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要假裝成誰?」《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談隱形壓迫

【記者陳思羽/報導】師大人文電影節於五號播映族群謎狂系列的《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該片作為2016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吸引大批觀眾入場觀影。劇情描述生活在美國的黑人男性在生命不同階段所面臨的外界期待,以及男子氣概所帶來的隱性壓迫。映後座談則邀請到世新大學口語傳播學系的李佩雯副教授,針對該片涉及的性別、種族階級、自我認同等議題與觀眾展開對話。

tumblr_mia4iovrgh1qcnwago1_400

(非裔美籍女作家Gwendolyn Brooks之作品《We Real Cool》英語全詩。圖/網路資源)

面具生活下的自我是否真實?

「你終究得自己決定要成為什麼樣的人。」片中主角從飽受欺凌的單純男孩,一路成長為在街頭佔有一席之地的毒梟,試圖以強硬的外表和懾人的氣勢,擺脫過去因性別氣質所帶來的霸凌陰影,李佩雯指出主角將自我包裝在男子氣概之下,卻並未真正找到自我認同。她引用美國第一位獲得普立茲詩歌獎的非裔美籍女作家Gwendolyn Brooks之作品《We Real Cool》解釋美國黑人青少年一同享受著狂放不羈的青春,往往也有著類似的生命終局。這源自於黑人男性為尋求族群內部的認同和歸屬感,需要成為族群所習慣甚至認可的形象: 充滿男子氣概、無所畏懼,否則將遭受排擠甚至傷害。

MV5BMTgyMDAwNTI2NV5BMl5BanBnXkFtZTgwNTQ5NDc5OTE@._V1_SY1000_SX800_AL_

(與幼時摯友多年後重逢使主角重新發現被隱藏的自我。圖/IMDb)

束縛不分男女 解放才是真理

同時作為婦女基金會常務董事的李佩雯,另外引用美國女作家Bell Hooks在《We Real Cool: Black Men and Masculinity》一書中對此的描述,「…代價是漸漸失去與人建立親密關係,甚至以為自己並不需要這樣的親密關係。」說明一般社會對女性的壓迫多呈顯性,但其實加諸於女性身上的刻板印象與歧視,同時也傳達對男性族群的普遍期待,形成不同層面及程度的打壓,讓他們傾向壓抑自身的情緒、拒絕示弱,或是認為自身應該以社會期待作為行為準則,她稱「這是一種社會所強加在男性身上的束縛。」此現象在片中主角所屬的美國黑人男性族群更尤其明顯。

深化女性主義 弱勢不再孤獨

李佩雯在投影片最後打上「女性主義是解方。」解釋女性主義發展至今日已不再僅將焦點關注於女性,而是擴大到任何受到打壓的弱勢族群,關注他們的問題並了解應該被改變的問題癥結點,若社會能夠營造女性主義所宣揚的精神和價值,對於不同的群體和不同社會角色少一些偏見與歧視,或許現實生活中如電影主角一般掙扎著生存的青少年們將有不同的境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