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期】向不公義宣戰 邱顯智人權律師之路

【記者吳羽庭、余雅琳/報導】 生硬社會議題,拋到法律層面更顯難以親近,然而那些事件背後的主角們離我們很近,從冤錯案、關廠工人抗爭到洪仲丘事件,甚至是太陽花運動、反課綱行動,皆是一群平凡的百姓,我們也有可能成為事件的主角。「人權律師」邱顯智,從事律師以來協助不少社會事件打官司,「鄭性澤案」更成為他關注議題的起點。

 

「雪谷是蔣渭水的字,南榕是指鄭南榕。」邱顯智解說著自己事務所的名稱「雪谷南榕」之意,並在白板上開始記述從德國回台後的經歷,在曾負責蘇建和案的羅秉成律師底下實習,也首次接觸「鄭性澤案」。鄭性澤案跟蘇建和案一樣,都是在法律上被判除死刑的冤案,因為接觸鄭案,讓邱顯智震驚竟然會有冤錯案,並在資深律師的帶領下,有了不一樣的眼光。

邱顯智2(圖/余雅琳攝)

邱顯智懇談回台後的律師經歷。圖/余雅琳攝。

從鄭性澤到洪仲丘 邱顯智舞台起點

在羅秉成底下實習結束後,邱顯智選擇在台中獨立開業,他笑說開律師事務所很簡單,只要有一個空間和一隻電話就夠了。起初無任何生意,想起「鄭性澤案」的當事人鄭性澤剛好關在台中看守所,藉著幫律師團看鄭性澤的名義,幾乎天天到看守所跟鄭性澤聊天。雙方聊著彼此生活,鄭性澤也分享被關了十多年的絕望,「能深刻理解一個被冤枉的人的痛。」邱顯智說,律師比一般民眾更能貼近當事人,密切談起話來非常有臨場感,他描述每當會談結束,兩人走到走廊的分岔點,一個向左轉離開監獄,另一向右轉回到監獄,心裡滿難過。

 

鄭性澤案在當以失敗結尾,但在羅秉成底下實習時,邱顯智發現羅秉成從未選擇放棄,而是試著用更多方法讓鄭案翻身。「失敗不要難過,整理好情緒繼續出發。」這是邱顯智在實習與處理鄭案時的心得,期間的挫折也成為養分,在後來接觸到更多替人民向政府討正義的案子時,雖然失敗他也不輕易氣餒。

 

問到是如何接觸到如洪仲丘或關廠工人等較棘手和受到社會關注的案件時,邱顯智笑笑地說一切都是偶然。以洪仲丘案來說,當時還沒有太多媒體關注,洪爸爸曾來找邱顯智,分享洪仲丘在家幫忙農務,同為農村子弟的邱顯智,能理解洪仲丘在軍中被霸凌與欺負之痛,於是義氣相挺、無酬協助。由於沒什麼人關注此案,邱顯智找了劉繼蔚、李宣毅等律師一同參與。「當事人找律師,律師找當事人。」反過來以律師身分主動協助洪家,這是邱顯智替自己會接觸洪案下的註解。

 

改革艱辛路 盼更多人參與

2015年2月,邱顯智代表時代力量在新竹參選立委,結果雖失敗,他卻很坦然並認為政治參與對近代公民很重要,而經歷失敗和挫折後,該帶著這些體悟繼續前進。邱顯智認為選戰失敗,但實得三萬六千票,成為時代力量在新竹選票中的基礎,並在接下來的選戰中,提供平台給年輕世代,帶來政治上的轉變。

 

問及是否想過用自己的能力造成一些影響?邱顯智說:「社會的改變跟理想的實踐,是需要眾志成城的力量。可能是透過媒體、法官或者公民老師。」他覺得不公義的事,應有許多人一起參與改變,譬如關廠工人案,最後有57位律師一同參與並成功。至於要如何造成影響?邱顯智指出應該讓更多人一起做,包括年輕律師,並從中獲得鼓舞「法律,只有遭受非常不正義時,才會有力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