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期】教官退場符民主期待 師大生:「專導功能待發揮」

(封面照片/取自聯合報)

【記者廖婉婷、周景怡、葉浩霖、吳孟學/報導】面對大學教官遇缺不補,教官職責內的校園安全和學生輔導出現漏洞,師大參考國外學校設立「專責導師制」,而專責導師(文中稱為專導)是為替代原先校園教官、加強學生輔導,並將原先各系導師定位成學術導師;而其它脫離教官體制的學校,也以校安人員、保全人員等因應。

 

教官退場 師大專導制度已三年 

面臨教官退場的改革風波,師大開國內大學首例,推動「專責導師制度」,於2014年8月正式實行。專責導師辦公室執行長黃志祥表示,教官不在校園時,沒有人負責學生生活輔導的工作,而各系教授有研究、教學和升等壓力,所以擔任導師意願不高。因此替代方案便是專責導師制度,由教授職掌學生的學術和生涯導師,其他如學生之生活輔導、緊急事件處理、學校安全、感情等等,改為了解系上所學與有輔導背景的專導負責。

 

專責導師制度剛推行時,因經費不足,只聘22位專導,主要負責學生人數較多的系所,而相對學生人數少的系所則由教官兼任,教官退休後,屆時缺額即轉成正式專導。至於涉及硬體設備修繕之校園安全職務,轉交給總務處處理。

 

而以前師大校園安全職屬單位並不明確,過去教官必須負責學生緊急事件處理和校園安全聯絡通報之外,也需要負責防災救護業務。在105年12月後,校安職責才明文規定歸屬兩個單位:專導需24小時執勤,執行校安通報和學生緊急事件處理;環境安全衛生中心下編有校安中心,負責管理校園環境安全和防災演練。

 

目前各系皆設置一名專導,除了回應學生問題和輔導,專導大多也會主動關心學生,並舉辦活動。黃志祥說明,專導要讓學生「平常沒事就會看到,常常接觸才會認識,認識才會有信任感,也容易發現問題。」

 

學生看專導  「用心但需更多互動」

專導效用發揮與否取決於學生和他們間的熟悉度和信任感。東亞106譚英瑛說,專導在生活細節上對學生有很多幫助,能在系上老師下課後持續關心學生。但若學生和系上任課老師較親密,專導功能便難以完全發揮。

 

人發106黃珮甄認為,雖然專導有心經營輔導角色,但因一開始沒建立關係,又無法像系上老師於課堂能頻繁互動,以致對學生不夠了解,也不清楚系上專業,所以學生有疑問,仍舊會詢問系上教授。但黃珮甄觀察到專導與第一屆執行專導制度之107級學生關係還不錯,所以有可能是大四因先前經驗,習慣找系上老師。

 

學生可以理解專導和教官定位不同,但因工作內容一樣,學生在實際上卻感受不到差異,反而受專導或教官個人行事作風影響較大。人發106蕭子喬坦言,剛改成專責導師制度時沒有感覺,但後來發現專導比教官來得不威權,她也強調,「教官和專導主要差別在於,第一印象會覺得專導這名詞比較親切,讓人覺得他是一般老師,但久了以後就因人的個性而定。」

 

德明馬偕無教官體制  校安、輔導誰負責?

德明財經科技大學的校園安全是由校安人員負責。校安人員隸屬於校安中心,都是在校隨時待命,負責學生的輔導和請假等事宜。德明的校安中心主任黃力表示,校安人員除了沒有上軍訓課、國防通識教育課程,其他行政和輔導工作和教官是一樣的。黃力在受訪時使用「教官」稱呼校安人員:「為了讓同學能明確地知道我們的工作職責,所以才沿用教官的名稱。」就連學生有時還是會稱呼這些人教官。

 

馬偕醫學院校安問題是與保全公司及警方一起合作,學務長申永順表示,馬偕人數較少,現今全校只有約650位學生,因此只有一位校安人員,是和保全公司簽約,外包五位保全人員輪流執行巡查。同時和地區派出所簽訂合約,在晚上兩個小時巡邏一次。另外還有監視錄影系統和緊急求救器。在學生輔導方面,馬偕醫學院的導師分成三種:班級導師、宿舍導師和臨床導師,其中宿舍導師平常住在學園宿舍,除了關心學生之外也會支援各種活動;對於高關懷的學生有專案小組,由學務長當主席,召集心理諮商中心主任、心理師和導師開會討論學生狀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