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期】脫離威權 營隊值星制新見解

【記者周景怡、潘玫妤、梁心慧/報導】營隊中的值星制度是一個延續兩蔣時代所留下的威權體制象徵,在背後更代表對學生自律能力的不信任。近來各方開始反思值星存在的必要性,正反兩方各有說法,但至今仍是保留值星居多。

 

取消值星制  活動不需權威人物

高屏會2017返鄉服務隊總籌伍筱媛表示,跳脫象徵意義以實務面而言,過去高屏返服的值星具有較高機動性值,除了協助場器股外,在總籌分身乏術時亦可擔任控場人員。伍筱媛談到,上屆在傳承時建議移除值星制,籌備中亦發現值星無實質工作,所以就沒有延續值星角色,管理秩序和扮黑臉的工作就由大二股長分擔,並新設機動股以協助各股,使籌備活動分工更明確。

 

「營隊其實不需樹立權威或營造威嚴形象。」伍筱媛坦言:「自己以往參加營隊,會覺得被兇莫名其妙,自己在籌辦營隊時就不想造成仇視感。」

 

值星大多選擇墨鏡扮相,藉由身高長相、低沉聲音、所有工人都畏懼的形象營造威嚴感。而營期最後設計「破值星」,通常被認為是一種近代對值星制的反思,意在將威權制度留在營隊裡。伍筱媛指出,破值星是想要扭轉大家對值星的印象,讓孩子了解值星只是因為職位必須嚴肅,本人其實是有趣、好相處的。

2017高屏返服總籌伍筱媛(圖_本人提供)

2017高屏返服總籌伍筱媛。圖/伍筱媛提供。

保留值星制  但不再權威管理

工教系寒期營的值星逐漸演變為輔導營隊籌劃、管理秩序和規律的角色。工教108蔡承憲曾經擔任工教系寒期營值星,他表示不同於過去值星是單純威權角色,在工教系寒期營中,值星像是系上的監事,透過不同角度監督團隊整體營運,協助團隊更好。蔡承憲也說:「若在整個營期中都用嚴肅的面孔去面對學員或是夥伴,會讓人認為這個人沒有彈性。」擔任此角色時,他選擇用不同態度,處理每一件事情,該嚴厲的時候仍會嚴厲,但有時則以相互溝通、了解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對於值星在營隊中存廢的問題,蔡承憲採樂觀態度,認為營隊中需要有一個人來管理學員及夥伴的規律,更重要是安全問題,值星角色會適時關心同學安全,讓營隊參與者的家人都更加地放心。綜合論述,他覺得值星應該要被保留。蔡承憲也提及,可以先訂定清楚值星角色之目標,能使值星在執行上能更有方向,也避免流於只是為了指責而指責。

 

同心服務隊的物理碩二鄧余平分享,沒有值星制度的「人本基金會」營隊,雖然相較有值星的大學營隊更吵鬧沒秩序,但人本基金會宗旨是希望用溝通而非責備的方式改變孩子的行為。鄧余平說,同心服務隊近年來淡化值星的權威性,是認為不需要完全遵照流程,「孩子可以有自己的想法、表達自己,更可以選擇他們想要學到的。」

工教108蔡承憲(圖_本人提供)

工教108蔡承憲。圖/蔡承憲提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