大,在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中也明示人民有配槍的權利,然而如同電影中的描述,在美國要與製槍業打官司,是沒有成功案例的,「他們(美國)的司法制度要以小蝦米對抗大鯨魚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黃致豪提醒到,每個國家都有它自己的問題,重要的是如何去看待自己國家的文化和建構的制度。

 

觀眾與黃致豪(前排中)現場合照。圖/楊羿柔攝 (1)

(觀眾與黃致豪(前排中)現場合照。圖/楊羿柔攝 )

在感性之前,露出理性的光

映後座談部分,有同學提出臺灣的依法行政是否能夠信任?黃致豪表示以他個人的觀察,臺灣目前的制度還未有好的陪審制度配套措施,然而他也拋出疑問:不改變就真的是好的嗎?同時他也進一步指出,人性與人權不應走倒退路,「有時候社會規範的速度會不夠快,我們習慣把看不順眼的東西入罪化。」黃致豪認為陪審制度雖然有缺陷,但人民進入法庭後會被迫去看案件的脈絡,並重新思考,當別人的生命在你的手上,你的手有多重,「在感性的面前,要將理性的光芒稍稍露出來一下。」他說道。

映後座談同學積極發問。圖/楊羿柔攝

(映後座談同學積極發問。圖/楊羿柔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